「你真堅強。」司文鄲誇獎。

李安安被誇獎得高興「嗯,我一直很堅強的。」

「沈家很有福氣。」司文鄲心裡有點酸澀,如果安安是自己的妹妹多好。

沈家人風評不好,卻能認回安安,真是不公平。

「我和他們沒有關係。」

李安安不太喜歡別人把她和沈家聯繫在一起,因為她從他們的身上感覺不到一點溫暖。

就是沈修然也沒有,因為俞柯的事,他整個人很消沉,已經完全忘記了還有自己這個侄女,出事也不打電話安慰她。

只有沈陵稍微關心她點。

偷香 喬勝凱留在兩人準備在包間大幹一番的時候,包間門突然被推開,一個服務員走了進來。

看到沙發上的一幕,服務員愣了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立刻說了一聲「不好意思,我以為你們已經走了。」說完,就關上門走了出去。

突然被打斷,喬勝凱心裡有些怨氣,而杜月蘭羞愧不息。

「老婆,我們快回家,我現在就想要你……」

「好!」杜月蘭嬌羞的點了點,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離開喬勝凱的懷抱,站起來拿著打包盒走到了餐桌旁,「這些菜這麼貴都沒怎麼吃,我打包回去。真是的,本以為厲默川掏錢,我還刻意點了很多菜,可沒想到他那麼摳門,最後還讓瀟南付了錢。」

杜月蘭正抱怨著,喬勝凱走過去從後面抱住了她,「好了,別打包了,我還有個好消息沒告訴你呢?」

杜月蘭驚喜不已,「什麼驚喜?」

「厲默川給了我五百萬的彩禮想娶喬思語……」

「什麼!?五百萬?真的假的?他連五萬塊都不願意掏,會給你五百萬?」

喬勝凱挑了挑眉,「當然是真的,支票還在我身上呢!」說著,喬勝凱拿出了厲默川給他的支票,還很得意的說:「這些支票上的0我都數過了,的確是五百萬。」

杜月蘭接過支票看了一眼,微微皺了皺眉,「這玩意兒咱們都沒搞過,是不是真的啊?」

「厲默川給的彩禮肯定是真的,除非他不想娶喬思語了。」

杜月蘭輕哼了一聲,「喬思語是個離過婚的女人,有人要就已經不錯了,現在厲默川想娶她還不知道真假呢,更別說是這張支票了,我覺得我們還是把錢取出來比較放心一點,就這一張紙,看著都讓人不安心。」

喬勝凱想了想也是,便點了點頭,「今天這麼晚了,銀行早就關門了,明天一早我們就去銀行看。」

「嗯!」

「所以這些菜就別打包了,厲默川應該不會騙我們,現在我們就是百萬富翁的人了,怎麼能打包剩菜呢,老婆,咱們現在就回家,明天拿到錢,你想要什麼我都會買給你。」

杜月蘭喜滋滋的親了喬勝凱一口,「老公,還是你最棒。」

喬勝凱捏了捏杜月蘭的臉,「就喜歡你這麼實誠的人,回家,我會讓你知道在某些地方,我更棒……」

杜月蘭嬌嗔了一句「老不正經」后,沒再打包菜,跟喬勝凱一起回家了。

而在另一邊,段瀟南和齊妮婭上了一輛車,其餘的厲默川三人上了另一輛車。

王國均因為有事處理早就走了,厲默川親自開車,喬思語和喬席兒坐在後座。

從後視鏡里看到喬思語臉色不太好,厲默川明顯的感覺到喬勝凱找了喬思語之後,她的心情發生了變化,而且還是朝著很糟糕的方向發展……

想開口,可喬席兒自從上車后,就喋喋不休的說著,完全沒有停下來過。

「姐,你說那個崔瑩瑩真的不是顧擎天的未婚妻嗎?」

。 氣息……

不對,這年輕人的氣息不對,為何是九幽絕神嶺的氣息。

睜眼一看,就是滿滿的作假偽造氣息。

從外界進入此地的時空者,怎會擁有九幽絕神嶺獨特的氣息。

「是的,憑我羅青山。」

黑絕老叟變得遲疑了,沒有剛才的自信,若是在添加一位能在他面前隱藏氣息的不朽者,他未必能贏。

羅青山眉心處藍白色的虛影印記浮現。

這是時空使獨特的標誌。

黑絕老叟看了這標誌,內心像嗶了狗般。

「時空使考核任務??」

餘下三位時空不朽者同時面露不悅!!!

三位時空者是有一種被時空神殿玩了的感覺,打生打死,結果有人告訴他們,這是晉陞考核任務。

三位不朽者自然知曉天時令的存在,簡單直白就說,擁有天時令,並考核通過後,就成為了時空神殿的人。

他們只是時空神殿的合作者。

「等等,你叫羅青山?四年前道境金榜第一的羅青山?」一位道境巔峰侍從驚叫起來。

羅青山這名字太耀眼了,曾經從通天劍宮劍客古辰手中將道境金榜第一搶過來。

這可是道境金榜第一!!!

這位道境巔峰的驚叫,頓時四位不朽者關注了眼前年輕人的名字。

羅青山,很熟悉的名字。

對了,道境金榜第一!!!

不朽金榜第三十九!

曾經道境金榜的天花頂,硬生生將被譽為最強劍客的古辰壓在身下,不得翻身。

進入不朽金榜后,直接進入金榜前五十位。

這四年來,更是前進了十名。

不朽金榜前一百名,每前進一個排名,實力就要發生巨大的變化。

黑絕老叟面色狂變,他終於想起了對方是什麼人了。

這絕對是棘手的敵人,若是他實力未受損的時候,他就算干不過對方,也能從容而退。

「不朽金榜第三十九名的羅青山,竟然還參加時空神殿的時空使考核任務,真的是笑話,以你的本事,進入任何上時區流傳下來的道統,都能獲得頂尖的資源支持。」

黑絕老叟拚命恢復力量,他正在調動九幽絕神嶺的力量,很多佈置本身為了神心而準備的,現在偷窺一些,就是為了保命。

戰帝宮傳人、仙帝宮傳人、道教太上一脈傳人儘管難對付,可黑絕老叟都有十足底氣將他們斬殺於此地,只是動用多少底牌的事情罷了。

而現在面對羅青山這位不朽金榜第三十九位的不朽強者,他難以揣摩出對方的真正實力。

縱橫暗黑虛空無數年,縱橫時空長河諸天萬界漫長的歲月,黑絕老叟第一次內心出現驚恐。

「不朽金榜前五十的強者,竟然偽裝成為道境,進行考核?呵呵,就算任務不能完成,我們也不虧了,畢竟多了一份笑談的資歷。」牧劍仙啞然失笑,他還想將對方帶入仙帝宮,實質上他們仙帝宮在羅青山榮登金榜第一的時候,就差人派送了邀請帖。

比起仙帝宮強大的勢力,又有幾個沒有想要將這一位天才收歸麾下?

只是,他卻選擇了時空神殿。

這話傳了出去,會震動中時區諸多勢力。

畢竟,羅青山的道力太驚人了,前五十位的道力起碼在十萬以上。

百里凌雲與杜奕戰聖卻滿心不悅,付出的代價太沉重了,現在被搶人頭,他們內心憋屈。

都是不朽者,都是修士中的天驕。

拱手相讓,這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我給予你們機會了。」羅青山漠然道,「若你斬殺這位虛神宮的黑絕老叟,這加入時空神殿事兒就此作罷。現在你們三位都不是他的對手,若是繼續漠視,九條人命就交代在這裏了。」

這無情的打擊,侮辱性太強了。

三位不朽者都是某世界的始祖,甚至是統御一方的大人物。

結果,成了某人眼中不爭氣的東西。

黑絕老叟繃緊著神經,他想要逃跑,可是沒有機會,對方的氣機鎖定自己,只要他稍微動彈,死亡的危機就撲面而來。

四周時空,不知何時,已經被完全封鎖。

一道道刻畫在虛空中的道符秩序隱藏着無窮殺機,牽一髮動全身。

很顯然,這位羅青山,時空神殿的考核新人,他就像是獵人般,佈置了陷阱,等待他進入這陷阱中。

感受對方冰冷的視線,黑絕老叟感嘆,看來要準備動用自己在九幽絕神嶺的佈局了,這都是為虛神宮的神心所準備,破壞了大局,虛神宮必定責罰。

到時候,就不是黑絕老叟一人之事。

而是黑絕神帝一脈都會受到牽連。

「黑絕老叟,你自裁吧。」

羅青山突然道:「這樣,你就是死在我們的手中,我們的任務都能完成,犧牲你一人,成全大家,這是天大的好事。」

黑絕老叟面色一僵,勃然大怒:「竟敢羞辱老朽,殺!!!」

暗黑不朽長矛再現,這一次,他甚至沒有施展妖魔之法,而是施展了虛神宮的暗黑真道術。

就算引來九幽天劫,率先承擔九幽攻擊的不是他,而是羅青山。

他的陷阱,是黑絕老叟的屏障。

羅青山冷冷道:「不知死活。」

簡答的武技鐵手功施展出,調動的卻是九煉不滅體的肉身之力,一手抓住長矛,無視長矛鋒芒,單手將暗黑不朽之矛捏碎。

黑絕老叟比起暗滅形態的九頭鳥強大,羅青山估摸著,也就是強大兩三倍左右。

莫說在虛空真道層修鍊四年的羅青山,就算是面對剛突破不朽境的羅青山,黑絕老叟也難逃被斬殺的下場。

單手抓爆暗黑不朽長矛。

戰帝宮的杜奕戰聖、仙帝宮的牧劍仙、道教太上一脈的百里凌雲看得目瞪口呆。

他們眼中難纏到極致的黑絕老叟,在眼前這位年輕人面前,壓根不是一個檔次的。

「我晉陞不朽之時,宰了四位暗滅形態的怪物。」

羅青山的目光漸漸變冷:「讓你自殺,乃是給你一次靈識投胎轉世的機會,既然不識好歹,你這種暗黑墮落者,也沒有必要存在這世間了。」

黑絕老叟渾然不懼,身上的暗黑氣息越來越強大,他驚訝發現羅青山真的將九幽意志給隔絕了,儘管他逃跑不了,卻能動用真正的虛神宮真道術。

「黑絕神帝破滅術!!」

黑絕老叟身後一尊暗黑虛影呈現,每一縷氣息都充滿著偉力,帶着一種神帝之威,不可侵犯。

【煉命術】!

羅青山沒有任何猶豫,上來就是最強的招式。

【天意如刀】!

煉命術的衍生版,虛空一劃,卻有了一絲大屠魔術的刀意在其中。

一刀落下,沒有斬中黑絕老叟,可是他心中卻異常失落,彷彿生命中最寶貴的一根線被斬斷了。

【煉界金丹!!】

隨着羅青山的修為增加,這一招無上神通在他手中施展出來,恐怖異常。

黑絕老叟背後的虛影都被禁錮,他身體動蕩不得。

抬頭看起,天空之中,一道道符文影子,卻是不朽混沌道門虛影所化。

萬千星輝垂落,演繹混沌域場,被禁錮的黑絕老叟面露驚恐,有大恐怖降臨般,他用盡一切爆發力量想要破開這神通秘術。

就在他身體出現鬆動的瞬間。

羅青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煉界金丹】加速了。

這一次快進修鍊不同以往,羅青山所站着高度,再次修鍊【煉界金丹】,這門神通秘術直接突破了真道術。

黑絕老叟瞬間化為一團光。

以不朽級混沌道力施展出來的【煉界金丹】,強大得讓這片虛空都顫抖。

施展過這門真道術后,這片空間的一切能量、物質、法則、大道都被狠狠地咬了一口,造成了一片虛無之地。

但很快,就恢復正常。

一顆不朽大道金丹落入羅青山的手中,永恆光芒與暗黑力量交織著,儘管如此散發着的幽香,讓三位不朽者道心為之動搖,起了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