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章豫竹那老東西,居然沒把這東西毀掉,我就說你們這些外人怎麼能從那麼多活屍中活下來!」

說完,他躲過十一的劍,從懷中取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鐵球來,利用鐵球尖銳的蓮花瓣划傷了自己的手,鮮血滴在了蓮花的花心。

那些活屍掙扎著又動了起來,十一再次被迫與羅界戰鬥。

羅界已經成為活屍,雖然比其他活屍要強,但只是保留了生前的一部分戰鬥本能而已,但他沒有人的思維。

十一手上的劍是精鐵打造,比羅界的身體硬度要高得多,再加上他現在對抗的是沒有意識的活屍,很快就將羅界的屍體砍的不成樣子。

看到這裏,隗牙皺了皺眉,招了招手,身後又有兩個活屍出來加入戰鬥。

看他們身上的衣物,也是黑色斗篷,由此看出,那兩人也是曾經的聖虎族長老。

十一以一敵三,不免有些吃力,

不過看到這情形,十六心裏不免有些焦慮,忽然聽到身邊又道低沉陰鶩充滿恨意的聲音說道:「給我!」

十六回頭一看,正是虎澤,他的目光落在了十六手上的鐵蓮花上。

方才發生了那麼多事,十六自然知道,虎澤對隗牙恨之入骨,他不會幫助隗牙害自己等人,於是將鐵蓮花交給了虎澤。

鐵蓮花入手,虎澤冷冷注視着隗牙,隗牙感覺不妙,直接命令身後的活屍退下。

只是那些活屍還沒來得及退下,虎澤已經用鐵蓮花劃破了手,血跡滲入了鐵蓮花的花心部分。

正與羅界、冬骨和奉桑三大長老纏鬥的十一忽然發覺,羅界三人丟下他沖向了隗牙。

隗牙看到這情形立刻轉身撒腿跑了,跑的比兔子還快,他身後跟着一堆活屍,羅界三人追得最緊。

虎澤盯着隗牙的背影,冷聲道:「你不是很囂張嗎?跑什麼?」

隗牙腳下跑的飛快,根本沒空回答他的問題。

趕走了隗牙,眾人鬆了口氣,希望接下來一路安安穩穩,快些找到雪衣三人。

「這是怎麼回事?」十六看向了虎澤。

虎澤又吐了口血,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答道:

「這鐵球叫咒蓮,是聖虎族的機密物件,總共只有三個。有了咒蓮,還需要用意念來驅使活屍,我的意念比他強。而且,我是聖虎族人,他不是。」

「哦。」十六點了點頭,將手伸了過去,意圖讓虎澤將咒蓮還給他。

虎澤並未將咒蓮交給他,解釋道:「咒蓮在我手中的才能發揮出效果。」

十六問道:「你剛才說,隗牙不是聖虎族人,那他是怎麼驅使活屍的?」

虎澤並未告訴他,卻說道:「這是本族秘密,你將咒蓮交給我,我就告訴你。」

十六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這是把他當傻子了呀,「我把咒蓮給你了,還要那秘密有什麼用?」

虎澤又道:「你們人多,可以去搶隗牙的咒蓮!」

十六一時語塞,說得好有道理,他竟無法反駁。

想了想,十六再次伸出手放在虎澤面前,說道:

「現在你先還給我,等搶到了隗牙手裏的咒蓮我再給你!或者再遇到活屍的時候再給你用一下!」

虎澤戀戀不捨的看了好幾眼手中的咒蓮,這才慢吞吞放在了十六手中。

十六冷冷瞥了他一眼,動作利索地將咒蓮合攏,塞進了懷裏。

有了覬覦咒蓮的人,十七還沒有在身邊,十六感覺他現在睡覺都睡不踏實了!

「繼續走吧!」十六對十一說道。

十一點了點頭,看了眼傷勢變得愈發沉重的虎澤,說道:「希望快些從這裏出去,你們兩個認不認識路?」

「老朽認識!」

半晌沒說話的祭祀老者終於開腔了,眾人將目光看向了他。

祭祀走向了十一,目光灼灼說道:「我可以帶你們出去,但是隗牙必須死!」

十一微微頷首,「我答應你!實不相瞞,他害死了我們很多人,我們也想殺了他,但不是現在!我們需要儘快到達永生河下游,之後再回來殺隗牙。」

祭祀點了下頭,只要能啥了隗牙這個恩將仇報的白眼狼,忍一忍還是可以的。

他默默走在了隊伍最前方帶路,有兩個手下一左一右扶着他,十一也跟在他身邊,以防不測。

有人交流就是比鬼虎帶路要方便得多,只不過,來到一個岔路口時,祭祀要走左邊,鬼虎卻執意要走右邊。

十六看向了祭祀,「你們為何走的不一樣?」

祭祀耐心解釋道:「它嗅覺靈敏,右邊那條路,是隗牙離去的路,它應該想要去找隗牙。而我要走的這邊,才是出路。」

十六點了點頭,和十一對視一眼,都微微點了點頭,他們都覺得這祭祀老頭應該不會騙他們。

十六便來到鬼虎身邊,也不管它聽不聽得懂,開口說道:「我們有重要的事需要先出去,晚些時候再來。」。 三天後的試鏡很順利,試鏡結束后蘇鈺便和選角導演簽了合約,此時的他算是孑然一身,既沒有經紀人又沒有助理,好在這些東西對蘇鈺可有可無,他又不是真的想復出。

很快便到了《暮雨瀟瀟》正式開拍的日子,蘇鈺在拍劇照時倒是和謝衍見過一面,但兩人當時並沒有多少交集,也只是出於禮貌簡單的打了招呼。

蘇鈺並不喜歡上趕著去討好攻略目標,身為反派的蘇鈺和謝衍倒是有不少的對手戲,開拍的第一幕便是兩人對手戲,此時兩人在劇中已經算是至交好友,當然是男主當方面認為的。

蘇鈺所飾演的迦樓羅從頭到尾都是個心機深沉之人,他從一開始接近男主便是為了借男主之手為自己找到一本傳說中的武林秘籍,因此他設計接近男主騙取他的信任。

劇中的蘇鈺主要有兩類服裝,一類是他裝出武林正道時的白衣淡雅風格,另一類則是他恢復魔教教主時墨色暗黑風格,說來也神奇,蘇鈺是個很容易因穿著而改變氣質的人。

當蘇鈺一身青衣長衫時,一柄玉扇,一枚玉佩,將他整個人襯得比男主還要巍然正氣,比男主更像是正道。

但當他換了一身玄衣長袍時,一張銀質面具又將他襯得邪魅陰鷙,冷酷無情,明明都是一張臉,但卻呈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格。

今日的蘇鈺自然是溫潤無害的,眉眼如畫的他還帶著一種怡然自得的翩翩風流,一顰一笑都是畫,如此模樣也讓見慣了不少美人的謝衍楞了一下。

今天是謝衍的第一場戲,謝衍的經紀人鄭桓刻意過來片場看著,倒也不是擔心謝衍,只是他們這些年工作下來的一個習慣罷了。

鄭桓看著不遠處笑靨如花的蘇鈺,忍不住低頭對正在化妝的謝衍感慨道:「早知道這個蘇鈺有如此魅力,我就先下手了,也不知道他現在簽了公司沒有。」

就在他以為謝衍不會搭理自己之時,安靜化妝的謝衍閉著眼睛緩緩的吐出了四個字:「應該沒有。」

「你怎麼知道?」鄭桓其實也並不期待謝衍的回答,畢竟對方正在化妝,一副閉目養神的姿態,完全看不出一絲對蘇鈺感興趣的模樣。

畫好眼妝的謝衍緩緩的睜開眼睛,他看著化妝鏡中言笑晏晏的蘇鈺,開口對鄭桓解釋道:「上次拍劇照就沒見他身邊有人,這次也是,若是他簽了公司也不至於連個助理都沒有。」

聽到謝衍如此說,鄭桓不由有些驚奇,畢竟謝衍此人向來都不會把別人放在心上,更何況這個沒什麼名氣的蘇鈺。

鄭桓覺得有趣,故意嗆聲道:「你觀察的倒是細緻,若是人家就是不喜歡被人伺候呢?」

這次謝衍倒沒有說話,只是隨意瞥了一眼鄭桓,那眼神彷彿在說:「你廢話真多」。

意識到謝衍不悅,鄭桓立刻陪笑著討好的問:「你說我要不要現在過去試試蘇鈺的口風,看他有沒有興趣簽到我們繁星娛樂。」

「那是你的事情。」謝衍的語氣緩和了許多,不知道為何看到蘇鈺和片場工作人員笑的那麼開心,他心中竟然微微有些不舒服,就是單純的不高興,不想讓蘇鈺再笑了。

鄭桓自然知道謝衍這是感興趣,想讓他去試一試,他對謝衍打了聲招呼,「那我先過去試試。」

說完后鄭桓走到不遠處蘇鈺的身旁,他笑著打斷了蘇鈺和化妝師的聊天,「蘇先生?」

正在聊天的蘇鈺沒想到鄭桓會這麼早就主動過來找他,他適當的表示出了一份驚訝,「鄭先生?有什麼事情嗎?」

對面已經給蘇鈺化好妝的化妝師識相的離開了,「那我先不打擾兩位了。」

見蘇鈺終於不再笑著和對面的小姑娘說話,謝衍心中舒服了許多,不過此時鄭桓又成了那個礙眼的存在,他不知道蘇鈺說話時非要笑嗎?還笑的,笑的那麼……勾人。

想到這次詞后,謝衍嚇了一跳,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那日那個吻,不對,準確來講應該是人工呼吸,對,人工呼吸。

謝衍覺得自己單身時間太長了,他是時候該找個女朋友了,不然怎麼會如此輕易就被一個笑,一個吻勾得如此魂不守舍,但這東西又不是說找就能找的。

謝衍不由得想到自己擇偶標準,要皮膚白皙的,眼神勾人的,嘴唇纖薄的,身高腿長的,最好有著齊肩短髮和一雙纖纖玉手,骨節分明的那種。

想著想著謝衍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放在了鏡中那個完全符合的男子身上,他立刻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怎麼,怎麼會對蘇鈺感興趣呢?不說兩人都是男子,就……

一時間謝衍竟然有些心虛,明明之前拍戲時接觸過不少的美人,男的女的,各種類型皆有,他一直都當對方是自己的工作同事,沒有一絲的興趣,這個蘇鈺也應當如此。

謝衍覺得要先晾一晾蘇鈺,不能對他太過殷勤,等到自己想清楚之後再說其他的話。

此時另一邊的蘇鈺倒是沒有察覺到謝衍如此複雜的內心,他正嘴角微彎,耐心的等著鄭桓的后話。

鄭桓當年見過蘇鈺,但對他沒什麼記憶,加上對方沒過兩年就消失了就更沒什麼印象了,但五年後的蘇鈺卻讓鄭桓眼前一亮。

鄭桓期待的望向蘇鈺,「不知蘇先生現在可簽了演藝公司?簽的哪位經紀人手下?」

蘇鈺聽著他的話有些好笑,開口提醒道:「不必蘇先生,蘇先生的叫我,聽著有些怪異,叫我蘇鈺即可,我還沒簽公司,也沒定下經紀人。」

鄭桓也覺得客套話說著不好聽,他直接說明來意,「那蘇鈺,你有沒有興趣考慮一下我們繁星娛樂?我是謝衍的經紀人,能力是娛樂圈裡有目共睹的,我想簽下你,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蘇鈺並不想這麼早就和謝衍有聯繫,但他簽在鄭桓名下是遲早的事情,所以蘇鈺微笑著說:「多謝鄭大經紀人美意,我想先考慮考慮,等到這部戲結束再給你答覆可以嗎?」

只要不是當面拒絕,鄭桓自然樂意,他從兜里掏出了一張自己的名片遞給蘇鈺,「這是我的聯繫方式,若是你考慮好了可以聯繫我。」

「好,多謝。」蘇鈺收下名片,無意間瞥到不遠處的謝衍正盯著自己和鄭桓,隨即蘇鈺對著謝衍笑了笑,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此時偷看被抓包的謝衍非常想找個洞鑽進去,他明明就是想知道蘇鈺會不會簽到鄭桓手下,誰知道蘇鈺這個時候會看過來。

心中早就波瀾四起的謝衍面上卻一副處變不驚,嘴角彎起一個標準的弧度回應了蘇鈺的招呼。

遞了名片之後的鄭桓也回到了謝衍身邊,他故意耍了個壞心眼,沒有第一時間告訴謝衍此事的結果,反倒一副不悅的神情皺著眉頭。

等了半天也不見鄭桓開口,不耐煩的謝衍只得親自開口問道:「他怎麼說?」

鄭桓心中輕笑一聲,面上卻裝出一副不知道的模樣,「他?誰?你說蘇鈺啊?」

說話間謝衍一個不悅的眼神隨即飄來,鄭桓立刻乖巧的說:「蘇鈺沒簽任何公司,他說想先考慮考慮,等戲拍完再給我答覆。」

見謝衍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鄭桓立刻補充道:「不過我覺得他並不會拒絕我們公司,畢竟我們公司是業界最有名的,加上我這個金牌經紀人又帶出了你這個三棲影帝,他沒理由會拒絕這麼好的資源。」

謝衍卻沒有這麼樂觀,他想到之前鄭桓嗆他的話,不由質疑道:「若其他公司開出更好的條件呢?」

鄭桓被謝衍說的一愣,他的確沒想到這方面,但此時哪敢順著謝衍的話說。

「這,」想了想之後鄭桓機智的說:「你之前不是還救過他一次嗎?我覺得蘇鈺並非是個見利忘義之人,念在你幫過他的份上,我覺得他也會選我們公司。」

謝衍雖然心中支持鄭桓的話,但嘴上說的卻是:「你就不會把條件開得好些嗎?這樣其他公司也沒有簽下他的機會。」

鄭桓還是第一次見謝衍因為一個陌生人如此話多,他不由感慨道:「你似乎對這個蘇鈺挺上心的。」

聽到鄭桓這麼說,謝衍有些慌了神,他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解釋道:「我只是覺得他是個好苗子,被別人簽走了可惜。」

「哦,」鄭桓點點頭,片刻后又笑的意味深長的來了句:「是嗎?」

見鄭桓一臉不懷好意的笑,謝衍微微蹙眉,滿是嫌棄的口氣道:「你不是還有工作?哪來那麼多廢話!」

見謝衍如此傲嬌,鄭桓輕笑一聲,「知道了,知道了,多說兩句都有錯,我們這麼多年關係了,你我還不清楚,有興趣就去追嘛,幹什麼遮遮掩掩的。」

謝衍被他的話嚇了一跳,急忙否認道:「什麼有興趣?」

鄭桓這麼多年也知道謝衍性子,有些話點到為止,他也不能說的太多,最後鄭桓笑著和謝衍道別:「好吧,隨你高興,當我亂說,我還有事,就不陪你了。」

※※※※※※※※※※※※※※※※※※※※

感謝在2020-08-0516:38:13~2020-08-0801:16:3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ERenk6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兩個人相看一眼,然後憤憤的坐到旁邊的桌子上。

張家主上前把兩個人給扶了起來。

「兩位小兄弟當差也不容易,我這兄弟呀,平時就有些脾氣大,我看這頭髮肯定不是兩位小兄弟的,也可能是我們兩個這些時日在這裏面沒有好好梳洗,所以才調到這飯菜里了,誤會了兩位小兄弟,實在是對不住。」

那兩個人被張家主這麼一扶,當即心中也沒有那麼多的氣了。

「我們也都理解的。」

如此說着兩個人就被送了出去。

等兩個人離開之後,雲家主這才從自己的座位上起來。

「怎麼樣?確定那個人不在這兩個人之中嗎?」

張家主點點頭。

如果說那個人是這兩個之中其中的一個的話,早在他們開口的那一瞬間,就應該會露出一些其他的動作來讓他們知道了。

可是直到他們兩個把人送走之後,那個人也沒有說什麼。

看來他們兩個是猜錯了。

雲家主有些頹廢的坐在凳子上。

「那你說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人也找不到消息也沒辦法傳遞出去,難不成就要眼睜睜的看着魔族再一次的被這些狠心的人給坑害嗎?

本來他對於魔族是否存在根本就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

就算是人,那也有好壞之分,更何況魔族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