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瞧您想到哪兒去了,校長人脈廣,我們的罪他,並不是什麼好事。」

「真不是因為你那未婚妻?」榮太太冷眼看他。

榮恆忙做投降狀,「真的,歡兒的事情,再想辦法吧,總不能讓您丟了面子不是……」

榮太太用手點了點他的額頭,「你啊,媽還不知道你。不就是不想讓媽氣你那未婚妻嗎。」

「媽自然是不會生氣的,她怎麼樣也比葉瓷好吧。至於這名額的事,媽也會幫幫找找路子。」

「媽,謝謝您。」榮恆俊朗的臉上,漾過笑意。

……

與此同時,校長室內。

梁副校長將一副資料遞給校長,溫聲說:

「校長,我想請個假。」

校長放下手裡的筆,看向他溫和無害的面孔說:

「奇了怪了,怎麼今天都來向我請假。」

。 請柬之上,寫明了邀請玄天神域的域主,前來東極聖城,參加東極神尊的壽誕宴。

同時,被邀請的不止是玄天神域,還有附近億萬萬里之內的諸多神主,真神級別勢力。

「看來這位東極神尊是要立威啊。」

姜瀾看了看時間,還有五天的時間,開口道:「這事便交給我吧,剛好見識一位那位忽然出現的女神尊。」

神界九重天,除了最初被打碎的大羅天外,共有八重天。

紫霄天為歷代帝朝的所在地。

帝朝麾下有七聖王,均為神君,代光武大帝坐鎮七天。

在這七天中,一位神尊足以建立一方大勢力。

而那東極神尊,竟然僅僅建立一方聖城神域,著實少見。

「這東極神尊,有些不一般。」

姜瀾喃喃,他感受到來自於本尊的指引,去接觸這東極神君。

……

五天時間一晃而逝,姜瀾也坐著寶輦,應邀前往東極聖城。

姜瀾算好了時間,自己應當是最晚一個到的人。

果然,待姜瀾隨著接引女僕走進東極大殿之時,一場長桌旁,已經是坐滿了人。

諸位上,東極神尊看到姜瀾,一雙眸子之中閃過訝異的神色,估計是因為姜瀾的修為僅僅只是神明吧。

「無極道友,請坐。」東極神尊對著姜瀾笑道。

姜瀾看了一眼這位女神尊,原是個妖狐化形。

「瑣事纏身,來得晚了,萬望東極道友海涵。」姜瀾笑道。

姜瀾甫一入座,宴席開始,諸多神珍仙釀送上長席,觥籌交錯,一時間好不熱鬧,只有姜瀾這裡,無人理會,冷冷清清。

姜瀾也不在意,一個人舉著酒杯,小口品鑒,倒有自在之意。

不多時,就見東極神尊款款走來,端著兩杯酒,遞給姜瀾一杯。

「道友怎來的如此之晚?」東極神尊笑道。

姜瀾將杯中酒一口飲下,道:「我來赴宴僅僅是為了見識一番道友的風采,沒時間在等待這群人入席。」

東極神尊微微一怔,而後點了點頭道:「道友可真是個妙人。」

隨後,東極神尊和姜瀾交談幾句之後,便來到別的席位之上閑聊。

時間一晃便是三個月的時間,一眾神主、真神先後離開,最終,只剩下姜瀾一人。

「道友,其他人都離開了,東極看你好生眼熟,和那位祖神大帝頗為相似。」

姜瀾呵呵笑道:「道友,你我二人論道一番吧。」

東極神君點了點頭道:「善。」

隨後二人席地而坐,口吐道音,各自顯化出無窮道則。

熠熠神光綻放而出,驚動整個勾陳天。

「這是神君在論道?」有修士看著彷彿要掀翻整個勾陳天的神光,開口道。

第七聖王府之中,七聖王看著那神光微微沉默。

「我知道那神光綻放之地,乃是東極聖城,大帝早就傳信,說這東極神尊和壺天老祖有著一定的關係,她有帝資我能理解,但是和東極論道的又是何人?」

七聖王喃喃自語。

良久,七聖王對著身後的神主道:「宴席之上,都有何人?」

七聖王身後的那位神主聞言,急忙念出一個個名字,直到最後,七聖王道:「你說的這些個神主、真神,我都認識,不能能是他們,可還有遺漏?」

那神尊微微猶豫,隨後道:「還有一個神明,十分狂妄,道號無極。」

無極,太始太初也,在這神主眼裡,區區神明敢號無極,自是狂妄至極。

七聖王微微沉吟,掌心神光涌動,施展督天鏡神通。

寶鏡之內,顯現出的自然是東極聖城內的畫面。

只見畫面中,正在論道的二人同時看了過來,下一瞬,這七聖王掌心的督天鏡驟然崩潰。

但僅僅是驚鴻一瞥,七聖王已經認出姜瀾的身影。

正是當初那疑似祖神大帝轉世的那位。

「這件事,得稟明陛下。」七聖王心中暗道。

……

時間一晃,便是百年歲月。

姜瀾收穫頗豐,而後東極聖城離開,回到玄天神域。

東極神尊是個奇女子。

她以神尊的修為,修成上萬帝級道則,而且其東極神宮之中,隨便一件物件兒都是傳說之中的帝寶。

煉製一件大帝之寶,把玄明元界都賣了,也不一定煉得起。

她區區神尊,從哪弄出來這個多的寶貝兒。

姜瀾甫一回到玄天神域不久,就有人拜訪。

只見常月急匆匆的飛到姜瀾的身前。

「師尊,七聖王來訪。」

姜瀾有些意外,自己也沒見過這七聖王,他來幹什麼。

「讓七聖王在大殿等待片刻,我隨後就到。」姜瀾開口道。

得了命令,常月急忙離去。

姜瀾則是不著急不著慌的小口飲完杯中的靈酒,隨後走向大殿。

「聖王來訪,有失遠迎,還請聖王多多包涵。」姜瀾進入大殿,對著客座之上的七聖王抱拳道。

七聖王急忙回禮:「不敢讓帝君遠迎。」

呦,來者不善。

姜瀾笑道:「聖王玩笑了,在下不過區區神明罷了,哪裡是什麼帝君。」

七聖王道:「今日拜訪帝君,主要是帶著大帝的口諭。」

姜瀾眼中神輝一閃,道:「光武大帝嗎?聖王請講。」

七聖王道:「大帝請帝君百年後來紫霄天一敘。」

姜瀾一副開玩笑的樣子,道:「我要是去了紫霄天,不會被光武神帝給鎮壓了吧?」

七聖王連忙道:「帝君不要誤會,大帝對於帝君開闢出第九天宮,十分仰慕,因此想要邀請帝君會晤紫霄天。」

姜瀾微微沉吟,隨後手中仙光流轉,化作一封書信。

「聖王幫我把這封書信送到大帝的手中吧,告訴大帝百年後,無極必將登上紫霄天,同大帝一敘,還望大帝不要著急。」姜瀾開口道。

七聖王聞言,神色微變,未敢多言,接過這封信箋,便離開了玄天神域,直奔紫霄天。

姜瀾曾在地獄萬界和諸天萬界之間的虛空裂縫之中,見到過光武大帝留在虛空之中的神通烙印。

而且那還是剛剛登基時的光武大帝,至於如今的光武大帝到了何種高度,姜瀾不太清楚。

「修為不高,還是不要太跳的好。」

接下來,百年時間內,姜瀾著手進行突破。

7017k《[綜]超級影后》299chapter299 傅森說的很對,吃完晚飯,送走了汪家一家子。王淑梅就叫傅焱去她房間了。

「小火啊,你給小水算個吉日。到時候咱門通知汪家就行了。」

「娘,等明天吧。今晚不能算了。」

「好啊,你姐的婚事是這樣辦的,我給你說說?」王淑梅也是第一次嫁閨女,還是有點忐忑。

傅焱也看出來了,於是沒打斷她。聽著王淑梅絮叨。

「汪家說了,他家有個老四合院,估計是要拆。所以要留一留。他們準備在你姐那院子跟前,再買上一套。算是他倆的婚房。至於你老師倆口子,還是住在家屬院,他們習慣了,生活也方便,熟人也多。」

傅焱想了想,趕明兒問問張偉哥,那附近還有沒有房子。最好是和姐姐的挨著的,那樣一家人也不會離得太遠。

「這個好,看來褚教授也是用了心的。」

「是啊,我當時就說了。這院子是你的,我們另有住處,孩子們也都有自己的房子。我得把話說到頭裡,別讓人家以為這是我和你爹的。以後再產生啥不必要的麻煩。」

「娘,看您說的。這就是我買來給你和爹住的。」

「彩禮的事,我和你爹都沒要求。褚教授說隨大流,人家要是一千,他們就一千六。總得讓你姐姐比別人高一層。

我說了,傢具和裝修我和你爹都包了。到時候找張偉收拾一下,買點傢具就齊活了。」

王淑梅還是很滿意這個親家,兩口子都沒啥彎彎繞,有啥說啥。而且都是老師,致遠這孩子也是出類拔萃的。

「只要您高興就好。褚教授個性活潑,有點像小孩子。應該能和我姐姐處的來。

等姐姐定親,我再給姐姐一套首飾。我都準備好了。翡翠的!那一套帝王綠,祝老爺弄好了。改天我去拿來給您。」傅焱也真心的為了姐姐高興。

「這是你們姐妹倆的情意,我就不攔著了。只是你要心中有數,以後你哥哥他們結婚。你難道也這樣大手?」

「娘,我有這些東西,您不用替我擔心,我能送就是有。都是身外之物,再說,姐姐對我也好。她買點啥都想著我。給我買一樣的。」

「那就好,那我就不管了。我就盼著小白的爺爺奶奶,能好說話一點兒。這樣你倆我都滿意了。不過,小白以後住到咱家就行。」王淑梅想到這裡,更是高興。

「好啊,娘。他不會介意的。估計他也是這樣想的。」傅焱絲毫不覺得白墨宸會介意,因為上次送院子給自己的時候,他就說了,在哪裡都行。

最主要的是,他自己有房產,那就住到哪裡都無所謂了。不存在世俗眼光的入贅。

「小火,你明天就去上課?」王淑梅問道。

「是啊,娘。明早上我去食堂吃飯就好。我和白墨宸說好了。」

「那不行,讓你爹給你你買煎餅你帶去。食堂能有家裡的飯好吃啊?」王淑梅看了一眼傅大勇。

「對啊,小火。你明天等著,爹去給你買去。」

「好,謝謝爹,謝謝娘!」

「好了,快去睡覺吧。」

傅焱從爹娘屋裡出來,想走到後院的時候,看到姑姑的房間里,還亮著燈光。她想起柳叔的事情,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跨院里。

走到窗子下邊,沒想到傅薇還沒睡覺,正在和姑姑說話。

「娘,我真的可以跟白奶奶學寫字嗎?」

傅大妮看了一眼大女兒,又看一眼睡著的小女兒。確實傅薇比較敏感。

「當然可以,白奶奶喜歡你們。你去了之後要好好學習,寫好字。這樣的機會很難得。」

傅大妮摸了摸她的頭,傅薇從小就不被重視,被罵死丫頭,賠錢貨。小小年紀就格外懂事,相對的,心思也比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