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辛苦你們幾位,率先出發,趕去幫助炎國戰部。」

「我去了境外戰場,找到我媽之後,也會迅速趕到邊疆,跟你們會合。」

李初晨好不容易才有他母親的消息,肯定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無論如何,他都要趕去境外戰場。

換成其他人在這,肯定會認定李初晨這時害怕了,不敢去邊疆戰場。

但了結大師他們卻不會這麼想。

李初晨是什麼的人,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

「殿主你只管放心去境外戰場,我們幾個,會儘快趕去邊疆戰場。」

「這場戰鬥,我們炎國一定會取得勝利。」

「是啊,有隱世宗門,派人支援炎國戰部,就算沙莽有百萬大軍又如何?炎國戰部,一定能把沙莽大軍擊潰的。」

「這次的沙莽大軍中,混雜著不少境外勢力,強者如雲!」

李初晨語重心長地說道,「四位長老,你們切莫大意,一定要注意安全。」

「哈哈,數十年前,我們就和境外沙莽交過手,他們只不過是一群宵小之輩罷了!」

一拳超人顧三通,他有些不屑地說道,「沙莽就是沙莽,就算有境外勢力在幫他們,也改變不了什麼。」

「他們想要攻佔炎國,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好了,邊疆告急,咱們就別在這兒浪費時間,趕緊出發,去支援炎國戰部吧!」

了結大師催促了一句,然後,他們幾人,就乘坐戰部派來的飛機,飛往邊疆戰場。

李初晨則是乘坐獄神殿的垂直起降機,飛往境外戰場。 回到家后,李父已經回來了,買了豆漿和油條。李方家鄉這邊的豆漿和其他地方的豆漿有些差異,它不是那種袋裝的甜豆漿,而是用鐵桶熬煮的,有咸有甜,要喝甜的就在碗里倒一勺醬油,然後把豆漿衝進去,喝甜的就在碗里加點白砂糖。

一家人在餐桌上坐定,一邊吃飯一邊閑聊。

吃飽飯後,李父就問到之後李方工作的事情。正好李方也準備把自己的決定和家裡人說。

「之前我公司被收購,手上還有一筆錢,所以我暫時不準備去魔都了,家裡空氣清新,在家裡做做直播,還能多陪陪你們。」李方話一說完,別說李父愣住了,連爺爺奶奶和李母也是一愣。

「方子啊,你要想清楚了,我們村裡可沒什麼好的啊,別人都想去大城市,你怎麼還想著回來了呢。不是因為公司被收購了受打擊了吧。」李父說著。「你這事可要想好了啊,那怕你去縣裡面上上班也好啊。」

「我想好了,我也沒受什麼打擊,真的就只是想在家歇段時間,陪陪你們。」李方無奈道。

「你說的直播什麼的我們也不懂。不過呢,你年紀也不小了,我們家就等著你開枝散葉了。我們這些年下來,也攢了些錢,給你在魔都買房子還差點,估摸著也就能給你付個首付什麼的,但是夠給你在縣裡買套房子了。我們也不求什麼大富大貴的,就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既然你現在不想出去,那就在家待著吧,不過我到時給你安排了相親你要給我去啊。你看看你那村頭的同學娃都有了,爸媽也想抱孫子了。」李母眼見勸不了李方,也就不勸了,不過卻開始關心起李方的終身大事了。

「對啊,我看行,我也去問問,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姑娘,到時可以去見見。」奶奶也在旁邊說道。

李父和爺爺在旁邊一看,無奈的搖搖頭。明明是在勸說李方的,結果卻扯到了相親上去了。

李方聽的頭大,連忙起身出門。

「我去村裡逛一下,你們不用管我了。」

「你去你大伯家一趟,問問春茶炒好了沒,上次我上他家定了5斤,估摸著應該出來了。你去看看去。」爺爺在後面喊道。

「好,知道了,我這就去。」

李方爺爺兄弟姐妹3人,姑婆嫁到了鄰村,大爺爺家也在村裡,離李方家不遠。

大爺爺家生了兄弟兩個,大伯在村裡承包了茶葉山,為了照顧大爺爺所以住在村裡。二伯在縣裡開店,所以在縣裡買了房住縣裡,每個星期六星期天回來。

李方這一輩,大伯家的有個堂兄和堂姐,二伯家也是堂弟堂妹,就李方家只有他一個。

回樓上提了2瓶魔都帶回來的酒,又去村裡超市買了箱牛奶,看見還有玩具,想著堂兄家的女兒,就買了套芭比娃娃。

大爺爺家在村西頭,一路走過去碰到了不少的熟人,還有叔伯嬸嬸么。

大爺爺家建了2幢靠在一起的3層樓,一幢是大伯一幢二伯的,當時分家以後村裡批了地一起蓋的。大伯和堂兄住一幢,大爺爺住在了二伯家的房子里。二伯怕房子里沒人氣,就讓大爺爺和大奶奶特意住他家,平常也能收拾房子,不用怕回來以後還要打掃。

進了院子大奶奶真正剝豆子,見李方進來滿臉笑容。

「方子來了啊,快進來,什麼時候回來的。」

太奶奶快80了,身體硬朗,除了些老年病,其他的都好。見大奶奶要起身,李方趕緊跑過去,放下東西攙扶著大奶奶重新坐下。

「大奶奶,我前天回來的,過來看看你們。給大爺和大伯帶了幾瓶酒,給你帶了箱牛奶。」

「你這孩子,又亂花錢,家裡啥酒沒有,你自己多攢點錢娶媳婦多好。」

李方笑著摸摸頭趕緊岔開話題。

「對了,我大爺和大伯呢,我爺爺讓我回去的時候把他定的春茶拿回去。」

「他們啊,上茶山上才茶去了,還沒回來呢。你爺爺的茶包好了就在屋裡放著呢。」

「丫丫呢,她去哪了。我給她帶了個玩具。」

正說著呢,大伯娘帶著丫丫提著菜進來了。

丫丫5歲左右,小臉圓嘟嘟的,扎著兩個小辮子,大眼睛水汪汪的,躲在了大伯娘身後偷偷的看著李方,可愛的不要不要的。

「方子來了,丫丫,快喊二叔。」

「二叔。」丫丫喊了一聲以後又躲會了大伯娘身後。

李方笑笑從袋子里拿出芭比娃娃對著丫丫招招手。

「看看二叔手裡這是什麼。」

玩具對小孩子的吸引力是無窮的,一會丫丫就和李方玩熟了,坐在了李方的懷裡抱著娃娃玩的不亦樂乎。

沒多久大爺爺和大伯也背著茶簍回來了,李方打了招呼以後拿上茶葉也準備回家了。大伯喊住李方道。

「方子,下午要不要和大伯去挖筍啊。春筍快要沒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挖點做筍乾。」

本想著奶奶早上在翻筍乾了,家裡挺多的了,就不準備去的。但是想著不是要開直播嗎,這就是挺好的直播題材啊,李方滿口答應了下來。約定好吃完午飯後去竹山,李方就回家了。

午飯過後休息了一會,大伯過來喊李方上山了。李方拿出了攝像頭,開啟了人生中第一次直播。不過剛開播,裡面一個人都沒有。開啟了直播的李方也不知道就這樣放著不管不顧的換了衣服鞋子拿上鋤頭尼龍袋就和大伯上山了。

去山上的途中李方尋思著多挖點筍可以給宿舍幾個寄點過去,就群里和他們說了一聲,順便告訴他們自己開了直播。哥幾個一下就炸了。

「老三,你怎麼想著玩直播了,受什麼刺激了。」最空閑的老大秦銘第一個問到。

「是啊,老三,怎麼想的,你不準備來魔都了啊。」老二楚樂也問了一嘴。

「三哥,你在魔都都混不下去了啊,我還想著這次如果公務員沒考上就去魔都投奔你們呢。」宿舍老四羅子軒,宿舍里最小的一個,家裡書香門第的,爸媽都是老師,畢業以後被家裡人喊回家去考公務員。考了一次沒過,今年考第二次。

「暫時還沒定下來呢,這不是準備在家待段時間休息一陣嗎,順便陪陪家裡人。」李方回答了他們。

「行,那有事你就找我們,我們去你直播間給你看看,給你刷刷禮物漲漲人氣。」

「行,我也不和你們大土豪客氣,趕緊來,直播間一個人都沒挺尷尬的。」。 蘇小雅有些厭惡的說道:「周龍,你畢竟是周家的少爺,能不能低調一點?」

「實力不夠的人才會低調,像我這種有錢人,肯定不需要低調了。」周龍笑着說道。

蘇小雅沒有說話了,她在想怎麼擺脫這個無賴。

「小雅,你就答應我吧,我會好好愛你的。」

周龍目不轉睛的望着像仙女一樣的蘇小雅,痴痴的說道。

說完,周龍竟然激動的伸手去牽蘇小雅的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胡天和宋芊走過來了。

「小天哥哥。」蘇小雅趕緊跑了過來,站在了胡天的身後。

胡天問道:「怎麼回事呀?」

「小子,你混哪裏的?」出人意料的是,周龍直接指著胡天的鼻子說話了。

不過胡天壓根就沒有理會他,而是看向了身後的蘇小雅。

蘇小雅有些害怕的說道:「小天哥哥,他叫周龍,是周家的少爺……」

小雅跟胡天解釋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這個周龍是山南周家的少爺。

不過他不是嫡系,而是旁系。

像周小碧和周芷若才是嫡系。

雖然周龍年齡比周小碧和周芷若大幾歲,但無論是輩份、身份還是財力,完全跟周小碧和周芷若比不了的。

畢竟周小碧是現任家主周大山的兒子,地位崇高。

而周芷若就更不用說了,她是周大山的表妹,連周小碧都得叫她表姑呢。

不過這個周龍也混的很不錯了,他老爸周大常是周家的高層,在給周家管理著一個資產過億的公司。

所以周龍也有紈絝的資本,每個月的零花錢都有上百萬。

因為山南富二代圈子也不是很大,所以周龍認識蘇小雅。

蘇小雅家裏的資產也過億了,兩人也算是差不多的實力。

但周龍之前壓根就看不上蘇小雅,因為蘇小雅太胖了。

在周龍心裏,蘇小雅就是只肥母豬,他連說話的興趣都不會有的。

但是幾個月前,他竟然發現蘇小雅變瘦了,而且身材非常苗條。

他這個時候才突然發現,媽的這個蘇小雅居然這麼漂亮,是位大美女啊!

要是自己跟她做那種事,豈不是舒服死了?

所以他在富二代圈子裏放出話了,蘇小雅是他的,誰都不要跟他搶!

雖然周龍玩過的女人也數不勝數了,但是像蘇小雅這麼漂亮的他還沒有試過呢。

他老爸周大常也十分支持他,畢竟蘇家也挺不錯的。

而且就蘇小雅一個獨女,要是周龍娶了蘇小雅,那蘇家的一切就不都是周龍了的嗎?

周龍雖然是個紈絝少爺,但他也懂這個道理,所以就對蘇小雅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只是蘇小雅壓根就不喜歡周龍。

因為周龍在她生病的那段時間,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嘲諷過她。

而且周龍的風評也不好。

這傢伙喜歡找小姐的,雖然找的是高級小姐,可誰知道他有沒有那種病呀。

聽完小雅的講述后,胡天心裏也大概明白了。

原來這個周龍,是個品行不怎麼行的富二代啊!

而且聽說這個周龍只是周家的一個旁系,胡天心裏不禁泛起了奇怪的感覺。

如果要是被他知道,連他們家族的家主周大山,都跟自己稱兄道弟,這會不會嚇到他?

胡天笑着說道:「要不這樣吧,周龍,你給我一個面子,今晚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這麼對我說話!你敢不敢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明天帶人去把你家都給推了!」周龍十分狂妄的說道。

「你可以試試,我叫胡天。」胡天淡淡的說道。

「胡天?圈子裏沒聽說過有你這號人啊。」

周龍大笑着說道:「你是哪個山疙瘩來的吧?」

「哦,還真被你說對了,我確實是農村來的。」胡天說道。

這個時候,周龍瞬間對胡天沒有了斗的興趣。

因為他覺得以他的身份,胡天壓根就不配讓他出手。

畢竟他可是山南有名的少爺,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他隨隨便便就能捏死了。

蘇小雅說道:「周龍,我們還有事,你自己慢慢玩吧。」

說完,蘇小雅就要拉着胡天和宋芊離開了。

但是周龍攔住了蘇小雅。

因為周龍好像也察覺到了,蘇小雅看胡天的眼神有點不對。

「小雅,你喜歡的人不會就是這小子吧?」周龍突發奇想的問道。

見周龍直接問了,蘇小雅也不知道怎麼來了勇氣。

她冷冷的說道:「對,沒錯,我喜歡的人就是胡天。」

旁邊的宋芊一聽,心裏也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