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劉總,我是周雲。」她只得落落大方地介紹自己。

「果然是學霸美女,說話都這麼有文化人的氣質。」劉總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誇讚道。

黃忠哈哈大笑,說:「那是,B大高材生,娛樂圈裏找得到第二個嗎?」

短短兩句話,讓周雲感覺自己就像是肉攤上的肉,被人評頭論足。

周雲笑容略僵硬,心裏面嗶了狗。

「這位,成主任,松林台購片中心的主任。」黃忠又介紹了那位幹練的女性。

他的目光看向古槐春和尹舟,說:「小古,小尹,今天晚上一定要把成主任給招待好,把成主任招待開心了,讓咱們這部戲上星,你們就能一炮而紅了。」

古槐春淡淡一笑。

尹舟溫和地點頭,說:「成主任您好。」

這頓晚飯,還沒開始就有了鴻門宴的意思,不對,應該說是酒池肉林。

黃忠安排古槐村和尹舟一左一右陪着成主任,劉總那邊,他本來想讓周雲陪着。

周雲笑着說:「黃總,我不能喝酒,還是別讓我坐在劉總邊上了,免得掃興。」

劉總眼睛一瞪,「不能喝酒?周小姐怎麼會不能喝酒?」

周雲只微笑,不說話。

黃忠見了周雲的態度,拉住劉總一隻手,握在自己手裏,笑,說:「劉總,小雲她從來不喝酒的啊,人家公司老闆可是跟我千叮嚀萬囑咐交代了我的,小燕不是挺能喝的嗎?讓小燕來陪你喝。」

於燕也就坐過去了。

這頓晚飯,周雲感覺自己不像是在劇組的餐桌上,更像是在某個酒吧會所。

她們這些人也不是演員,而是陪酒的。

忍到飯菜吃得差不多了,酒了喝了不知道多少輪了,黃忠說一起去唱K。

周雲便打算藉機會撤。

這時候,坐在她旁邊叫李漁的小姑娘,小聲問:「小雲姐,我們可以不去嗎?」

李漁還是正在上大二的學生,怯生生的。

剛才敬酒,李漁也被起鬨跟着敬了兩杯酒,估計是平時不怎麼喝酒,臉紅得不像樣。

「那你跟我一塊回去?」周雲問。

李漁點頭。

「那我們就準備走吧。」黃忠說,「我叫的車已經到了。」

劉總牽着於燕的小手走在前面,時不時聽到於燕清脆的笑聲。

黃忠回頭看向成主任,見她正跟尹舟聊天,也就先不管了。

「黃總,我和小漁就先回去了。」周雲找著機會對黃忠說。

「回去?」黃忠皺眉,「你這時候回去也太不給人面子了。」

周雲早就不滿了,說:「我們又不是賣笑的。」

「小姑奶奶,你不是賣笑的,可我們要賣片啊。」黃忠低聲說道,「你不想喝酒,我就幫你擋了,你就不能給我個面子,再陪一會兒,人家可都是沖着你來的,你不去,這算怎麼回事?」

周云:「你看看前面那人那樣子,色心都長他眼睛裏了。」

黃忠噗嗤一聲笑,「這才哪到哪?」

周雲斜眼看着黃忠,說:「真噁心。」

黃忠:「小姑奶奶,你覺得我噁心也罷,但這個面子拜託你給我,這兩人加起來好幾千萬呢。」

黃忠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周雲也只能妥協。

「你先找人把她送回去。」周雲說。

黃忠看了李漁一眼,沒廢話,點頭,「這個包我身上。」

到了KTV,劉總牽着於燕的手,另一隻手舉起話筒,找到周雲,說:「周小姐,你酒不能喝,總能唱首歌給我們大家聽聽吧?」

周雲不至於到了這裏還甩臉色,笑着說:「行啊,劉總想聽什麼?」

「你唱的,我都想聽。」

於是周雲點了一首《青藏高原》。

她用勢如破竹、氣吞山河的氣勢唱出了山路十八彎的破音,越破音越往上吼,成功把一片歡聲笑語鎮住。

一曲唱畢,劉總的臉都懵了。

他可能怎麼都想不通,周雲這樣一個天仙似的美女,怎麼唱得這麼威武雄壯,撕心裂肺。

周雲拿着話筒,面朝劉總,問:「劉總,我唱的這首《青藏高原》,您喜歡嗎?」

劉總啞口半天,說:「……喜歡。」

周雲嘻嘻一笑,放下話筒,坐到了點歌台邊上,「你們要點什麼歌告訴我,我幫你們點。」

坐在角落,遠離是非。

中間,等人都唱了起來,周雲便打着上洗手間的名義溜出了包間,躲到走廊盡頭的窗前透氣。

星星總是一閃一閃。

周雲看得出神,連有人走到她身後都不知道。

「第一次遇到這種場面嗎?」

周雲嚇了一跳,猛地回頭,看見是尹舟,鬆了口氣。

「是你啊。」

「怎麼一驚一乍的。」

「你這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就跟鬼一樣,我當然嚇到了!」周雲說。

尹舟笑了起來。

「你是不是喝了不少?」周雲問。

尹舟點頭,「還行,沒醉,你一個人躲出來,不夠義氣啊。」

「唉,別提了,我知道是這種飯局,都想直接起身走人。」

「那也太不給人面子了。」

「是啊,所以委屈自己到現在。」周雲哭兮兮地癟嘴。

尹舟:「那你公司把你保護得挺好,在我們那兒,喝酒是必須學會的技能。」

周雲皺眉,「還能這樣?」

「因為要跟很多人競爭,想要出頭,就得自己想辦法。」尹舟說着嘆了口氣,「你很幸運。」

周雲心想,自己跟其他人比起來,確實是幸運的。有周覽護著,她出道那一年,確實沒有參加過這種酒局,紅得也猝不及防。

「還不回去嗎?」尹舟問。

周雲說:「回去又要聽他們鬼哭狼嚎。」

尹舟聳聳肩膀,說:「那我先回去了。」

「啊,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周雲說。

「總不能把小古一個人扔在那。」尹舟笑。

「你還挺講義氣的。」

晚上十二點,終於結束了。

尹舟把成主任送上車,笑眯眯地道了再見。

一轉頭,看見於燕跟那位劉總勾肩搭背,搖搖晃晃地走到車邊。

「劉總,小心別碰著頭。」於燕把人往車裏送。

司機站在一旁。

劉總拽著於燕的手不肯放,說:「咱們繼續喝呀,小燕。」

於燕說:「好呀,劉總,繼續喝,不過你先把人家的手鬆開呀,你拽着我的手,我怎麼喝嘛。」

劉總笑眯眯地鬆開了手。

於燕把劉總往裏頭推了推。

「劉總,您坐好啊。」

「我坐好,你也上來坐好。」

於燕:「嗯嗯,我坐好,我坐另一輛車,等下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你看看你,喝這麼多酒。」

「不多,我喝得不多。」劉總明顯已經醉了。

於燕:「劉總,聽話,回去好好休息,我們回頭繼續喝。」

「回頭繼續喝。」劉總咕噥了一聲。

於燕將車門關上,「拜拜,劉總。」

等司機上了車,要開走了,劉總忽然把車窗放了下來。

「要繼續喝!」

於燕:「先好好休息!」

她揮揮手,把人給送走了,轉過身,翻了個白眼,踩着高跟鞋來到周雲身旁。

「我感覺我要吐了。」她說。

周雲嚇了一跳,忙往後一退,「你別嚇我。」

於燕爆發出清脆的笑聲。

她勾住周雲的脖子,整個人都靠過來,「但我真的有點暈,借我扶一扶。」

周雲這才感覺到,於燕真的好瘦,整個人都輕輕的。

她扶住了於燕,說:「你悠着點。」

這時候,黃忠安排的車來了。

周雲扶著於燕上車,回了酒店。

鄭小句在酒店門口等,接了她們,跟周雲一塊扶著於燕,把她送回了房間。

這個時候,於燕的助理匆匆忙忙地趕來接手。

鄭小句把周雲送回房間,問:「小雲姐,你今天喝酒了嗎?」

「我沒喝。」周雲搖頭,「但臭死了,我得先洗個澡,明天的通告呢?」

鄭小句說:「統籌通知了,明天早上拍別人的戲,讓你休息。」

周雲擺了擺手,說:「好吧,那如果我上午十點還沒醒,你來喊我。」

鄭小句說好,走了。

周雲洗了澡,吹乾頭髮,往床上一躺,感覺渾身沒勁。

她拿起手機,想給周覽發消息,鬼使神差的,點進了宋遲的聊天框。

她問:你是不是參加過很多的酒局、飯局?

宋遲竟然秒回:你想問什麼?

她說:我不想問什麼,就是今天晚上發生了一些事,我心裏頭堵得慌。

宋遲秒猜:劇組安排飯局,讓你們陪人了?

周云:你果然經驗豐富。

宋遲:……

周云:算了,不跟你說了,我睡覺了。

宋遲:你先找的我,現在又不跟我說了?

周云:不知道說什麼,說什麼都像是在矯情,而且你也不一樣,你一出道就年少成名,就算參加飯局酒局什麼的,勉強的也不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