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即是有緣,上天安排的最大嘛。」葉清揚擺了擺手笑道。

「對你們來說這個項鏈是價值不菲,但對於我屎大顆來說,只不過是九牛一毛。」

「就像我有十塊錢,給你一毛,我根本都沒感覺,可是你有十塊,卻給了我九塊,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如果你有一百萬美金,你會給我九十萬美金嗎?」

「會!」小蜘蛛說道。

「如果你有十萬美金呢?」

「會!」

「如果你有一百美金,你會給我九十美金嗎?」葉清揚轉頭看向彼得帕克。

「不會!」彼得帕克斬釘截鐵的說道。

「嗯?」

「因為我真的有100美金!」

簡單的喝了一杯咖啡,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十二點鐘。

「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告辭了。」葉清揚握著肖蓉雨的小手起身離開。

「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如果沒有你的出手相救,我和彼得一定會懊悔終生!」梅姨老淚縱橫,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好了,以後咱們就是朋友了,為朋友兩肋插刀不是自古以來的良好美德嗎?」

「對了,彼得,畢業了有什麼打算?」葉清揚笑道。

「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小蜘蛛現在正處在人生的迷茫當中。

原本今天晚上老帕克的死會讓他陷入深深的內疚中,然後他從此走上了除暴安良,拯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於水火之中。

可是這條路說不上對,也說不上錯。

他做的是警察的工作,而且也耽誤了他自己的人生。

「過兩天我會再聯繫你!」葉清揚做了一個打電話的姿勢。

「seeyou!」

「byebye!」

就在葉清揚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彼得帕克家的隔壁突然傳來一陣爭吵聲。

「她啤酒買回來了嗎?」

「什麼!」

「我要啤酒!」

「你自己去買!」

「我可是付了錢的!」

「不要叫!」

「停!」

「你跟你媽一樣愚蠢!都給我滾!」

「你喝醉了!你知道嗎!」

「你要去哪!你要去哪?」

「你TM盤子還沒洗,快給我回來把盤子洗了!」

「你為什麼不自己洗?」

「快滾過來給我洗盤子!」

「你自己吃的自己洗,我要出去!」

然後就是「呯」

的一聲關門聲音,玻璃被震得嘩嘩作響。

「瑪麗簡!」彼得帕克看到一個穿紅色風衣的妙齡少女走出。

「抱歉,我要去——」

「當然。」葉清揚看了一眼瑪麗簡,一頭酒紅色的長發,長相白皙豐腴,有一種鄰家大姐姐的風采。

這種輕熟女對於未經世事的小蜘蛛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核武器!

不過她不是葉清揚的菜。

前世的葉清揚只覺得這個女孩有些綠茶,男朋友換的比衣服還要勤快。

長相什麼的也讓葉清揚GET不到。

只有貝蒂羅斯或者緋紅女巫這種層級才能讓葉清揚動心,又或者是雷神的第一任女朋友娜塔莉波特曼扮演的簡福斯特。看著如同定海神針一般坐在座位上的徐晨,兩個女子不由得跺了跺腳,眼中閃過的一絲羞憤。

如此極品的美女站在你的身旁,居然絲毫沒有動心,簡直就是一個鋼鐵直男嘛!

就在這個時候,黃福林的身影從包廂外走了出來,看到面前的兩位女子孤零零地站在那裡,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將兩名女子抱在……

《重生:最強寵妻系統》第八十九章鋼鐵直男以命換命什麼的……當然是騙人的。

對於古塔而言,眼下還遠遠沒到絕境的地步……更別提,他已經發現了眼前這頭嵐龍最致命的缺陷了。

它太聰明了!

無論是技巧的精細程度,還是招式的把控,又或者是對他追蹤時的那種遊刃有餘,都無疑不彰顯了它具備着極高的智商。

但很多時候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零一章過人的聰慧是你最大的弱點,同樣也是我的石門前,我一臉茫然的坐在那裏,那兩個小黑紙人此時正一左一右的站在我的身旁,彷彿是我的守護神一般。

我此刻無比鬱悶。

本來我一直跟在這兩個小黑紙人後面走的好好地,但是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兩個小黑紙人一到這個石門前,突然就不走了。

這讓我大為疑惑。

……

《茅山詭婿》第四十三章血月所以這麼多天,承順帝沒想過如何破這個局,如何重掌大權,就在糾結嵇常鈞是不是親生的?

玉姝默了片刻,才回道:「父皇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還是您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

承順帝陰了臉,不怒自威:「所以,他是嵇良玉的兒子?」

……

《鳳臨朝》第681章爹娘都是戀愛腦怎麼破? 鄭姿看著庄塵的這個模樣也不像壞人,她伸出手把庄塵推開。

身子緊貼著牆壁,一臉警惕的看著庄塵。

庄塵看到她穿著工作裙,絲襪勾勒著她勻稱的腿型,腳上的高跟鞋就只剩下一隻了。

身上散發著成熟女性的小白花氣質,滿是純欲的氣息。

縮著角落裡面滿是楚楚可憐的模樣,庄塵看著她感覺到莫名的親切。

跟她說話的言語都下意識的溫柔了起來。

「姐姐你不用擔心,我不是壞人的。」

庄塵笑的一臉的人畜無害,湊著一張俊臉過去。

鄭姿被嚇得雙肩聳起,身子僵硬的綳直起來,眸子左右的閃躲著。

她輕抬眼皮看了庄塵一眼,又飛速的低頭下去,白皙的臉龐瞬間漲紅了一團。

氣氛有些尷尬,鄭姿抬起頭打量著庄塵的俊俏的模樣不像壞人。

「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鄭姿怯懦的開口,率先打破了這氛圍。

她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庄塵的舉動,漸漸的對他放鬆了警惕。

「我是出來尋找些吃的,不小心引起喪屍的注意,被他們追趕。」

庄塵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做著驚嚇狀,繪聲繪色的給她比劃著外面的危機。

眸子中有著一絲狡黠,滿臉笑意的跟她說著。

鄭姿被庄塵的模樣逗笑,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角,低頭莞爾一笑。

庄塵知道她肯定是憑藉著茶水間裡面盡剩下的食物,而存活到現在。

所以對外面的世界都還是不清楚的,看著她笑出來的模樣。

庄塵的心中也看到了莫名的滿足。

「你似乎受傷了。」

鄭姿跟庄塵慢慢的熟絡起來,在聊天的時候發現他的手臂,有著絲絲血液滲透了白紗布。

她一臉擔憂的看著他,伸出手指著他受傷的地方。

庄塵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鄭姿四肢著地的像是一個小白兔一般,朝著庄塵的方向緩緩的爬了過來。

坐在他的身邊用眼神示意他把手伸過來,重新為他包紮。

冰冷的指尖輕觸到庄塵的肌膚上面,讓他的身體輕顫了一下。

這個時候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雖然這裡被封閉,但還是受到天氣的影響。

讓她感覺到了寒冷,她強壓著自己身體的不適。

為庄塵包紮,庄塵當即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姐姐你為什麼會一直呆在這裡?」

庄塵看到一絲光源,照射在她疲憊的臉龐上面。

因為長時間的營養不良,鄭姿的臉上都有著暗黃,青黑的黑眼圈掛在她的眼帘下。

不過卻並沒有影響她的美貌。

「原本我只是暫時躲在這裡,卻沒有想到外面的人把門給抵住了,我只能夠被迫呆在這裡。」

鄭姿在說著這番話的時候,眼眸之中有著一抹黯然神傷。

庄塵猜測到她肯定是被人針對,為了不提起她的傷心事。

他很自然的岔開這個話題。

鄭姿在給庄塵系著蝴蝶結時,肚子這個時候也不合時宜的叫起來。

她羞愧的腦袋都快要低到肩膀邊,希望庄塵沒有聽到她的尷尬。

「正好我有些餓了,身上有點吃的。」

庄塵緩解著她的尷尬,從口袋裡面拿出了幾包餅乾。

他解決了這裡的事情之後,邁著步子走到了門口,豎著耳朵聽到外面跑動的聲音。

在確定沒有任何聲響才悄悄的走出去,帶著鄭姿來到了唐炫這裡。

「這裡是哪裡?」

鄭姿害怕的跟在庄塵的身後,她推了推她的黑框眼鏡,滿臉驚慌地打量著。

「姐姐你以後就呆在這裡吧,我有空都會來看你的。」

庄塵拿出了他的招牌笑容,放鬆了她不安的情緒。

跟她解釋了一番,鄭姿才將信將疑的跟在上官雪她們的身後。

庄塵轉身跟唐炫離開這裡,眸子打量著優化后的城市。

在離開之際,她回過頭依依不捨的看著庄塵離開的背影。

「這段時間,各方勢力有什麼大動作嗎?」

「因為我們給他們造成了影響,一直在對我們手下的幾個城市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在被我們打壓一番后才老實了一些。」

「相信不久后他們也蹦噠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