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戶外攀岩,就從上面往下吧,這樣有安全繩,你們會輕鬆一些。等熟悉路線了,再從下往上爬一次。」這句話古天明並不是只對李方說的,還是對同行的另外4位說的。

大家都點了點頭,聽從古天明的安排。

另外四位也是和李方一樣,都是初學攀岩沒多久的,最長的也就3個月。

都是在古天明這裡學習的,所以這次帶李方出來,他們四個也就一起跟著出來體驗體驗了。

「那行,時間不早了,大家都先回去吧。中飯大家就沒吃什麼東西,等回去休息一下把東西都整理好,就可以開始準備晚飯了。」

古天明的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家一致的支持,中午就吃了泡麵,要說吃配上香腸雞蛋之類的也能吃飽,但是這山路走下來,也差不多消化了。

上山容易下山難,上山和找地方才花了一個小時,下山卻足足花了一個半小時才回到露營地。

這個房車露營地設施齊全,每個停車位上配有一個水龍頭,以供房車的用水要求。還有專門的公共廁所,來供人使用。

當然,這裡是要收費的,一輛車一天20,押金200。交完押金會把帶扣子的水龍頭開關給來露營的人,離開的時候叫營地管理人員過來查看以後就會把押金還給來露營的人。

大家回到車裡,把各自的東西都整理了一下,等太陽開始落山,天氣不太熱了以後才從車上下來。

在車裡,李方已經把羊排切成兩塊研製起來了。下車以後很快就把烤架給支起來,把羊排啊用鐵絲綁到鐵架上以後,就放到烤架上烤了起來。

叫程希年轉動著架子,看著點火,李方又回到車上準備起其他的菜。

菜很簡單,都是下酒菜,拍黃瓜、涼拌海帶絲、炒花生米,陪酒的話那是正合適。

除了李方,另外一輛車上的五人,也從車上拿下來一些滷菜,涼拌豬耳朵,酸辣鳳爪等等。。。。。。

「看看,大廚不愧是大廚,這羊排看起來實在是太有食慾了。」

「方子不是主播嗎,怎麼又變成大廚了。」

。。。。。。。 飛機一落地,衛棠就已經帶人等在了機場。

「老大,那五十三人都已經安排好了。」

宋初點點頭,他扭頭看唐妺:「回去先休息休息倒倒時差?」

「不了。」唐妺坐進車裏系好安全帶才繼續回答:「這件事情還是越早解決越好,而且在飛機上的時候我也已經睡夠了。」

車子以平穩卻極快的速度往業火駛去。

宋初又道:「也不急於這一時,先吃飯填填肚子再辦正事。」

宋洋道:「飯菜已經布好了。」

即便是私人飛機,上面的飛機餐也無法和地面上的美食相媲美,在飛機上的時候唐妺便沒有吃好,此刻自然不會拒絕。

正好,她還可以多聽聽這裏的事情。

宋初也明白她的心思,吃飯的時候特地將人都叫了過來。

因為上一次來M洲的事情,基地的人對唐妺的呼聲都很高,見到她的時候都特別驚喜,尤其是狼刃幾個去過海底基地的人。

也因為這次的行動,那一批人也被派去抓捕以及看守那批蘇醒的人。

吃飯間,唐妺便問了個問題:「那些人被抓回來有什麼異動沒?」

狼刃回答:「幾乎沒有什麼異動,因為主子讓我們一定要看好這些人,所以我們不敢有絲毫馬虎,關他們的地牢也是用的最堅固的用來關押窮凶極惡罪人的地牢。」

說着他又道:「不過這一批人確實厲害,總是想要逃出去,而且花樣百出,但凡我們的人靠近一點,一個不查就會被對方攻擊到,所幸地牢的防護很強,兄弟們也就受了點兒小傷,倒也沒有性命之憂。而且之前主子過來又將地牢給重新加固了一遍,那之後,這裏面的人就老實多了。」

唐妺也不意外聽到這個消息,她也慶幸當初宋初在這方面的上心程度,否則若是真讓那些人越了獄,雖說不一定能滅了業火,但卻也能讓這裏元氣大傷。

「對了,聽說你們與伽納博士的人撞上過?」

聞言狼刃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沒錯,他們那些人及其陰詭,一開始並不與我們正面對付,幾次從我們手下將人劫走。不過近期那些人很囂張,有幾次跑來夜探我們業火想要救人,但幸好我們主子技高一籌,早就預料到這一點,給我們的莊園升級了防火牆,那些人幾次來都被我們的人發現,無功而返。」

正說着,突然有兩人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出事了老大!」

這些人口中的老大是衛棠,他擰眉看向來人,發現是守門的護衛,便問:「發生了什麼事?」

護衛道:「方才有輛車停在我們基地門口,還不待我們反應便扔下了兩具屍體,我上前一看,發現是我們基地的成員,我不敢耽擱,就趕緊進來彙報了。」

「什麼?」衛棠拳頭倏然握緊,「帶我去看看!」

唐妺也沒有吃下去的心思了,站起身來對宋初道:「走吧,我們也一起去看看,這才剛來就發生這樣的事,我怎麼看怎麼覺得是針對我來的?」

作為基地的主人,宋初自然不會坐視這樣的事情在自己身邊發生,道:「去看看。」

來到門口,已經有一行莊園護衛隊圍在了那裏,唐妺一行人走過去,就看到已經被蓋了白布的兩具屍體。

唐妺走過去將白布掀開,兩人凄慘的死狀頃刻間映入眼帘。「好狠的手段!」唐妺冷聲道。

宋初則帶着一副白手套跟着蹲了下來將屍體來回翻看,突然他動作一頓,伸手從屍體懷中掏出來一樣東西,是一封信。

信上印了四個大字:唐妺親啟

唐妺冷笑,「還真是沖我來的啊,我這才剛到兩個小時,那邊竟然就已經知道了!」

宋初道:「打開來看看。」

唐妺將信封一撕,直接拈出裏面的信紙看了起來,看完后冷笑一聲,「這是威脅我呢!」

信上的意思是別以為她幾次命大沒死了,組織想要對付她輕而易舉,讓她識相點兒將抓走的那五十幾名給送回去,否則,不僅是她,這整個業火都將不復存在!

唐妺嗤笑一聲,對宋初道:「看來,我給這人助長的信心還挺大。」

宋初則吩咐手下:「派人加緊對莊園安全的巡查,還有這一段時間若是沒有要事就暫時不要隨意出莊園。」

說完他才回答唐妺:「這不是正好?咱們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他,如今他既然主動找上門來,也省得我們費心思去接近了。」

唐妺點點頭,「你說的沒錯,不過在這之前,得先將地牢裏的那些人解決掉才行。」

「那就現在去?」宋初問。

「走吧,免得夜長夢多。」

狼刃在前面將兩人帶進地牢,如他所說,這一處的地牢比起當初關押野狼基地兩人的地牢要牢固了好幾倍,不論是整個地牢的設計還是牢房的建造都被佈置的密不透風。

五十三人都被安排在單獨的牢房裏,除了送飯的小窗口外,便沒有能透風的地方,顯然是將這些人都給嚴密的看管起來。

「這些人怎麼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按照慣性,牢裏突然來了一群人,那些人應該都會仰著腦袋往外望才是,可現在看來,這群人好像沒有一個人好奇啊。

宋初勾唇,「不是沒動靜,而是這裏的牆壁和房門都是隔音的,各個牢房之間互不干擾。」

唐妺瞭然,「原來是這樣。」

「這群人從那裏面出來,若是找到機會交流,對我們會有很大不利,因此能將他們隔絕開來才是最好的。」

唐妺想想也是,那可是從主腦空間里歷經百世出來的人,若是不小心防備,很容易陰溝裏翻船。

「那現在就從最前面開始吧!」

宋初讓人打開牢房門,自己則在唐妺身前站定,整個人將身後的人擋在後面。

就在門被打開的那一瞬間,一道黑影一閃,以極快的速度往門外竄出來。

宋初早有準備,在黑影出來的那一刻,直接抬腳一踹,將人又重重地踹了回去。

「唔,咳咳!這一腳踹的十分狠厲,直接將人給踹到地上一時間爬不起來。

幾人進去的時候,他正捂著胸口咳個不停,看到他們,那人目光警惕:「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將我關起來是想要幹什麼?」

不過唐妺趕時間,並沒有跟他繞口舌,只吩咐宋初的手下:「將他綁在床上。」

「你!你們究竟想幹什麼?!」他想要掙扎,但被宋初踹中要害在先,如今又被幾個人擒拿住根本就掙脫不開,終究被人壓在了床上。

另幾人眼疾手快用牛筋繩將他牢牢綁在床上。

宋初則指示另外兩人將兩個儀器放在旁邊給男人戴上。

唐妺上來直接就將人封神催眠,問出他的信息以及進入主腦空間前的記憶,便開始了清除記憶。

之前經過改進,記憶清除儀器的速度又快了不少,如今要清除一個人腦中的記憶最多只需要兩個小時。

她和宋初負責清除這些人的記憶,宋洋則在一旁拿着筆對這些人的身份做記錄。

到了半夜,也不過才清除了兩個人的記憶,原本只是一個人的時候,兩個小時的清除時間很快,可如今面臨五十多人才覺得這2個小時也太慢了。

即便是一天一分鐘不差的給人清除記憶,也只能清除12個人的記憶,五十三人也得需要五天的時間。

唐妺心裏還真有些想要依著湯岑的話對這兩個儀器進行量產。

但這個念頭在她心裏想了想就被否決了,時間慢點可以慢點,但若是將儀器量產,後果怕是會和這些人的記憶一般成為不可控的因素。

「妺寶,接下來我來看着,你先回去休息吧。」宋初在唐妺耳邊開口。

唐妺想了想道:「不用,你先回去休息吧,不過我需要你的兩名心腹。」

她不可能一直都在這裏為這些人清除記憶,這事情還是交給手下比較好,兩人輪班,能在五天之內將這些人的記憶全部清除。

宋初聞言看向宋洋,「就你和狼刃兩人吧,你們兩人安排一下兩班制,一人負責12個小時。」

宋洋和狼刃異口同聲應下。

「今晚就我先吧,洋哥還需要倒時差休息。」狼刃說。

唐妺沒在意這些,只道:「那你們兩人先過來,我教你們如何使用這兩個儀器。」

宋初則在一旁看着她認真教學,唇角微微勾起。

兩天後,唐妺正準備去地牢看看進度,就見着幾名傷員被人攙扶著走過去。

她上前兩步攔下,問:「這是怎麼了?」

一名傷員開口:「今天醫院那邊蘇醒了三名病人,但不待我們將人弄回來,幾人就突然出現將我們打傷,把人……帶走了!」

唐妺聞言冷了眸子,「你們主子在哪裏?」

那人恭敬回答:「主子和幾位部長在會議廳里。」

唐妺見此停下了去地牢的腳步,轉身朝着主棟的會議廳走去。

會議廳里,宋初和衛棠以及幾名部長都坐在會議桌上商議事情,看到她進來,宋初問:「妺寶,你不是要去地牢?」

「半路遇到了傷員,就過來了。」

幾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顯然醫院的這件事情讓幾人大為光火。

。 白小希取下來,站起來對著眾人看了一下。

敢情這一場鬧劇,就是因為這一張小小的標籤啊!!

白小希拿著標籤查朝著安檢門口走去,剛一踏過去,安檢警報器便很是刺耳的響了起來。

這一下子,真相算是大白了!

「那個……」

人群中,一個穿著超市工作人員的衣服的女孩兒看到被白小希捏在手裡的那一張標籤后,站出來對著他們鞠了一躬,臉漲的通紅,對著他們很是抱歉的開口解釋道。

「真的很是對不起!這張標籤,是我負責的糖果售賣區的。我本來是想要把原來的舊標籤取下來換上新標籤,卻不想到等到我換好后才發現被撕下來的舊標籤不知道去哪裡了?想著可能被那一位顧客不小心帶走了,所以就連忙找了過來,原來是被這位小女孩兒踩到鞋子上了。」

驀然間,眾人可算是明白了。

「而且在這裡,我可以向大家做出保證,小女孩兒確實的在我售賣的糖果專區出現過,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看一下她所賣的那一包東西里,應該有一袋子糖果。」

白小希看著袋子就放在保安站著的結算櫃檯上面,想到他剛才對於小女孩兒的態度,白小希就很是不爽,於是語氣也不是很友好的道,「大哥,你還愣著做什麼?在場的人裡面可只有你是不相信小女孩兒沒有拿東西的,不打開看一下?」

一會兒她還等著讓保安給小女孩兒親自道歉呢!

隨後,白小希再向收銀員要來了小女孩兒買東西的收據,一看果然是有一袋子糖果。

於是走過去遞給了售賣糖果的工作人員,「你看是這個吧?」

工作人員一看,連忙點了點頭,「沒錯!是這個!」

工作人員沒有想到會因為自己一時間的疏忽,給小女孩兒帶來這麼大的矛盾,於是鞠了一躬后又是一躬,「說到底,還是我的疏忽!請大家原諒!」

保安也拿起了那一袋子糖果,站在人群里很是不好意思。

「好了,既然事情已經真相大白,保安,請你兌現你的承諾,向小姑娘道歉!!」

好心的阿姨站在一邊,看到保安后皺眉說道。

「對!這也就是找到了證據,如果,沒有找到證據的話,你豈不就是要冤枉小姑娘了。再說說你剛才說的話,也真是夠難聽的!快道歉吧!」其他人也附議道。

「道歉!向小姑娘道歉!」

白小希站在原地,平靜的看著保安。

突然地,身後的衣服被人輕輕地拽了一下,白小希一愣,轉過身去,看到原來是小女孩兒拽了拽自己的衣服。

看到她轉過身來,於是微笑著比劃著手勢動作,似乎是在向她傳達什麼意思。

白小希看了好久,還是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啊!!

蹲在她跟前半天沒有看出什麼名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