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個小姑娘雖然有些孩子氣,但是同情心的確是爆表。要是讓莫凡或者其他認識沈明的人看到沈明如今的吃相,絕不會做出任何奇怪的表情。

畢竟沈明這傢伙向來都是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

酒足飯飽之後,沈明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一臉滿足的樣子。將目光從飯菜上移開的沈明注意到了一旁一筷子也沒動的艾圖圖,看向自己的奇怪眼神。

「你搞什麼飛機啊?為什麼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沈明搞不明白,這個小丫頭又在搞什麼東西。

先是突然請自己吃飯,後來又用這種慈祥的眼神看著自己!

難道說這飯里有毒!

「沒事,就是感覺我之前對你的態度太壞了。」艾圖圖強忍著眼眶中的淚水不落下,心中暗自決定:絕對不會在對方的面前提及孤兒的身份,也不會讓別人感覺自己的可憐他。絕對不能傷了對方的自尊心!

「納尼?你怎麼突然開竅了?」沈明頓時有些搞不明白了,這是個什麼情況啊?

「總之以後你就是我的男閨蜜了,誰欺負你了,都可以來找我的哦!我讓我哥去揍他們!」艾圖圖天真的笑著,一把抱住了沈明的胳膊,眼神真摯的看著沈明說道。

「死過誒!」

那手臂處傳來的軟軟的觸感讓沈明止不住的心猿意馬,兩世的純情小處男了,哪能受得了這種刺激?

「那什麼……你能先放開我嗎?我怕我待會兒我就站不起來了!」沈明有些尷尬的說道,之所以待會兒會站不起來,是因為在其他的地方要站起來了。

「你是有哪裡不舒服嗎?」艾圖圖不明白沈明的意思,還以為對方是哪裡不舒服,眼神有些著急的看著沈明,身體也貼的更近了。

沈明看著對方貼過來,當然是立馬撤退,但是手一個按空了直接躺了下來,艾圖圖也是一個失去重心躺在了沈明的懷裡。

對於此時的狀況,沈明已經要尷尬到極點了。沈明敢對天發誓,這輩子以及上輩子這樣的情況絕對是第一次出現!簡直是比面對黑教廷緊張!

艾圖圖的朋友其實並不多,除了牧奴嬌之外,現在承認的也只多了一個,沈明這個走運的傢伙了。在對方看來,既然是閨密就沒有什麼要在乎的,所以並沒有向著邪惡的地方想。

「這也太欺負人了!我知道了,這小妮子是在用這種方式在報復我!」沈明胡亂思考之下,終於得出了一個最有可能的答案。

那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妮子是在用這種方式報復他!

沈明暗自哭訴,沒想到這姑娘智商在幾天時間內暴漲了這麼多。竟然給沈明來了一招柔中帶剛。不選擇正面硬剛,而是玩這種,是男人你都無法抵抗的招數。

太卑鄙了!太陰險了!我怎麼這麼蠢?為什麼會答應她來吃飯呢?沈明為自己貪小便宜造成的後果感到深深的懊悔!

「咦?什麼東西啊?」艾圖圖感覺有什麼東西膈應到自己,竟然下意識的伸手摸了過去。

剎那間,空氣安靜了!

「啊!」沈明終於是忍不住了,大聲的尖叫了出來,一把推開了一臉不知所措的艾圖圖。

「姑奶奶,我算是服你了!我錯了,我承認我錯了!以後我見到你,一定會繞著走,請你放心!不會礙了您的眼!」沈明說完還哪敢停留,直接推門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沈明也不由得慶幸,幸好這裡是包廂,如果是在大廳那沈明恐怕更加的窘迫。

艾圖圖愣神的癱倒在座椅上,看著沈明離去的背影,眼神卻越發的複雜了。

「難道是我做的太明顯了嗎?讓他覺得我在可憐他?我竟然又在不經意間傷害了他的自尊心,我真是個壞女人!」

「嗚嗚……」

……

「這小祖宗,以後千萬不能再得罪了!不然有我好果子吃的!」沈明暗自下決定以後看見艾圖圖,那就得有多遠就跑多遠。

即便已經離開了饕餮軒,沈明仍然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其他方面沈明都可以做到十分的淡然。畢竟活了兩世不是白活的,上上輩子什麼沒有經歷過。

但唯獨今天這件事讓沈明感覺極度的尷尬。

「呼!冷靜,一定要冷靜!以後什麼大風大浪都會有,這點都經不住那還混個屁啊,回家種地吧!」沈明盡量使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還不斷的安慰自己。

要是讓莫凡他們知道沈明現在的窘況,恐怕估計得笑死。能看到向來都什麼事都不在乎的沈明也有感到束手無策的時候,莫凡那個傢伙一定相當樂意看到。

叮鈴鈴

通訊器突然響起,沈明不由得被嚇了一跳,不過看通訊器上顯示的姓名,沈明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

「靈靈,找我有什麼事啊?有單子要做了?」沈明有些期待的問道,按照他的估計,鱗皮妖母事件應該很快就要發生了。早點找點事情給自己做,讓沈明好儘快忘了這件事情。

「確實有單子,不過不是給你的!咱們獵所又多了個新人,這次的任務我就先交給他了,找你是有其他的事情!」電話那頭的靈靈手中拿著一張金色卡片不停的翻轉。

「這傢伙行動這麼快的嗎?」沈明大概猜到了那個所謂的新人,應該就是莫凡。沒想到這傢伙能夠這麼快就擺脫那些大家族的圍追堵截,成功出校門。

「你在說什麼?你現在快點來獵所吧,還是關於那張卡的事情!爺爺讓我儘早交給你。」靈靈在通訊器那頭催促的說道。

「卡?」沈明這才想起來自己似乎還有一個潛藏的麻煩,魔都存儲的提物卡。

「先不跟你說了,這次的任務賞金還算可以,我要好好計劃一下!」

說完通訊器的那頭便掛斷了。

沈明不由的皺了皺眉頭,剛才的尷尬已經被橫掃一空。

「我來魔都的時間不算長,到底是被誰注意到了呢?」沈明屬實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又是有什麼地方引起了別人的注意。自己難道真的就是招黑體質嗎?無論走到哪,麻煩就會跟到哪。

聽靈靈剛才的那番話,似乎包老頭知道這張卡,而且還特意要自己拿走,那其中必然有著不一般的貓膩。沈明現在有些騎虎難下了,不管是拿不拿這張卡,恐怕都會有麻煩。

……

「來了。」靈靈擺弄的手中的六階魔方,撇了撇走來的沈明,隨意的打了聲招呼。

「那張什麼卡,我不拿走會怎麼樣?」沈明走到了櫃檯旁,試探性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啊?那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話,可以去問爺爺。不過我想他老人家應該不會告訴你。不過爺爺說了,要是你問起來的話,就讓我跟你說。這張卡不能留在這裡,你一定要拿走,至於你用不用這張卡又是兩回事了?」靈靈一臉淡然地說道,隨後從抽屜里拿出了那張金色的龍紋卡。

「行吧。」沈明搖了搖頭,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包老頭話里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這張卡現在已經是沈明的了。那麼魔都存儲里的東西,沈明去不去取出來就是沈明自己的事情。

沈明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個未知的麻煩目前開來還有選擇的餘地。沈明向來不喜歡麻煩,因為有麻煩代表著沈明心裡就會煩。但沈明漸漸的也不那麼懼怕麻煩,畢竟擁有系統,又怎麼可能平淡的過一輩子。

況且沈明現在手中掌握著空白名片和張三必須死這張底牌,只要不是群毆,沈明表示自己都不帶怕的! 「有防盜章節,建議半小時之後再看,抱歉!」

《今日頭條》發展勢頭極其兇殘,下載量成指數型上漲。

不到半個月,就有了兩百多萬下載量,用戶日活躍量也有幾十萬,數據相當亮眼。

按照這個速度發展,一年之內過億下載量絕對不成問題。

這麼一殺手級的手機款軟件出現,讓互聯網各方勢力為之一驚!

智雲科技,也一下子成為媒體的焦點。

為了不讓自己過多暴露,陳爭將「智雲科技」標籤定義為雷布斯投資企業,以及位元組跳動子公司,把普通人的目光轉到雷布斯身上來,盡量不讓自己的名字與「智雲科技」扯上關係。

而陳爭的「連上網絡」、「颶風遊戲」以及「智雲科技」三家公司成立時間很短,有的甚至還不到一年時間,普通群眾根本沒來及認識,這個時候陳爭還不是什麼焦點人物,只是在楚漢大學小有名氣而已。

陳爭也準備開始套娃了,學着其他互聯網大佬去開曼群島註冊各種離岸公司,將集團母公司「位元組跳動」的股份給瓜分了,然後各種離岸公司交叉持股,層層控股。沒有個專業團隊,可能還梳理不清楚其中的關係。

不過這麼多套娃式的公司下,總要將股份分一部分出去。

因此,陳爭將朱亞男、夏媛希、沈夢瑤、張婷幾人分別插進不同的公司,各種交叉持股之後,認真算起來,朱亞男有位元組跳動百分五的股份,夏媛希、沈夢瑤、張婷各百分之三。

朱亞男擁有「亞科投資」百分之五十股權;

沈夢瑤擁有「瑤光盛世科技」百分之三十股權;

夏媛希擁有「希世科技」百分之三十股權;

張婷擁有「亭汝科技」百分之三十股權;

這些公司再控股陳爭開的其他公司,一番下來,基本上能得到「位元組跳動」相應的股份。

她們都是認同了陳爭的女生,陳爭很輕易地就說服她們,讓她們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去註冊公司,註冊之後,就沒她們事情了,她們沒有工公司實際控制權,都是由陳爭安排人來打理。

一番馬甲下來,陳爭實際上擁有位元組跳動百分之八十六的股份,百分之百的控制權,但面上只有百分之十五股份的樣子。

他也不打算讓位元組跳動上市了,就安安靜靜控住旗下各大子公司,等子公司上市,坐着分紅或者賣股套現就行了。

之所以如此,除了為了隱藏自己,同時也想補償她們一點點。

陳爭很喜歡她們,但他知道,她們遲早會發現其他人的存在,那時候自己露餡了,肯定會雞飛蛋打,給她們留一點股份,也算是一種補償。

甚至,她們還有可能因此原諒自己,幾人以後在一起生活。

當然,這隻不過是陳爭最理想化的結果了,概率十分渺茫。

因為距離問題,這段時間,他陪張婷時間最少。

所以,國慶期間七天假,他特意將最後三天假期留給張婷,親自去常沙市陪張婷過國慶,另外兩天分別陪朱亞男和夏媛希。

雖然陳爭陪張婷的時間不多,但張婷卻沒有太責怪他。

幫她開公司送股份的事情,讓她覺得陳爭已經將她當成了自己人,加上又見了她的父母和親戚,兩人未來婚姻幾乎板上釘釘了。

加上她也忙着備戰考研,而且考楚漢大學醫學院,屬於背水一戰,壓力很大。因此,她雖然很想陳爭,但是不想讓陳爭經常過來找她,干擾她複習。

她覺得,等到自己考上的楚漢的研究生,兩人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國慶最後這三天時間,張婷很開心,陪着陳爭在長沙盡情遊玩,盡情釋放相思之情,讓陳爭腿都軟了,痛並快樂着。

不過,陳爭剛剛美滋滋從常沙市趕回楚漢,就收到一個不好的消息。

京城「比特流動」一紙狀書,將陳爭的「智雲科技」告上法庭,說「智雲科技」的「今日頭條」抄襲他們公司的「新聞頭條」!

《今日頭條》發展勢頭極其兇殘,下載量成指數型上漲。

不到半個月,就有了兩百多萬下載量。

按照這個速度發展,一年之內過億下載量絕對不成問題。

這麼一殺手級的手機款軟件出現,讓互聯網為之一驚!

智雲科技,一下子成為媒體的焦點。

為了不讓自己過多暴露,陳爭將「智雲科技」標籤定義為雷布斯投資企業,以及位元組跳動子公司,把普通人的目光轉到雷布斯身上來,盡量不讓自己的名字與「智雲科技」扯上關係。

而陳爭的「連上網絡」、「颶風遊戲」以及「智雲科技」三家公司成立時間很短,有的甚至還不到一年時間,普通群眾根本沒來及認識,這個時候陳爭還不是什麼焦點人物,只是在楚漢大學小有名氣而已。

陳爭也準備開始套娃了,學着其他互聯網大佬去開曼群島註冊各種離岸公司,將集團母公司「位元組跳動」的股份給瓜分了,然後各種離岸公司交叉持股,層層控股。沒有個專業團隊,可能還梳理不清楚其中的關係。

不過這麼多套娃式的公司下,總要將股份分一部分出去。

因此,陳爭將朱亞男、夏媛希、沈夢瑤、張婷幾人分別插進不同的公司,各種交叉持股之後,認真算起來,朱亞男有位元組跳動百分五的股份,夏媛希、沈夢瑤、張婷各百分之三。

朱亞男擁有「亞科投資」百分之五十股權;

沈夢瑤擁有「瑤光盛世科技」百分之三十股權;

夏媛希擁有「希世科技」百分之三十股權;

張婷擁有「亭汝科技」百分之三十股權;

這些公司再控股陳爭開的其他公司,一番下來,基本上能得到「位元組跳動」相應的股份。

她們都是認同了陳爭的女生,陳爭很輕易地就說服她們,讓她們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去註冊公司,註冊之後,就沒她們事情了,她們沒有工公司實際控制權,都是由陳爭安排人來打理。

一番馬甲下來,陳爭實際上擁有位元組跳動百分之八十六的股份,百分之百的控制權,但面上只有百分之十五股份的樣子。

他也不打算讓位元組跳動上市了,就安安靜靜控住旗下各大子公司,等子公司上市,坐着分紅或者賣股套現就行了。

之所以如此,除了為了隱藏自己,同時也想補償她們一點點。

陳爭很喜歡她們,但他知道,她們遲早會發現其他人的存在,那時候自己露餡了,肯定會雞飛蛋打,給她們留一點股份,也算是一種補償。

甚至,她們還有可能因此原諒自己,幾人以後在一起生活。

。 陳玄的臉色一黑,這娘們啥語氣?搞得好像她是自己婆娘一樣。

「怎麼,莫非還要我請你上來?」蘇千羽冷著臉,反正她看著這傢伙和其他女人搞曖/昧心裡就是有些不舒服。

一旁,夏秋和上官雪紛紛狐疑的朝蘇千羽看過去,她們也感覺蘇千羽的語氣有些不對勁,難道昨天晚上他們兩人之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啥了,不然蘇千羽也不會如此。

「蘇小姐,現在時間還早了。」陳玄沒好氣的說道。

「莫非你還想像昨天晚上一樣偷偷摸摸的溜進我房間?」蘇千羽黑著臉。

聞言,陳玄立即投降了;「行行行,別說了,我去睡還不行嗎?」

萬一等下這娘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抖出來,丟臉就丟大了!

有事情,昨天晚上絕對有事情!

見到陳玄妥協了,夏秋和上官雪兩人心中更加堅定了這種猜測。

兩人一同來到房間,陳玄一眼就瞧見了地上竟然打了一個地鋪,就緊靠著蘇千羽的那張大床旁邊。

這個發現讓陳玄一愣,難道今晚還有其他人?

「今天晚上你睡這兒?」蘇千羽指了指地鋪,然後又說道;「你別多想,我是看你在書房睡著不舒服,而且離我近一點更容易保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