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沈城如何求饒,眾人都只是興奮的笑,不約而同的用了更大的力氣,把他拋得更高了。

小樂站在沈城的肚皮上,把沈城當成一個蹦床,隨著沈城身體一上一下而蹦來蹦去。

場面異常的和諧和歡樂,除了沈城意外的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的。

······

殺青宴很隆重,吃的是烤羊肉串,買來的生肉,眾人圍在一起,用租來的烤架烤,刺刺拉拉的油星落在炭火上,爆出一陣陣的香氣。

和燒烤最搭配的當然是啤酒,除了幾個小演員之外,其餘的都喝上了桶裝的鮮啤酒,厚重的啤酒杯碰在一起,金黃色的酒液泛著白沫。

「導演,我敬您一個!」

「導演,感謝您這段時間的照顧!」

「導演,希望以後多多合作!」

「導演······」

沈城臉都綠了,這麼多啤酒!雖然這種酒跟飲料沒什麼區別,喝不醉人,但是肚子脹啊!

天知道沈城跑了多少次廁所,甚至有一次,張利這個殺千刀的傢伙還說,沈導您也尿頻尿急尿不盡啊,這病可麻煩啊,得治。

沈城想尿他嘴裡。

《鎧甲勇士》劇組裡的殺青宴不像那些大劇組一樣這麼正式,誰跟誰坐一桌、誰跟誰靠著都有講究,他們的殺青宴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散漫的大排檔,放眼望去全是小方桌和馬扎。

甚至有路過的人循著香味過來,坐下來喊老闆點菜的。

······

劇組散了,只有特效組加班。

沈城簽下了一批很有發展潛力的演員,包括飾演雪獒鎧甲召喚人西釗的張朝、飾演美真的徐曼、飾演地虎鎧甲召喚人中坤的畢鵬。

除此之外,他還和隔壁武校簽訂了長期合作協定,所有皮套演員的工資按照主演的標準給。

除了他們之外,其實沈城還很看好飾演北淼的那個演員,只不過人家是正經准主持人,拍戲只是過來豐富一下生活閱歷。

其餘的演員表現都不錯,但是沒有達到打動沈城的程度,交付片酬之後各回各家了。

······

聊城實驗小學。

柯樂看上去比以前更胖了一些,穿上黑白色的校服,像是一個正在奔跑的霓虹海苔飯糰。

「耗子!耗子!」

他跑進班級的時候就開始大呼小叫起來,正在書海中潛游的龔浩抬起頭,瞥了他一眼之後又低了下來。

「耗子,學什麼習啊,你知不知道,《鎧甲勇士-光影傳說》還有一個星期就開播了!」柯樂激動的揮著自己的小胖手。

「別煩我,我作業還沒抄完呢······你說什麼?鎧甲勇士?」

「耗子,你OUT了!」

柯樂一臉鄙夷:「你仔細聽清楚,《鎧甲勇士-光影傳說》還有一個星期就開播了!」

「那是什麼?」

龔浩一臉懵逼,今天的周一,他正忙著補周六周天的作業,等一會兒學委就要收了,那個女人忒不講理,不就是抄作業嗎,這也嚷嚷著要告訴老師······

柯樂沒有注意到自己兄弟的思路已經跑偏了,還忙著給他科普:「這是沈叔叔的最新作品,宣傳片可刺激了,炎龍俠、封魔斬!」

「炎龍俠?」

這個名字get到龔浩的興奮點了,他忙著追問還有什麼。

柯樂就給他科普起鎧甲的設定起來,他也只是通過哈哈樂的宣傳預告上知道的,但是應付一個沒看過劇的小屁孩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也太帥了吧!」

龔浩把作業一推,興奮的說道:「我也想當炎龍俠,必殺貼,封魔斬!嘿嘿······」

「炎龍俠是我的,你選別的!」

柯樂老大不願意,在華夏孩子的眼中,一個團隊中最核心的永遠都是紅色,而且炎龍俠的皮套設計比前世帥多了,把小男生迷得暈頭轉向的輕而易舉。

親兄弟還得算明白賬呢,兄弟兩個就「誰是炎龍俠」這個問題進行了激烈的辯論,一直到老師的入場才結束。

「龔浩,剛才學委說你不交作業,怎麼回事?」

「報、報告,我還沒寫完······」

龔浩看著眼前抄了一半的作業,欲哭無淚。

。 「小子,把錢拿出來。」

「還有這個女孩,交給我們兄弟,否則你們今天不可能活著離開下城區,嘿嘿嘿。」

一個小混混從身上掏出刀子在手裡耍弄著。

泰勒被忽然出現的幾個小混混嚇得不輕,趕緊往哈迪身旁靠,哈迪怕女孩被這幾個混混傷害,伸手攬住她的肩膀。

「把身上的錢全交出來…」

「砰~!」

拿匕首的混混剛說了半句,旁邊忽然傳來一聲槍響,拿匕首的混混當即胸口中彈倒在地上。

鮮血汩汩從胸口流出來。

「啊~~!」

泰勒嚇壞了,尖叫一聲轉身鑽進哈迪懷裡,把臉深深藏起來哈迪胸口。

緊接著大伊萬帶著幾個手下跑過來,這下輪到那幾個混混害怕了,他們可是認識大伊萬的,俄羅斯幫是這一片最大的勢力,沒人敢招惹他們,幾個傢伙全都嚇得跪在地上。

「不要殺我們,不要殺我們。」

幾個混混跪在地上哀求道。

大伊萬才沒空理會這些傢伙,忐忑的看向哈迪,小心翼翼道:「老闆,對不起是我的疏忽,讓你們受到驚嚇。」

哈迪無奈搖搖頭。

這確實是個意外。

他原本想帶泰勒感受一下貧民區的樣子和生活,沒想到竄出幾個混混想要搶劫他們。

低頭看看懷裡的泰勒,被嚇得就像一隻小鵪鶉,緊緊抱著哈迪的腰,眼睛閉著貼在他胸口上。

「伊萬,這裡的事情你處理一下,我帶泰勒離開。」說完攬著泰勒往回走。

大伊萬趕緊派兩個手下在後面跟隨護送。

等哈迪消失不見,大伊萬轉身看向幾個跪在地上的混混,臉色變得猙獰起來。

媽的,

好不容易老闆找我辦此事,原本老子還想表現一下。

這下全被你們幾個混蛋搞砸了。

「抬上屍體,把他們幾個也全都帶走。」大伊萬咬著牙冷冷說道。

……

回到車上,

哈迪把女孩放進後座。

開車離開貧民區。

一路上女孩蜷縮在座位里,哈迪知道泰勒被嚇壞了,她從小被精心呵護,根本沒有接觸過這麼血腥的事情。

親眼看到一個人在自己面前被打死,對人的衝擊力確實無比巨大。

他想了想,

把車停在一處小公園停車場。

下車鑽進後座。

女孩哭了,眼睛里全是淚水。

哈迪把女孩抱進懷裡。

「第一次見到這種事情吧?」

「嗯。」

女孩一邊點頭一邊流淚。

「記得我給你講過嗎,瑪蒂爾達買東西回來,透過房門看到自己一家人全被殺了,你能想象到她當時是什麼心情嗎?」

「悲傷,恐懼,可她為了活命,只能咬著牙走到旁邊,敲響里昂的房門,祈求里昂開門,那樣她才有活下去的機會,面對死亡威脅,你能想象當時她有多害怕嗎?」

「瑪蒂爾達的堅強,你現在能理解到一些了吧?」

泰勒躺在哈迪懷裡,眼淚慢慢停止。

「我之前對瑪蒂爾達的理解還是太淺了,哈迪先生,你能再詳細給我講一下那個故事嗎,我想重新感悟一遍?」泰勒道。

「沒問題。」

哈迪再次講起瑪蒂爾達的故事,這次比那晚在梅耶公園講的要仔細的多。

泰勒躺在哈迪懷裡聽得非常無比認真。

她發現自己這兩天見識到的東西,全都可以帶入電影人物,哈迪先生帶自己出來,真的是在用心培養自己。

女孩抬頭看著男人。

目光久久沒有挪開。

直到傍晚哈迪才送泰勒回家,泰勒下車揮揮手告辭,開門走進別墅,薩拉看到泰勒發現她情緒有些不高,昨天女兒回來時精神百倍,表現的特別調皮,今天是怎麼了?

薩拉有些擔心。

「伊莎你怎麼了?」薩拉問道。

「哈迪先生今天帶我去了貧民區,在那裡我看到很多生活貧苦的孩子,有的孩子因為一塊麵包爭搶打架,電影里瑪蒂爾達經常餓肚子原來是真的。」泰勒道。

聽女兒如此說,薩拉鬆了一口氣。

她還以為哈迪先生對女兒做了什麼,原來只是帶她去了貧民區。

薩拉拍拍女兒的腦袋,勸慰道:「人生總有不幸,所以我們才要努力,對吧伊莎。」

「我上去洗澡了。」

「去吧。」

泰勒洗過澡后,穿上睡衣窩在被窩裡,其實她情緒低落真實的原因並沒有告訴媽媽,她是被那個被打死的小混混嚇到了。

這是她今生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打死,哈迪先生說他殺過30多個人,想想就覺得哈迪先生好有勇氣。

還有。

躺在哈迪先生懷裡,真的好有安全感。

想到哈迪先生明天不能來找她,約了希區柯克大導演和美高梅老闆梅耶看劇本,確定拍攝的情況。

她有些小小的失落。

還有很多期待。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獲得瑪蒂爾達這個角色。

……

翌日。

哈迪來到電影公司。

兩個編劇已經來了,看到哈迪立刻遞過劇本。

「哈迪先生,我越寫越覺的這個故事太棒了,相信影片拍出來一定會大火。」一個編劇道。

「這部電影絕對有衝擊奧斯卡的實力。」另一個不值得擁有名字的龍套編劇道。

看了一遍劇本,哈迪覺的和自己印象中的差不多,主要是他的大綱寫的太詳細了,這兩個傢伙基本上就是完善一下。

「不錯,給我弄5套出來。」哈迪道。

兩個編劇拿著劇本出去找人謄寫,哈迪拿起電話聯絡米高梅大老闆梅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