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走遠,林宇堂問:「要不要給我老姐打電話,要她出來……」

「不用了,你姐太忙了。」

喬音一臉不在乎的樣子,還帶著林宇堂去吃了燭光晚餐。

但喬音喝了點酒,就喝多了。

林宇堂本打算帶著喬音去酒店的房間,但想到她這樣被看到不好,帶去了家裡。

林宇堂不知道,有個人在他後面一直跟著。

車子到了別墅,林宇堂下車把喬音抱了回去,看到這一幕陸景深徹底崩潰了,下了車連著踹了幾腳,上車就回了陸家,在陸家喝得酩酊大醉。

陸父看到陸景深別提多解恨了,一句好話沒說過。

倒是陸老爺子,下樓看著陸景深。

「我說音音不是那樣的人你是不是還不信?」

陸景深不想聽這些,他起身回自己的房間。

陸老爺子看不下去,叫了人過來。

寧離到陸家,陸老爺子還給他倒了一杯茶:「這件事交給別人我也不放心,交給你我放心,幫我老頭子查查,是誰在裡面動了手腳。」

「……」

寧離答應了,就先帶著陶桃離開了。

陶桃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那個江華有問題你們都不相信呢?」

「……」

寧離有預感,這件事喬音介意的不是發生了什麼,而是陸景深沒給她一個交代。

事情發展成了這樣,陸景深還是留著江華,他作為男人都接受不了,何況是喬音了。

喬音休息了兩天,劇組那邊也沒想到,林倩弄錯了對象。

兩天後喬音正式上班了。

一切進展得都很順利,喬音的戲份也在逐漸減少。

除了魏玲玲。

真是叫喬音很頭痛,似乎她就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了,她每天就是針對喬音。

今天喬音又被針對了,魏玲玲一直都針對喬音,但今天是導演請客吃飯,她也算給面子,沒有對付魏玲玲。

魏玲玲坐在一邊真是很高傲。

導演來了,還有蘇筱幾個人,正準備開始,於秋從外面跟另外一個人進來。

喬音眼皮聊了聊,看向門口,看到陸景深,喬音只是眼神停留了一下,什麼就都沒有了。

移開了雙眼,喬音就繼續玩手機了。

林宇堂卻是高度戒備,他討厭陸景深,討厭死了!

可偏偏,他坐在喬音左邊,喬音的右邊是魏玲玲,但魏玲玲不想挨著喬音,中間隔了一個座位,於秋進門坐到了導演和寧離中間,這一桌子就沒地方了。

大家還不知道喬音離婚的事情,導演主動要陸景深坐到喬音身邊,他就坐下了。

。 陸玖玖的排斥溢於言表,讓傅流琛措手不及,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偽裝下去。

尤其是,玖玖還非常直接的告訴他,她看不懂那本厚重的俄文書,她就是不想去泡溫泉。

可是……

他一個男人獨自一人泡個什麼啊!

無奈,他只得又去敲開了剛剛下班宋然的房門,將其拖進了溫泉池。

大夏天泡溫泉,那真的別有一番滋味。

***

入夜。

傅流琛剛睡下,玖玖的手機忽然震了。

掃了一眼發消息的人,玖玖躡手躡腳的走到了窗邊。

【夏之陽】玖玖,哥哥我又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

【夏之陽】你想先聽好的,還是先聽不好的?

慘白的月光下,陸玖玖的手,便是一哆嗦。

差點沒克制住自己直接把人給拉黑了。

【FIVE】我哪個都不想聽你就不說了嗎?

【FIVE】一起說吧,我的心臟承受的住。

【夏之陽】你確定?

【夏之陽】那好吧,你找個地方坐好。

陸玖玖眯着眼睛,內心的擔憂越發的濃郁,她很給夏之陽回個沒必要,但為了肚子裏的寶寶,她還是聽話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

嗡嗡——

看清了短訊內容的陸玖玖手一滑,把手機給扔進了水裏。

好消息是,她一直找的犀牛角找到了!而且比她想要的那個年份更好,品種也更稀有。

壞消息是,犀牛角的主人,是她如今最最不想面對的人之一——Samso

屋內。

聽到落水聲音的傅流琛睜開了眼眸。

***

一連幾天,陸玖玖的興緻都不高。

她讓人在黑市上又加了價格收購,可價格都翻了5倍了,卻還是沒有人聯繫她。

傅流琛察覺到她的不對勁,看在眼底,着急在心,便變着法的帶着她出去玩。

農曆十五,山上開了廟會,傍晚,傅流琛拉着她一起去吃小吃。

一路上,他給陸玖玖買了許多小姑娘喜歡的東西,多到宋然的手都拎不下了。

可饒是如此,他依舊感覺到陸玖玖笑得很勉強。

「玖玖,你到底為什麼不開心呀!」

「是不是誰欺負你了?還是說,這些都不是你想要的,那你說你想要什麼,我都買給你!」

傅流琛煩躁的抓撓著頭髮,像是小獸一般蹲在床上,虎視眈眈的盯着陸玖玖的眼睛,大有一副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他就不睡了的架勢。

陸玖玖抬手幫他把抓亂的頭髮理好,無奈又心疼的一遍又一遍說着自己編織好的借口。

她沒有心情不好,她只是猛然間放鬆下來,在調整自己的狀態,以及,她最近感覺自己身體有點虛弱,可能是內分泌失調了。

「那我們去醫院啊!玖玖你怕打針嗎?如果怕打針的話,我把胳膊借給你,等護士給你扎針的時候,你咬我掐我都可以。」傅流琛說着,擼起了袖子。

見陸玖玖不為所動,他又將手伸向了口袋,從裏面摸出了一把陸玖玖小時候吃的高粱飴糖。

「玖玖,這是我剛剛買的高粱飴糖,不貴,但是這個糖特別好玩,不僅可以吃,還可以拉絲。」

「你是不是覺得壓力很大呀?那我們一起吃呀。」

「你看,我給你表演一下!」

傅流琛說着,將一塊綠色的糖塞進了嘴裏,伸手輕輕一拉,便拉出來了一條長線。

那條線隨着他的動作在空中搖曳著,上上下下,看似很堅韌,但一拉就會斷,就如同此刻陸玖玖的心,外面是完整的,裏面卻全是碎玻璃。

就在傅流琛把糖遞到陸玖玖嘴邊,準備塞進她嘴裏時,玖玖忽然轉身,跳下了床。

「不吃!你別鬧了!」

「煩不煩啊!」

剎那間,房間的溫度從夏日墜入到寒冬。

傅流宸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遲遲沒有落下。

嘴裏,半截高粱飴甜到發苦。

他……

似乎又做錯了。

***

入夜。

因為冷戰,陸玖玖並沒有睡在主卧,而是去了套間的小床。

在床上翻滾過十幾次之後。

她終是狠心下了決定,決定去找Samso

她承認,她遲遲不下決定是貪戀在傅流琛身邊的時光。

但,如果她的幸福是要犧牲傅先生的健康,那她寧願不要這份感情。

她本身,不就是來報恩的么?

怎麼就這麼不舍呢?

陸玖玖,你真沒出息。

看着鏡子沒有血色的臉,陸玖玖揚起唇角,給了自己一個比哭還要丑的笑容。

***

為了享受二人時間,傅流琛並沒有帶那部Samso

的私人手機。

是以回到傅家之後,他才從傅星辰那裏得知陸玖玖找他,想要他手裏那枚用來治病的犀牛角。

傅流琛遍訪名醫多年,得到過一個解毒的古方,按照古方里所說,收集齊了99種草藥,按照一定配比,就可以做出能解千種毒藥的解毒丸。

但因為一直沒有搞定配比,所以葯雖然齊了,但卻一直沒用。

而犀牛角,則是這個古方里需要的主葯之一,而且是要用一整個。

「我覺得不管陸玖玖要這個是什麼原因,你都不能把這個東西交出去。」傅星辰建議Samso

直接裝死不要承認,這樣大家面子上也都過的去。

「若是別人,我定然不會承認,但是玖玖的話……」

在傅星辰不贊同的目光下,傅流琛已經拿起了手機,給陸玖玖回了消息,約她見面。

***

兩人相約在會所。

因為要談判,陸玖玖穿的十分職業。

傅流琛還是第一次看到穿職業裝的玖玖,都市麗人范十足,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不過,這是他的玖玖呀,就應該是古靈精怪,無所不能的。

見他嘴角又彎了,他身後的傅星辰忍不住咳嗽起來。

「Boss,我覺得你最近應該去看看腦科。」

傅流琛微怔:「為什麼?不是前幾天才檢查過么?我腦海里的淤血,也散了不少。」

傅星辰聳了聳肩,聲音一壓再壓:「不,不是你病得問題,是——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特別像是小說里寫的戀愛腦,為了感情能把命都給別人!」

傅流琛:「……」

恰逢陸玖玖入座,看到傅流琛笑得很奇怪,踟躕良晌,也扯出了一個微笑。

「看來Sam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