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山苦笑。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大汶口機場,對這場戰役的敵我雙方,同樣重要。

即便是鬼子做了陷阱,也要設法繞開去幹掉。

帶出去一個旅,就是對攻擊困難有所準備的,楚天舒不會看不到這一點。

他對着遠處的秦烈招了招手,讓他過來。

馮天魁在繼續說。

「你還是不放心的話,讓他們用密電再發一次鬼子佈防情況和今晚的進攻計劃。」

「算了,這電報一發一兩個小時,他們在敵後,搞不好還被鬼子偵測到電報方位!」

「鬼子有這個本事?」

馮天魁都有些愣住了,夾嘴上的香煙時候,差點燒到了手。

「電訊技術日新月異,只要戰爭需要,研發起來會很快的,以後我們都要注意指揮部和頻繁的大功率電報發射電台之間的分離。」 血繭的識海之內,不死妖王意識所凝聚的華麗小鳥被張合神識禁固。

「放肆!還不快快放開老夫,再賠禮道歉!」

這貨雖被制住,嘴巴上卻是一點也不服軟,一點化神高人的風度也無。

分身沒有理會他的叫囂,直都撲上去,抱住一個翅膀就咬。

這隻華麗小鳥純粹由能量構成,吃起來自然無需拔毛清洗煮熟那一套,無論什麼部位,直接生吞就行。

在不死妖王不屈的叫罵聲中,分身將最後一隻爪子吞入腹中,識海之中,一根毛也沒剩下。

「嘔!」

分身打了一個飽嗝,然而不死妖王不合時宜的叫囂聲再次響起。

「區區螻蟻,你們是殺不死我的!」

張合大驚,連忙用神識在識海中探查,卻沒有任何發現。

「哈哈哈!你以為本尊不死妖王的名號是假的嗎?你可以吞噬老夫的元神,卻無法磨滅老夫的意識。」

「哈哈哈……」

「小子!你等著!老夫還會回來的……」

這片識海之中,不死妖王一陣叫囂之後,終於歸於沉寂。

張合神識全開,卻沒能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分身感應了一下,他吞噬了小鳥元神,只得到一團精純的能量,確實沒發現任何精神意識,記憶之類的東西。

不死妖王的意識再次潛伏起來,他這次終於成功奪舍了這具血繭一樣的軀體。

接下來分身還有很多的事要做,他的元神需要和這隻血繭徹底融合,正式結為一體。

張合本體的神識慢慢退出血繭,剩下的事情他幫不上忙,只能任由分身自己來做了。

至於不死妖王潛伏的意識,現在也找不到,剛剛被分身吞噬了元神,就算對方想搞事,肯定也要藏起來恢復一下元氣才行。

他也只能等到對方下次露面了再想辦法對付。

張合退出空間,走出修練密室。

得知張合已經出關,胖虎和何小玉兩人一起前來找到張合。

「公子,此次黑水軍出戰143人,戰死35人,重傷50人……」

一向意氣風發的胖虎,此刻情緒有點低落,他自小就好戰,不畏生死,但看到戰友一個個在身邊倒下,心裏還是很難過。

黑水軍在戰場上取得輝煌的成績不假,卻也是大家捨生忘死拼出來的。

「將戰死者遺物送還家屬,從庫房拔款為其父母養老送終,養育其子女直至成年。」

「謝謝公子!」胖虎與何小玉同時向張合行禮拜謝。

「這是黑水軍戰士用命換來的,任何人無需道謝。

你們注意監督撫恤金的發放,但凡敢貪污撫恤金者,殺無赦!」

現在組織大了,人手多了,自然什麼樣的人都可能有,中層人員裏面,已經開始出現貪污腐敗的情況。

每年都要查處一批,那怕是斬首示眾,剝皮實草,都無法徹底斬斷那一隻只貪婪的手。

當財富擺在面前,只要伸伸手就能將其佔為己有,若是每天面對這種誘惑,又有幾個正人君子能夠抵抗呢?

張合覺得還是自己的管理制度不夠完善,完善的制度應該讓手下官員沒有伸手的機會。

張合在明城沒有停留多久,就率領軍隊回到寧靖城。

明城的寧靖苑裡只留守了20名黑水軍,以及虎牙和孟田田他們這一百多人。

這次黑水軍戰功換來的貢獻點也全都轉給他們這一批人,做為在總舵學習的資本。

張合一直覺得,加入日月盟最大的收穫,不是如今的四縣之地,而是可以學習總舵的傳承。

回到寧靖縣之後,張合根據每人的戰功論功行賞,發下了不菲的獎勵,其中比較珍貴的比如凝金丹,一共發放了80粒,有些人甚至能領到兩三粒。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各種寶物發放,所有參戰的黑水軍,只要不是逃兵,都能領到一筆獎勵。

軍中還有50名重傷員,需要張合妥善解決。

修仙者生命力強,一般肚子上捅一兩刀,或者斷幾根骨頭這種輕傷都不用統計,吃顆丹藥,靜養幾天就恢復了。

所謂重傷員,往往是被異種法力傷到根基,服用一般丹藥已經很難恢復,若是沒有特殊的療傷丹藥,將是終身無法恢復。

他上次在陳都空中宮殿購買了一株白玉參,種在空間里繁殖出一大片種苗,年份最長的已經有600多年。

白玉參是一種療傷靈藥,對於金丹修士的傷勢也有很好的治療效果,用於治療這些築基修士,效果應該會更好。

回到寧靖縣之後,張合從空間里挑選出幾株600多年的白玉參,用了幾天時間,煉製出一批白玉丹。

這50名重傷員服下之後,有30多人成功恢復傷勢,餘下的人傷勢太重,只是稍微有所好轉,只能等白玉參生長到1000年之後再試試了。

空間里的血繭之中,分身自從開始與血繭融合之後,就一直都處於沉睡之中。

如此靜靜地過了三年時間,這一日,血繭上出現一條細微裂紋,然後這條裂紋逐漸擴大。

「咔嚓……咔嚓………」

連續的蛋殼破裂聲響起,一隻黃色的尖喙從一片破裂的血繭中伸出,然後是一個毛絨絨的火紅色腦袋。

腦袋上一對圓溜溜的眼睛不斷地轉動,好奇地打量著周邊環境。

片刻過後,這個毛絨絨腦袋努力往外撐,脖子下的身體似乎也在掙扎用力,以至於整個血繭都在震動。

「咔嚓……咔嚓……」

一塊塊堅硬的紅色外殼掉落,最終從這隻血繭中鑽出一隻火紅色的小鳥。

其渾身都是細密的絨毛,通體火紅,只有鳥喙和爪子是明黃色。

整體看起來像一隻染了色的小雞崽,一點不死妖王的氣度也沒有。

這裏的動靜早就驚動了空間里的小骷髏,此時他左手一把鋤頭,右手一隻水桶,蹲在旁邊好奇地打量著這隻紅色小鳥。

直到分身主動與他打招呼,他才知道,這是主人的鳥。

分身歪著頭打量自己現在的身體,圓乎乎的只有拳頭大小,一雙翅膀只有一點點大,拍了拍翅膀,除了賣萌一點用也沒有。

這時候張合的本體也進入了空間,一把將自己的分身捧在手裏,左右端詳了一陣,又用手揉了揉,手感真不錯。

原來不死鳥年輕的時候顏值也挺高的。

以後出門把鳥帶在身邊,別人絕對想不到,這隻萌萌的靈寵會是他分身。

捧著小不死鳥,張合琢磨著,應該給分身起一個什麼名字。

「叫小紅?」

「不行!不行!好歹也是自己的分身,不能太隨便,最好是霸氣響亮,又顯得高貴大氣的。」

「龍傲天?」

「不死天尊?」

「不滅老妖?」

「無敵神鳥?」

「………」

張合想了半天,也沒想到一個合適的名字,深深地為自己上輩子讀書太少而慚愧。

「算了,就隨便起一個名字應付應付得了,不如就叫做『赤焰』吧。」

自此,張合的第一個分身赤焰有了自己的名字。

張合帶着赤焰走出修練室的時候,張圓騎着食鐵獸找到他的院子裏,見到張合就興奮地跑了過來。

「哥!哥!我給你看一樣好東西。」

「什麼東西,把你興奮成這樣?」

「說不清楚,你跟我來就知道了。」

張圓拉着張合就走,這時他才發現立在張合肩上的赤焰。

「哇!好漂亮的小雞崽,哥你什麼時候開始養雞了?」

張圓伸手摸了摸赤焰的絨毛,「這麼漂亮的小雞,是什麼品種的,好吃嗎?」

「他叫赤焰,是鳥,不是小雞崽,他的肉有毒,絕對不能吃。」

他還真擔心那一天張圓把赤焰給煲湯了。

聽說不能吃之後,張圓對赤焰的興趣就少了一半。

「哥,走吧!」

張合跟在張圓身後就走出了城主府。

在城主府不遠處,新修建了一片建築群,其總規模比城主府還要大。

這裏是寧靖縣最近三年新建成的科技中心,生產中心和經濟中心。

由張合授意,虎牙和孟田田牽頭,在寧靖縣成立了研究院。

研究院的主要功能就是鑽研修仙界現有的各種技術,並對其進行創新,或者是研發出新的產品。

以前在黑水郡由於底子太薄,什麼都不怎麼懂,一切還只是小打小鬧。

現在通過在日月盟總舵的學習,已經讓虎牙他們在見識上不弱於一些大貴族的煉器師,所欠缺的只是實際經驗。

其實修仙界也有很多強大的技術,比如傳送陣,比如陳都的空中宮殿,還有飛天戰艦這些,都是集修仙界技藝之大成的產物。

只是這些高深的技藝都掌控在極少數大貴族手裏,而且這些技藝造價高昂,普通修仙者根本就接觸不到。

張合經歷了上輩子的科學迅猛發展時期,他深知科學技術就是第一生產力的含義。

因此,他自從執掌黑水鎮以來,一直都很重視對修仙界各種技術的學習。

只是修仙界的各大家族都極為保守,任何技術都喜歡藏着掩著。

以至於各種技術缺少流通和交流,從而導致技術很難進步,有時候甚至還在倒退。

在研究院的旁邊就是負責實際生產的煉丹煉器作坊,等以後技術成熟,還會有符籙和陣法作坊。

在研究院和作坊旁邊,則是一座錢莊。

以前黑水郡推行的糧票,在這邊也慢慢地打開了市場,許多商人已經習慣了用糧票進行交易。

錢莊下一步將要在各地設立分店,使之成為遍佈整個大周王朝的一個巨大網絡,為將來發行銀票打下基礎。

張圓帶着張合走進研究院一個房間之內。

張合走進房間就感覺到有一點點異樣。

他能感應到四周空氣中的靈氣正在往這裏匯聚,但房間內的靈氣濃度並不比其他地方濃郁。

神識在房間里掃視了一遍,這裏面佈置有一座有點奇怪的陣法,四周的靈氣就是被這座陣法吸引過來。

在這座陳法的中央有一個尺許高的玉柱。

被吸引過來的靈氣,就是匯入了這根玉柱之中。

房間里另外還擺放着好幾根同樣的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