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是血紅的一雙眼,兇狠猙獰死死盯著明南汐,拼了命的掙扎反抗,「我要殺了你!明南汐我一定要殺了你!」

沒人知道趙雅兒有多崩潰,明明遭受這一切的該是明南汐,現在卻成了她。

她的人生都被明南汐給毀了!

她還怎麼在京城活下去?

突然,簾外一陣嘈雜,明鏡怒氣騰騰,大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群下手。

眾人連忙低頭讓路,他一張陰沉的臉布著些戾氣,眼中今晚第一次出現殺意。

。 男子聽到這話,渾身都顫抖了起來,但他還是嘴硬的說:「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可能說出任何消息的。」

「不錯。」葉臨天冷著臉。

下一秒,葉臨天直接抬腳踩在了他的膝蓋上。

「咔嚓。」

男人的膝蓋,直接當場碎掉。

「啊啊啊!」

整個審訊室都被慘叫聲包圍著,外面執勤的人,聽到這叫聲都忍不住生雞皮疙瘩。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說,我可以留你一命。」葉臨天面無表情地看著地上的男子。

男子這一刻,聽見這句話就像看到了希望一樣。

「我…說…我說…我全都說…」

「北境王,求求你了,原諒我吧,我不想死。」

人在死亡面前就是這樣的,這就是人的本性。

求生的本能,特別是在絕望的時候看到生,就會出賣一切什麼都不管不顧。

「是元家的元明理讓我這樣做的。」男子開口道。

元家?元明理?

葉臨天聽到這個名字,渾身都散發出了殺意。

殺意濃郁的衝天而起,把東州的天空都填滿了。

元家?元明理?好傢夥,居然敢對凌雪薇下手,你們都得死。

一瞬間,葉臨天身上的怒火強烈的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魔尊一樣。

葉臨天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轉身離開了審訊室。

影一和龍峰,在門口靜靜的等著葉臨天出來。

「把他給我治好,送到前線去,死也要死在為國效力上。」葉臨天開口道。

「好的。」影一回答道。

「現在立刻調集十萬北境龍魂軍,現就出發去龍京,聽我命令行事。」

「龍峰你聯繫一下龍闕,讓他們跟我一起去龍京,去元家殺元明理。」

簡單一句話,卻殺意十足。

既然元明理自己主動找事情,那葉臨天就不會放過他。

什麼元家?什麼四大家族?那又怎麼樣?惹了人就該付出代價,葉臨天這一次一定要讓元家翻天覆地。

「好的。」影一和龍峰迴答道。

隨後葉臨天就離開了駐軍總部,回到醫院看了看凌雪薇。

葉臨天坐在病床旁邊,溫柔的摸著凌雪薇的臉蛋。

「雪薇,我要出去一段日子,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要等我,我會讓你醒過來的。」

此時影一走了進來,恭敬的說:「主帥都準備好了,可以出發了。」

「北境十萬的龍魂軍,此時已經全副武裝的趕往龍京了。」

龍峰也走了進來,開口道:「龍闕他們已經收到命令,前往龍京了。」

「好,出發。」

葉臨天點了點頭,朝著凌雪薇看去了最後一眼,然後站起身子,轉身離開了。

葉臨天身上的殺意,非常的濃郁。

與此同時。

龍京,神閣的四位長老已經收到了東州的報告。

秦國豪非常生氣,直接一巴掌打在桌面上,呵斥道:「什麼東西?居然放火燒凌雪薇?這個元家真是該死,居然敢對葉臨天出手。」

「對,真是太放肆了,那可是華國的主帥夫人啊,居然敢燒死華國主帥的夫人,這簡直就是該死,他們元家眼裡還有沒有華國?有沒有君上?有沒有國法了?」彭振國也呵斥道。

「我們必須要找元家,讓他們給一個說法!」

幾個人生氣地討論了一番,就準備前往元家討論說法。

但一直沒有說話的萬龍江此時說話了。

「三位閣老你們要冷靜一點,不要被憤怒給沖昏了頭,我們神閣沒有權利干涉四大家族的事情,你們要是這樣去,不但幫不到忙,還會被元家倒打一耙,元家惦記神閣的位置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秦國豪聽了這話,微微皺了皺眉頭:「那我們怎麼辦?難道我們就看著嗎?」

「是啊,老萬,這個事情必須要找個辦法解決,要不然這元家以後沒有人能管得住。」彭振國生氣地說。

萬龍江微微皺起眉頭,在思考著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滴滴滴…」

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萬龍江接通了電話,隨後就一臉著急:「什麼?葉臨天聚集了十萬北境戰士去龍京?沖著元家去了?」

「這太胡鬧了!元家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那不是炎黃王,其中牽扯到的東西太多了,要是不小心會引起連鎖反應的,到時候葉臨天一個人根本扛不下,立刻給葉臨天打電話,讓他帶著人在原地守著。」電話掛斷以後,會議室內沉默了下來。

「老萬現在是怎麼回事?葉臨天調兵了嗎?」秦國豪問。

「對啊,這小子誰都說不聽,他要是這個時候找元家的事情,那就中了元家的圈套,到時候一個叛國的罪名下來了,他不但要被撤職,還會坐牢。」

三位長老一聽這話心裡都非常緊張,他們想到了同一件事情。

「當年四大家族針對葉楓,就是用了這個手段,元家膽子太大了,居然敢用同樣的手段對付葉臨天?」彭振國一臉驚訝和憤怒。

「我去君子閣,找君上。」萬龍江想了想,站起身說。

「我們一起去。」

話罷,四位長老一起去了君子閣。

君子閣內,君上正在和景先生下棋。

「景先生,你應該聽到外界的風聲了吧?」君上笑著問。

「聽見了,這風聲有點大哦。」景先生笑了笑,走了一個跳馬。

「唉,草木皆兵,這次風不知道會從哪裡吹了。」君上笑了笑。

「君上想這風往哪裡吹呢?」景先生問。

「景先生你想的那個人,就是我想的那個人。」君上笑了一下。

「君上的棋藝太精湛了,我輸了。」景先生看了一眼棋局,笑了笑,拱著手說。

「你就是在故意讓我,你是國旗聖手,每次都在我這裡輸,以為我真的看不出來嗎?」君上笑了笑,說。

景先生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君上,有人來了。」

「來的人還挺多的,四個老傢伙看來很生氣啊。」

話剛說完,萬龍江就帶著其他幾位閣老走了進來。

「君上,元家針對北境王妻子的事情,您知道嗎?」

君上看著萬龍江幾人,笑了笑道:「剛收到了消息,四個長老急匆匆的來找老夫,是有事情嗎?」

「元家真的太過分了,無法無天!居然對北境王的妻子下手,這件事情必須要懲治一下元家,讓他們給個說法。」萬龍江激動的說。

「對啊,君上,元家這次真的過分了,如果不懲罰的話,以後誰還管得住他元家?」

君上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讓四位閣老消氣,然後開口問。

「葉臨天帶的十萬北境龍魂軍,到哪裡了?」

「回君上,在龍京郊外,還有五百多里,今天晚上就可以到達龍京。」門口站著一位將軍恭敬的回答。

「把龍京的所有出口都打開,讓這十萬北境軍暢通無阻的到達龍京,另外讓龍京的禁衛軍也全部準備好,時刻準備動手,等我命令。」

「好的。」將軍回答完畢,就離開了。

萬龍江幾人,聽見這個對話,有點懵逼了,微微皺了皺眉頭。

「君上,這是什麼情況?」

君上笑了笑:「幾位長老,是時候讓元家下台了。」

。 一拳打出,空氣中傳來一聲輕微的爆鳴聲。

這個聲音讓穆紅妝嚇了一跳。

她是見過李東來練拳的,一招一式格外剛猛,拳勁也會帶出這種空氣的爆鳴聲。

難道,自己真的打出明勁了?

穆紅妝覺得難以置信。

她深吸了口氣,全身力量彙集一點,藉助身體慣性,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這一次,穆紅妝聽的真真切切。

她滿臉震撼地看着林天成,沒想到林天成隨隨便便給她揉捏兩下,竟有立竿見影之效。

林天成雙手環抱胸前,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須臾,穆紅妝回過神來,看林天成的目光中,帶着幾分試探。

林天成心中微驚。

穆紅妝這是要過河拆橋,準備對自己動手?

穆紅妝是有軍體拳基礎的,現在又突破明勁,如果林天成不開啟手電筒,不一定有把握擊敗穆紅妝。

林天成可不想浪費這個電。

他鄙夷地看了穆紅妝一眼,搖了搖頭,意思是你還差得遠了。

想到胡飛就在局裏面,還有林天成真的可以用按摩手法幫她改善體質,穆紅妝終究還是放棄了動手的打算。

「我認識不少實力比我強的人,你是不是可以幫他們……」

「恕我直言,像你這樣有天賦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所以,請收起你那不切實際的念頭。」

林天成知道穆紅妝在想些什麼,他可沒那麼多電幫別人清理身體垃圾。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林天成覺得,穆紅妝這麼漂亮,可能也會認識很漂亮的女孩子,想了想,他又道,「而且,我的針灸之術,還有神秘的按摩手法,只對女性有用。」

如果有類似穆紅妝這樣的美女,願意和他公平交易,他是可以接受的。

穆紅妝就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林天成的目的已經達到,便道:「事實就擺在你眼前,如果你想改善體質,成為強者,可以和我聯繫。」

說完,林天成轉身離去。

胡飛就等在健身房外面,看見林天成出來了,立即道:「天成,穆紅妝有沒有認識到錯誤?你儘管說,有我給你做主。」

「胡局,我相信,穆警官這次認識到錯誤了,我們已經冰釋前嫌。」林天成道。

胡飛臉色稍緩,又和林天成客套了幾句,在親自送林天成出了公安局。

離開公安局后,林天成給秦經綸打了一個電話。

「天成。」秦經綸的聲音充滿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