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略了後邊的註釋,夏波眼前一亮,特殊公路存在特殊的野怪,而且它們的爆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一些比較稀有的東西。

此前經歷的特殊公路都是比較亂的,除了高草原的特殊公路還可以,而黑山公路和湖邊公路的都是比較危險的。

尤其是湖邊公路,那裏最為一處水源,最容易吸引野怪前去。

倒不是他害怕,而是自己精神狀態完全頂不住。

而且特殊公路是沒有資源的,夏波也不想在那裏浪費時間。

升級只是讓自己走的更遠,而不升級也並不會出事情。

權衡了利弊夏波才離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特殊公路存在風險。保護自己的愛車才是王道。

他並沒有立即使用這個特殊公路隨即卡,現在是夜晚,過去了會存在一定的風險。想要將風險降到最低,最佳的使用時間是傍晚。

那個時候是自己狀態最佳的時候。

夜晚的特殊公路並不太平,特殊的野怪出沒,再加上自己的實力加持,這些野怪的實力也都會提升。夏波最期待的就是這些也怪的等級最好都是五級。

這樣他就潛意識的認為爆出來的東西就會越好。而且五級的野怪經驗值都是翻倍的。

若是刷新四級,就是吃力不討好的。

將卡片收起來,夏波抿了一口茶水,點開系統,進入到自己的空間,目前自己的空間還是高高的懸掛在空間頂上,空間是按照粉絲數量來排名的。

這些可都是貨真價實的粉絲,可不想以前國內某平台,動輒幾千萬,幾個億的。

自己的空間里,夏波就發佈了兩條視頻動態,而且都是當前最火的視頻。

第一條視頻的點贊數量已經達到了九億,評論數量有十二億,不少人都重複評論,若是將彈幕開啟在,直接連視頻畫面都看不到了。

國內玩家的基數還是非常龐大的,畢竟此前的人口統計,全球人口219億人,而華國就佔據了34億,進入遊戲內的玩家基數更加恐怖,哪怕現在已經死了很多人。

單從現在交易上就能夠看出來,交易發佈的信息就已經高達百萬,只不過交易的物品大都是一些普通的物品。

現在的人氣數量距離第三個箱子的開啟還差一億點贊。

目前空間里的人氣箱子分為好幾個階段。

兩億人氣–五億人氣–十億人氣–二十億人氣,再往後邊,基本上不可能了。人氣值越高的箱子,開出來的東西越好,當然,也有可能是垃圾東西。

不過開出來垃圾東西的概率是非常低的。

第二條視頻的點贊數量已經達到了七個億,獲得了兩個箱子。

「空間的作用還是有的,每發一條視頻,都能夠開啟人氣箱子。」

夏波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僵硬的笑意,將箱子領取之後,隨意的翻動了一下空間。

除了自己之外,萌妹子褚詩涵的粉絲居然排名第二,而馮世宏這傢伙的粉絲則位居第五。想一下也能夠明白,這傢伙的人氣大都是蹭熱度蹭起來。

現在的世界上還存在不少蹭熱度的。

尤其是蹭自己熱度的,夏波雖然不經常看世界,但是在空閑的時候也會看一看,不少人都在世界上辱罵自己,博取眼球,還有一些人居然依靠罵自己獲取了不少的人氣。

可惜目前遊戲對於一些想要復仇的功能沒有開啟,若不然夏波早就對這些人一一復仇了。

遊戲機制保護了他們,讓他們這些鍵盤俠不受傷害。

世界中逼逼賴賴,重拳出擊,現實中為唯唯諾諾,屌絲一個。

萌妹子褚詩涵粉絲值位居第二是他沒有想到的,畢竟褚詩涵在排位直播的形象都是以可愛的萌妹子風格出現的,實力也不錯。

排位直播中可沒有美顏瘦臉,更沒有化妝這些東西,只能素顏出鏡,在排位空間里只會呈現乾淨的自己。

要說排位空間的其他功能,那麼只有一個具現,傢具具現,衣服具現。

沙發、床、柜子、衣服這些靜物都能夠具現的。

而褚詩涵本身的素顏確實非常好看,再加上實力強橫,衣服風格是蘿莉蠢萌風格,也難怪能夠站穩腳跟。

7017k 監控室內發生的一切,季柚毫不知情,身為一個被眾人斷言活不到10分鐘的短命鬼,她很有短命鬼的自覺,在體質與精神力雙E的巨大劣勢下,季柚爆發了自己唯一的優勢:怕死!

這人一怕死,當然就異常惜命。

仔細分析了下目前的局勢,季柚覺得如果等那兩隊人馬打出勝負后,勝利的那一方肯定會在四周排查,一步步推進,自己目前的藏身點可不太靠譜。

得抓緊時間跑路啊。

從樹上跳下,季柚貓著腰,小心避開交戰區,謹慎地朝前邁步。

一步一停。

步步驚心。

……

約莫5分鐘后,短命鬼季柚運氣不錯,安全撤離了交戰區,她抬手,捏捏額頭,總覺得剛才臉部綳得太緊,神經末梢全部失去知覺了似的,真害怕未來有面癱的風險。

遠處是一座高山,近處有幾塊石頭與幾棵低矮的灌木,腳下是綿延的草叢……

季柚琢磨著,自己該往哪兒躲呢?

按理,躲進高山,山裏隱蔽,肯定是最安全的。可——大家都有這想法呢?

季柚沉着臉,走了幾步,腳下忽然一頓。

咦?

這裏有個洞?

她彎低腰,湊近了一看,竟然真的是一個洞,估摸著是什麼小動物的窩,大約可以藏進半個人。

季柚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片刻。

季柚二話不說,找了根棍子,匍匐在草地中,這些雜草很茂盛,約莫有半個季柚高,她使勁兒拿着棍子戳,戳了好幾下,洞穴被挖開了一角。

一看之下,季柚笑了。

這個洞,比想像中大,她整個人估摸著都能藏進去——唯一的問題是洞口有點淺,上方要是有人踩過,就得把洞壓垮。

季柚用生平最大的力氣,使勁兒挖掘,把洞口挖深了些,然後又在四周找了些碎石與茅草,處理完四周的痕迹后,她鑽進洞裏,就用石頭與茅草封口,當然……她很巧妙的留了隙縫,用來透氣。

然後——

季柚打開帳篷,鑽進去。

這個時代帳篷,使用的是可變形壓縮的材質,大到可以撐出一棟小樓房,小到可以當做防護衣穿,總之非常便捷。

躲進帳篷,季柚立馬閉眼睡覺。

如果食物稀缺,想要減少身體的消耗,最好的辦法是休眠。

嗯!

沒錯。

就是這樣。

教官監控室。

老師們互相瞧了一眼,終有人出聲問:「她……這是幹嘛?」

「睡覺?」

「冬眠?」

「還是?」

洪校長氣得吹鬍子瞪眼,張口罵道:「混賬東西,演習場可不是用來給她度假的!」

這句話,一聽就是要下黑手的意思啊。

果然——

洪校長黑著臉道:「來人,給我搞點——」

「哎呀!」旁邊,一位男老師趕緊說:「校長使不得……使不得啊……孩子不容易,咱們為人師長的,就給她留條活路吧。」

洪校長哼了哼。

另一位老師發出頗為感慨的語氣,嘆道:「是啊……孩子活到現在不容易,就讓她睡到天黑吧。」

天黑?

幾句話,眾老師被點醒,爭先湊到屏幕旁,一看,紛紛笑了:

「是不容易。」

「等天黑吧。」

「夜黑風高。」

……

季柚躲了一會兒,窄小禁閉的空間,讓人感覺並不舒服,但這裏勝在安全。

正想着,忽然聽見一陣沙沙聲傳來……

季柚屏氣凝神,就聽見有人說話,聲音憤怒異常:「4444號那個蠢貨,到底哪兒去了?爸爸我明明看見她往這個地方掉的,怎麼找不到人呢?」

季柚:「!!!」

——是岳棲光。

冤家啊。

岳棲光此時四下張望,始終不見季柚人影,張口大吼道:「4444號!你爸爸來找你了!快滾出來接駕!」

說着,他步子邁得極大,來回在草地上轉動,途徑之地,野草被他踩倒了一片又一片。

——這聲音,越來越近了。

季柚手抖,腿顫,心慌……

咔嚓——

頭頂的泥土,突然鬆動了些。

季柚心尖一顫,緊張得快要無法呼吸……

岳棲光抬腳,踩過。

再抬腳,踩過。

幾次三番——

季柚整個腦袋貼在洞穴里,腦袋、脖子、嘴裏糊滿了泥——氣得想破口大罵,然而頭頂魔鬼的嗓音還在叫囂著:

「4444號季柚!」

「來給爸爸接駕!」

「爸爸饒你不死!」

——騙鬼呢。

季柚心下吐槽,好在,片刻后懸在頭頂的聲音,終於離開了幾米,季柚拍拍心口,剛那一瞬間,差點以為自己就要完了。

岳棲光肆無忌憚的亂喊,跟在身後的岳棲元扶額,道:「……你悠着點,我可不想現在就跟沈長青、路易·卡瑟、還有楚嬌嬌那個暴力狂對上。」

「可惡!爸爸的大召喚術竟然失效了!」岳棲光氣惱道:「走!先去搞死路易·卡瑟這個蠢貨。」

兄弟倆走遠,估摸著岳棲光做夢也沒想到,季柚躲在泥里,曾經被自己無情鐵腳踐踏了一次,又一次……

季柚吐掉泥,咬牙:「很好!岳棲光,你成功惹惱我了。」

教官監控室。

眾老師瞪眼:「……」

無語半響,某位男老師笑道:「這都能給她躲過?踩不死的蟑螂嗎?」

另一位老師摸下巴:「下回我踩踩試試。」

別的老師都在開玩笑,洪校長卻是臉黑如炭:「蠢貨!蠢貨!蠢貨!回頭隨便找個理由,給精神力S級的那個小子扣個100分!」

眾老師:「……會不會太黑了?」

洪校長張口罵道:「黑什麼黑?空有S級的精神力,卻自視甚高,不懂運用,活活把獵物放跑了!這種蠢貨,留着就是害群之馬!」

眾老師:「……」

說得好有道理,竟無言以對。

的確,岳棲光、岳棲元兄弟,一個體質S,一個精神力S,兩人的力量結合起來,試問哪個新生能單獨對付得了他們?剛才季柚的藏身地雖然隱蔽,但只要岳棲元仔細運用精神力觀察下四周,就肯定不會錯過——可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