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莫元海的消息,說向君豪派來的殺手已經被解決了。阿郎嘿嘿冷笑一陣:向君豪,你也不過如此。這冷笑直聽得阿全渾身冒冷汗,寒毛直立。

阿郎撥了一個號碼:向老大,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怎麼樣,這三年來你過得還好吧?晚上做沒做噩夢,有沒有什麼災痛之類的?在我還沒回香江之前,你最好別死。因為你是我的!阿郎語氣中流露出的恨意倒是不多,不過那種教人戰慄的味道依然不變。

向君豪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阿郎,想不到當年你居然沒被挫骨揚灰,實在是我的失誤。不過,我不會再犯錯誤了。

真的……嗎?阿郎嘿嘿冷笑不已:我看你這次註定得慘敗了,剛才派去醫院的女殺手身手蠻好的嘛。可惜還是敵不過警察,你知道我現在在哪嗎?哈哈哈!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關口?哈哈哈!向君豪笑得比阿郎更猖狂,這時這刻,兩位強者比較的只能是彼此的信心。只是阿郎聽到向君豪所說,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心裡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

那個女殺手我只是派去麻痹你的,你現在到達關口了吧?那你就等死吧!哇哈哈哈!我會給你收屍的!張東郎!哈哈!向君豪實在很有一種成就感,一種肆意放縱,一種流暢的快感,這一切都讓他得意無比。

面如死灰的阿郎緩緩打量著四周環境,這個大廳里怎麼會有那麼多人?

阿全,快往關口跑! 再次聽到諸葛瑾瑜的保證,肥豆不屑的撇了撇嘴。

騙我幾回了?

諸葛瑾瑜無奈一笑。

「這次是真的。」

吽!

肥豆興奮的仰天一吼,眉心中間的卍字陡然泛起金光,強大的氣息頓時籠罩向靈道。

「啊!這是什麼力量?」

靈道只覺得肥豆散發的這股力量擁有著無盡的包容之力,耳畔似乎想起聽不懂的吟唱聲音,鑽入他的腦海,企圖撕碎他的意志。

肥豆身為佛門九大聖獸之一,卻非善獸。每一隻聖獸傳聞都是來自冥界,乃世間極凶之獸。

佛門普度眾生。

對於肥豆而言,吃掉對方,就是超度。

肥豆眉心卍字散發的氣息忽然在其身前凝聚成一個實質的卍字,閃電一般射向靈道。

卍字所過之處,灰飛煙滅,大地成了焦土,草木成了飛灰。

靈道懼怕了。

「草木皆兵。」

靈道大喝一聲,周身精純靈氣轟然爆發,落在身旁草木之上,那草木便瞬間成為一個草木士兵,或舉盾或持刀,擋在靈道的身前,沖向肥豆。

借著空檔,靈道已然顧不上帶來的靈源族,轉身朝著獸魂山深處掠去。肥豆難得能夠得到諸葛瑾瑜的承諾,哪會輕易放任靈道離去。

吽一聲大喝,肥豆整個身體飛天而起,如同炮彈射向逃跑的靈道。

「你不要逼我!再怎麼說我也是戰魂靈源,你若再苦苦追趕,我必定讓你付出代價。」

靈道的確是戰魂境界的靈源,但是種族決定了他的命運。靈源族就像是天道煉製的丹藥,它們的存在,是為了成為人類修鍊的助力。

只不過因為獸魂山封印六百年,給了靈源族誕生靈智的機會,繼而擁有了修鍊的資格。可是說到底,無論它們修為再高,遇見同等級的修鍊者,唯有死路一條。

沒有強力的攻擊手段,只能欺負比自己弱小的生物,這就是靈源族的悲哀。

肥豆可不管什麼威脅,它也不在乎威脅,對它而言,這世上只有兩種東西。

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很顯然,靈道屬於可以被吃的範疇內。

肥豆雖然體積龐大,卻是絲毫不影響它的速度,只是幾個呼吸,肥豆巨大的手掌已經狠狠地拍向靈道。

「靈源遁。」

逃遁的靈道忽然感受到身後傳來死亡氣息,通身靈光猛然一閃,整個身體化作一團靈光,消失在原地。

肥豆一掌拍空,巨大的力量落在地面,震得這片山林,地動山搖。

瞬間遁出千米之外的靈道,腳下沒有任何停留。但是,就在他準備全力向著老祖宗的方向掠去的時候,腳下的地面忽然轟隆隆裂開,強大的氣息從裂縫中破土而出。靈道的心頭登時一凜,暗叫糟糕。

嘩啦啦!

一隻巨大的手爪猛然破土而出,一把將靈道抓在手中。下一刻,一道百米身影從泥土中緩緩爬上地面。

靈道被這身影抓著,眼中露出絕望。

「放放了我……」

肥豆落在地面,神色嚴肅的盯著面前突然出現的生物。

這個生物像是一隻巨大的蜥蜴,周身密布著青紅相間的鱗甲,碩大的頭顱上,生長著一對像是站著兩個人一樣的耳朵,有著口耳眼鼻。整個臉上,除了一張血盆大口,再無其它。

「是誰驚擾了我的美夢?」

這樣一個怪異的生物,一張嘴也是讓諸葛瑾瑜等人驚訝萬分,好像一口大鐘,回蕩著嗡嗡之聲。

「吞噬老妖,快放了我!你若是敢吞噬我,老祖宗必不會放過你。」

這被稱作吞噬老妖的蜥蜴,耳朵上的眼睛盯著靈道,巨大的嘴巴緩緩張開:「戰魂境界的靈源,好久沒有吃到這麼精純的靈源了。」

吞噬老妖將靈道放在嘴巴上方,一鬆手。下一刻,吞噬老妖被沒有如願吞食到靈道,反而是冷不防的吃了肥豆一腳。

這一腳力量之大,換做靈道被踢中,可能瞬間便會被打散意識。可落在吞噬老妖的臉上,被反震回去的反而是肥豆。

「嗯?一隻幼年吽獸?小傢伙,你這是在找死知道嗎?」

吞噬老妖說著,體內磅礴的妖氣衝天而起。

突然,老妖望向遠處的春香等人。

「嗯?人類?獸魂山封印破碎了嗎?」

「吞噬老妖,獸魂山的封印的確破碎了。四靈將已經逃離封印,此刻正在前往鬼龍潭,尋找靈王曾經的戰魂。」

「青龍,六百年了,我們的賬終於可以清算了。不過,在此之前,我還需要吞噬一些活人精血。」

吞噬老妖突然將靈道一把扔了出去:「小子!告訴靈源老鬼,好好看著那個東西,若是出了什麼閃失,我讓你靈源族從此消失。」

靈道死裡逃生,哪敢再多留一步,穩住身形便是飛離此地。

「佛門的看門狗,什麼時候西大陸的東西也能隨意出入北地了?」

吞噬老妖緩緩挪動著巨大的身體,朝著肥豆走去,身上的妖氣瀰漫開來,與肥豆的金光交錯在一起,二者還沒交手,氣息已經碰撞出熾熱的火花。

諸葛瑾瑜面色凝重,吞噬老妖散發的妖氣很強大,肥豆可能不是對手。

「你們趕緊離開這裡,這隻妖獸很強,我不敢保證能不能拖住它。」

妹子軍團幾乎是聽完諸葛瑾瑜的話以後,立即遠離這片區域,她們想要的只是提升修為,並不想參與到沒有徐真的戰鬥之中。

「柳姑娘,我們也離開這裡吧!」

徐林說道。

柳燕燕點了點頭,看著那比自己師尊還要強大的妖獸,她生不起一絲反抗的勇氣。

肥豆吽的一聲,表達著自己的不滿,體表上金光大放,一道道卍字光線射向吞噬老妖。

吞噬老妖張口噴出一道妖氣凝聚而成的光束,瞬間將肥豆的卍字光線擊潰。隨後巨大而粗壯的尾巴橫掃千軍,重重地抽在了肥豆的身上。

「你們一個也走不掉。」

抽飛肥豆,吞噬老妖猛然一躍,向著柳燕燕徐林等人飛去。

「雷引雷藏領域。」

「雷霆之怒。」

轟隆隆!

巨大而震耳的雷聲豁然降落在吞噬老妖的身上,讓它的身形陡然停止。這雷電如同蟒蛇游龍,頃刻間將吞噬老妖包裹起來。

肥豆瞬間來到諸葛瑾瑜的身邊,定睛望著雷電中心。

「嘖嘖嘖!雷領域,好多年沒有享受被雷劈的滋味了。領域雖然很好,可惜的是,你太弱了。」

雷光之中傳來吞噬老妖的聲音。隨後,在逐漸潰散的雷光之中,緩緩走出一道人影。

這個人三十上下,赤眸紫發,周身縈繞著青色的妖氣,置身於諸葛瑾瑜的領域之中,如履平地,一派從容。

「換了這麼多形態,還是人類的身體最完美。」

吞噬老妖含笑望著諸葛瑾瑜:「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闕峫(queye)。」

闕峫說著,修長的五指凌空一抓,一道強猛的妖氣射向奔逃的徐家子弟。

「戰魂融合。」

「雷劍。」

噼啪!

雷光之劍瞬間閃到徐家子弟身前阻擋著闕峫的妖氣攻擊。只不過,闕峫的強大超過了諸葛瑾瑜的想象,雷劍幾乎是在觸碰到妖氣的瞬間,潰散消弭。

「啊啊啊啊……」

眨眼間十幾個徐家子弟被妖氣席捲,化成一具具沒有血氣的乾癟屍體。

闕峫十分享受的將妖氣中的人類血氣吸入體內。

「嘿嘿嘿!還是人類的血氣最美味。」

諸葛瑾瑜全身金光閃閃,與肥豆融合之後,他的外表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在其眉心中顯現出一個金色的卍字。

「眾生皆苦心經——慈航普渡。」

諸葛瑾瑜雙手合十,雙眸微閉,口中念動著佛門聖語。在他的周身綻放開九朵潔白如玉的蓮花,一朵朵緩緩漂浮起來,被其一指點出,九朵白蓮徐徐飄向闕峫。

闕峫嗤笑一聲。

「六百年前,那群禿驢都沒有在老子面前賺上便宜,你以為你這區區靈術能夠戰勝我?」

闕峫手指再次一點虛空,驀然眉宇微蹙。

「嗯?竟然連我的實力也被限制了?是誰動了獸王蛋?會是那幾個傢伙嗎?」

闕峫的面容露出幾分慍怒,妖氣轟然爆發而開,像是一張巨大無比的大網,覆蓋在獸魂山上。

所有的一切都無法逃開闕峫的耳目,他看著出現在山中的人類,尋找著他口中的那幾個傢伙。

當他的氣息從橘落五人的身上一閃而過時,無論是闕峫還是四靈將,都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老者此刻,騎在青牛背上,感受到闕峫的妖氣。

「斗率,闕峫已經蘇醒了。看來,其它三個傢伙也要蘇醒。我早說過,我的卦象不會錯,師兄偏偏不信。這下好了,獸魂山現世,邪王註定要重生,雲澤這個籠子保不住了。」

青牛緩緩走著,對老者的話沒有任何興趣。若非它是老者的戰魂,它才不願意離開青羊宮,來到雲澤四域。

「走!去鬼龍潭,四靈將與四妖帥註定會有一場好戲,咱們可不能錯過。」

噗通!

噗通!

徐真托著下巴,看著垂死掙扎的周同。突然他感受到無限空間中,來自那顆蛋中傳來的心跳之聲。

「無限,怎麼回事?」

【未知生物蛋似乎受到召喚,蛋中生物開始逐漸蘇醒,請宿主前往獸王殿獲取獸王精血,激活未知生物蛋。】

「這算是任務嗎?」

無限並沒有回答徐真的問題,卻也是激起了徐真的好奇心。

「未知生物激活居然需要獸王精血,嘖嘖!這是不是說我正在培養一個至少也是獸王的魂獸?乖乖!老子到了戰魂境界,不愁戰魂了。」

「徐真!你若殺了我,休想得到星辰圖!」

。璇風瓑浼氬啀璇..璇風瓑浼氬啀璇..「開個玩笑,你還真自己走,腳是不想要了?」風鶴言原本柔和的神情多了幾分冷硬,幽深的眼眸當中閃過一絲生氣。

明明他就隨口這麼一提,這丫頭也太犟了。

求自己一下,說句撒嬌的話,會死嗎?

蘇沐沒有理會身後的男人,繼續一步一步地拄著拐杖往前走。

是你的不會走。

《快穿之還債攻略》第239章神罰試煉13 月光佛聲音彷彿有一種特殊的魔力。

那神將的眼神逐漸變得飄忽不定,臉色甚至變得虔誠了起來。

「稟告我佛,之前地府受到了重創,封印在地府的一個世界解開封印,在地府發生了大戰,地府損失嚴重,天庭也算是了一部分天兵天將。」

聽着那神將的講述,月光佛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