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安安不淡定了。

她真的不敢現在這個樣子離開。

就算是打計程車到了南大,她也不敢這樣子進校門。

「還不下車?」

「哦。」楊安安懵了懵,然後她選擇妥協了。

有人送衣服幹嘛不要,不要白不要。

就算是定製衣服的樣品,也好過沒有。

她輕輕推開了車門,結果才要下去,一件長長的風衣就裹到了她的身上。

她正愣怔的時候,身前的男人已經走進了這家精品定製時裝店。

楊安安只得跟了進去。

一進去,就被店裡面擺設的成衣吸引了。

她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

T市的上流圈子她雖然很少踏入,不過還是見過很多人的。

這裡的衣服風格就很符合上流圈子的風格。

她曾經聽人說起過,這類的衣服,動轍都是幾萬乃至十幾萬幾十萬的。

很貴。

她正愣愣的看著的時候,一個女迎賓迎了上來,「小姐,請隨我來。」

「哦哦。」楊安安這才發現她跟丟了孟寒州,入目所及,沒有那個男人。

楊安安被引入了一個小型試衣間。

一進去,迎面就掛了三件衣服。

一件淺粉色。

一件米色。

一件淺紫色。

都是很青春少女的顏色。

女迎賓取下了那件淺粉色的,引著楊安安進去了隔間,「我幫你換。」

「不用了,我自己換。」

那女迎賓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同意了,「那行,我守在外面,你有問題可以隨時叫我。」

「好。」楊安安拎著衣服進去了。

這種款式是真的很漂亮。

又復古又洋氣。

她以前見過別人穿過類似這種的。

但是見過的別人穿的遠沒有她現在的這件好看。

她會穿。

所以不需要別人幫忙。

脫了外套正要開試的時候,外面又傳來了剛剛女迎賓的聲音,「小姐,我可以開門嗎?我給您送內衣來了。」

「可以,快給我。」她現在最想念的就是內衣了。

這個送的太及時了。

再不穿內衣,她要瘋了。

接進來,正好是與這要試穿的淺粉色長裙相匹配的顏色的內衣。

一一的穿上,就借著更衣室里的鏡子她就看到了自己。

這一刻,腦子裡立刻溢過了一個詞語,人靠衣服馬靠鞍。

這是她嗎?

這好象不是她。

這就是一個小仙女。

美美的小仙女。

。(內容明天更新,請稍後……)

「剛剛那個機械哥莫拉是你放出來的吧?」

林晨跳過了話題問道。

黑衣人故意裝傻的說道:

「哦?什麼機械哥莫拉?那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林晨笑道:

「禮物?麻煩下次送點厲害的,現在送的都沒有以前厲害了。」

《奧特曼開局:我的女朋友居間惠》第222章喲嚯 羅家烈也明白了這個商隊的疑點了,看著順子點了點頭。

「這個商隊,到了永州,登記的同樣的名字,在永州旅館落腳的,進城十二個人,只住了前天一晚上,昨天就退房了。我已經通知保安團,給所有工廠,各商貿行詢問這個天津工貿洋行的交易情況,怕今天晚上就可以得到消息。」

順子背著一個大包,拿出了最近一個月,十幾個路口的登記情況,看的羅家烈眼暈,乾脆讓參謀部的人過來,一一排查,看看有沒有類似這樣的商隊。

直覺告訴旁邊一言不發的周小山,順子的判斷是對的。

日軍來人了,至少是六十二個,或者更多,畢竟當初城外那個窩點,周小山一直沒有查到。

進入永州,跟王茹煙裡應外合,幫忙偷運走了春妮和吳媽,現在在城外一個不知道的地方潛伏。

敵暗我明。

重點防禦的地方,一刻也不能鬆懈,明天,城南城北郊區山區,需要重兵排查。

永州四面都是丘陵山地,無數農家院落錯落,

以日軍的人性,殺人搶宅院藏身,再正常不過了,可是自己找起來,也太難了。

參謀部反覆確認,其他商隊沒有這種情況。

讓楚天舒給司令部加雙崗,加暗哨潛伏哨,尤其是河對岸的實驗室,軍械庫跟火炮訓練場,交代完畢以後,還給在宜昌的馮天魁打了一封電報。

秦國梁親自去了蓮花湖,讓羅亮提高警惕。

把順子帶著,周小山和羅家烈,連夜去了滴翠峽。

劉湘在哪裡還等著兩人當面彙報呢。

剛到滴翠峽,周小山又收到楚天舒急報,川陝公路檢查站,有人闖關。

電話回報過程中,失去聯絡。

天馬山寨和金陽急調去增員的部隊到達以後,確認了事發地的情況,檢查站金陽保安團一個滿編排,三十多人全部犧牲。

來者勢力不明,一二三旅已經對這部分地段,開始拉網式搜索。

劉湘聽到這個消息,臉色鐵青。

馮天魁在宜昌更是坐不住了。

當天晚上,跟幾個將領說明永州的情況,這次宜昌得到的那個雜牌師的軍械,他統統不要,到時候兄弟們給點錢意思一下就好,明天一早,他就坐著宜昌繳獲的炮艇,返回重慶。

「小山,你跟天舒,國梁,坐鎮永州,我去金陽看看。」

羅家烈在滴翠峽收到這個消息,馬上就想去金陽。

「不要,羅師座,金陽那邊有秦旅長在,何況那邊大部分是農村,山地,林場,農場,沒有重大目標,問題不大,我在想,王茹煙人手不多,卡車雖然去的城南方向,可是城南到城北,一樣可以繞過永州城,他們會不會是在打草驚蛇,趁著天黑,在永州到金陽的路上,伏擊我們?你想,不管是永州的到城南,城北幾個工業區,永州到滴翠峽,合適伏擊的地點非常少,周圍重兵密防,打了他們也跑不掉,去金陽路上就不一樣了。」

劉湘一驚,還真有這個可能,連忙吩咐羅家烈不要衝動。

繼續看著周小山安排。

「楚團座,如果你是王茹煙,劫持了四姨太,又奉命報復六十六師,手上有一百人左右,在永州城,例外一百人在川陝公里交界地方,你會怎麼辦?」

「不是說上批次來的六十二個嗎?怎麼可能有一百?」

劉湘在發問,周小山只能實話實話。

「大帥,上次日本人查勘軍火庫,其中兩個間諜,一直沒有找到落腳的地方,而且肯定不在永州城裡,所以我們懷疑,王茹煙在城外有據點,裡面有人,再加上這次六十二個人,寧可多算,也不能少算,大致應該在這個數字附近,不排除更多。」

聽完周小山的解釋,楚天舒開始沉思,最近他都在學習日軍教程。

「日本特務最大的目的,還是為了報復川軍和六十六師,我個人覺得,師座跟大帥處境最危險,陳虎已經帶著工兵營,在蓮花湖外圍布防,裡面有羅亮兩個排跟汪奇峰一個營,蓮花湖就是大帥的家眷,衛隊也有一個營在,問題不大,化工廠,機械廠,鋼廠,滴翠峽各一個團,問題也不大,城南兩個工業區也調去了兩個團,對手現在很難找到痛腳。最大的防守弱點,反而是永州城。」

楚天舒還在繼續分析。

「我是王茹煙,在抓不到大夫人,二夫人的情況下,手裡有內外線兩支軍隊,最大的可能,是把水攪渾,打擊類似川陝公路檢查站這種地方,讓我們把重點布防的地方兵力調亂,出現破綻。」

跟這樣的對手交手,首先要保證自己不受損失,劉湘聽完楚天舒建議,乾脆拍板了。

「小山這個部署沒有問題,家烈不要去金陽了,金陽哪裡確實不重要,我們損失的起,不管對手怎麼變,我們把要害地方,統統保護住,明天小山把尹昌公全家,六十六師家眷,跟我家人接到滴翠峽來,騰出手,如果不放心鄭竹梅的安全,也可以接來,把蓮花別院衛隊拿去搜索對手。儘快找出日軍間諜,一網打盡。」

周小山,楚天舒都在點頭,劉湘這個部署是最睿智的。

別看六十六師五個旅,一個常駐南江,一個常駐金陽,還有一個常駐巴中。

永州城附近也就是原來一二二和一二六兩個旅駐地比較近。

一二二分散到了城北和滴翠峽,一二六保護城南工業區三個小鎮。

巴中南江兩個旅不敢動,能動的就是金陽的一二三,現在又被川陝公路一批人給牽制。

「天魁帶了兩個團去宜昌,永州城現在太重要,我看你們手裡的兵力有些捉襟見肘,我讓西邊孫震,南邊的饒國華各自調了一個旅,火速趕往永州,幫你們護住城南工廠,你們抽出兵力,拉網搜索,讓這幫狗日的日本人,有來無回。」

把重點防禦做好,劉湘覺得該反擊了。

封萍子彈取出來以後,槍傷恢復的差不多了。

得知這個消息,哪裡在醫院住的住。

帶著一幫女兵,居然連夜到了滴翠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覺醒來就到《尋找好聲音》的決賽了,青羽早早起了床練了兩邊自己要唱的《牽絲戲》,要不是昨天老爸硬拉着她去簽那個合同,她還能跟着許老師再鞏固鞏固所學的東西。

市區晉級賽置辦地點還是老地方,只不過這次來的觀眾比前幾場比賽的觀眾要多,青羽並沒有因此怯場。經過幾輪淘汰剩下的十六位選手都是個頂個的優秀,十六進五,青羽也沒把握能不能順利晉級。

「你要加油啊!你可以的。」清越和青羽正在舞台後方說着體己話呢,瑞霖跟着幾個好哥們就找到了她們倆。

青羽今天穿了一身改良版的中式及膝水滴領旗袍,紅白相間的格子紋路配上胸前水滴領處刺上的三朵立體玫瑰,到和青羽今天唱得歌很搭。

「你今天挺好看。」佟易沖青羽誇了一句,還遞了瓶礦泉水給她潤潤嗓子。

「比賽加油哇!你可以的。」梁卓不見外地攀上佟易的肩膀,沖着青羽比了個Wink。

青羽今天可是主角,她的妝扮更加光彩奪目些。清越這個綠葉雖然打扮得素凈,但是脖子上那條黑珍珠項鏈抓人眼球。

「你今天也好看。」瑞霖對清越誇了一句,然後悄悄在她耳邊說:「這條項鏈很襯你。」

徐山啟這邊也有人陪着,同門的陳宇君和濮思湘就來看他比賽了,還有跟瑞霖一起來,一到後台便直直去找徐山啟的樊珺邵和莫燁麟。

「山啟你緊張嗎?」濮思湘拉着徐山啟的胳膊關切地盯着他略施粉黛的容顏,徐山啟化了點妝,那雙狐狸眼好像能把人的魂給勾走了。

「還好。」徐山啟也不是沒參加過別的比賽,他有見過更大的場面,這種還算小場面了,穩得住。

「那師哥這次爭取拿第一名!湘湘覺得師哥可以的!」濮思湘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青羽和徐山啟這次的演唱順序比較靠後,一個第十,一個壓軸,得在後台候場很久。

比賽開始以後,瑞霖到觀眾席聽了幾場,發現選手們的實力都不錯。再回到後台時,瑞霖分別對青羽山啟鼓勵了一輪,讓他們好好發揮。完事以後他就乖乖地陪在女友身邊了。

「你帶了可樂相機?」在清越打開包包找東西時瑞霖無意瞥到了那台可樂相機。

「嗯,看看有什麼可以拍的。」清越將相機給了瑞霖,她相信瑞霖的拍照技術。

「青羽的比賽完了以後就輪到你的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去V市看你的演出。」瑞霖拉住清越的手,戀愛的甜膩味差點熏壞整個後台。

「你要是實在去不了,我就叫梁卓錄視頻給你看。」

瑞霖寵溺地摸了摸清越的頭,要不是後台人多,更親昵的舉動他都幹得出。

「嘖嘖嘖,無時無刻都不『放』過彼此啊!」梁卓幽幽飄到兩個人身邊,還沒靠近他們呢,就聞到了一股戀愛的酸臭味。

「你別說!」瑞霖指了指梁卓,把清越往懷裏抱了抱,「你以後談戀愛要是也這樣,你信不信我打你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