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鵬程,是雲城真正的坐山虎,在雲城灰色勢力當中,只要他站出來說第二,絕對沒有人敢自稱第一。甚至,歐陽鵬程都可以制定一些規則,在灰色勢力當中推行下去。

就算是胡飛在歐陽鵬程面前,說話也要注意分寸。

把歐陽羽按在地上的警察,後背已經沁出了一聲冷汗。雖然心中萬分難堪,但他還是鬆開了歐陽羽,訥訥地退在一邊。

歐陽羽站起身,臉頰高高腫起,眼角烏青,身上也留下了不少的鞋印。

他表情有些猙獰,恨恨地掃視着李東來幾人,只是目光裏面也帶了幾分試探。

他還是第一次挨打,心裏也有些發虛的。

看見李東來等人,沒有人敢和自己的目光直視,歐陽羽心中就湧起一股無邊的戾氣。

「啪!」

他抬起手,給離自己最近的警察來了一個脆的,吼道:「草你媽的,敢打我?」

那名警察捂著臉頰,低頭後退了兩步。

歐陽羽還不解氣,又是一腳踹在旁邊一名警察的大腿上面,「當個警察就了不起了?就可以隨便打人?信不信我叫胡飛扒了你這身皮?」

那名警察同樣後退兩步,唯唯諾諾。

見有個警察在用目光打量自己,歐陽羽面色一沉,「你的目光有點嚇人啊!」

那人哆嗦了下,連忙小心翼翼地賠笑道:「不是,我有青光眼。」

歐陽羽也不屑和幾個小警察計較,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李東來的身上。

李東來雖沒有硬撼歐陽羽的鋒芒,但也沒有後退,只是沉着臉站在一邊。

歐陽羽就走到李東來面前,伸手不輕不重地在李東來臉上拍著,「你剛剛不是很狂嗎?怎麼不狂了?」

李東來身為一名年輕有為的警察,更是一名明勁高手,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羞辱啊?

他雙拳緊握,因為激動,身子都在輕輕顫抖。

終究,李東來還是沒敢動手。

歐陽鵬程,在雲城勢力滔天,他如果在知道了歐陽羽的身份后,還對歐陽羽動手,那就是打歐陽鵬程的臉。

如此一來,李東來越發堅定了,要追求到穆紅妝的想法。

只要追求到了穆紅妝,今日之辱,他一定要價賠償還!

任他歐陽鵬程在雲城隻手遮天,但給穆紅妝端洗腳水都不配!

看見李東來等人服軟,歐陽羽也不敢做的太過分,畢竟,李東來幾人有個警察身份。

歐陽羽又轉頭看着林天成,道:「還有你,給我記清楚了,離凌墨晴遠一點。」

凌墨晴看了林天成一眼,如水的雙眸中寫滿了歉意,還有理解,然後對歐陽羽道:「好了,都是誤會,我陪你去處理一下傷勢吧。」

看見凌墨晴願意和自己一起離開,歐陽羽就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李東來和幾個警察,看林天成的目光裏面,也帶着幾分同病相憐。

大家都看得出來,凌墨晴對林天成的情意,可就算這樣,也沒有人會看不起林天成。

歐陽羽的背景,實在是太強悍了!

「我和墨晴的關係,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吧。」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林天成居然無視了歐陽羽的警告。

…… “喔,這就是魚人街嗎?”

羅傑一臉興奮地東張西望,身後跟着的雷利、賈巴等七八名海賊團成員也滿是驚奇。

他們正走在一座海底走廊一般的通道里,深海的海水被特殊材質的玻璃阻隔,藉着微光,有些地方還能穿透玻璃看到深海魚類。

“不,這裡還不是。”在他們身邊,有一身高四米多極其壯碩手拿魚叉的魚人族,道:“這只是魚人街的入口,接下來纔是。”

“是嗎?”

很快穿過這條通道,魚人街的全貌顯示在他們眼前。

鱗次櫛比的店鋪,琳琅滿目的商品,熱鬧非凡的人羣,如果不是除了人類,其中還混雜了大量的魚人族和人魚族,羅傑等人甚至會恍惚間以爲自己回到了陸地。

“好厲害……魚人街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雷利輕喃,又解釋道:“不,桑貝爾,我不是那種意思,我只是說……”

魚人桑貝爾笑了笑,巨大的魚臉顯得有些猙獰:“我明白的,五年多以前,魚人街還不是這樣。

雖然人魚龍宮那些人魚王族與人類簽訂了契約,但大多數魚人族對人類還是厭惡的,因爲大多數人類看到我們,只有恐懼和排斥。

直到,菲茲老大出現。”

“菲茲老大?”

桑貝爾點頭:“菲茲老大是在魚人島外出生的半魚人族,五年以前纔回到魚人島。他似乎一度有過幾乎被天龍人捕爲奴隸的經歷,所以對那位世界之王很是敬仰。

他回到魚人街,便勸說大家試着和人類和平相處。最初的時候大家當然是不同意的,更何況他是半魚人,魚人和人類結合的血脈。

但菲茲老大展現出了壓倒性的實力,所有想要教訓他的魚人,全部被他擊敗……也包括我在內。”

“那麼厲害?”

揹着兩把斧子的賈巴道:“之後魚人族就和人類和平相處了?”

“不,哪有那麼容易。”桑貝爾搖頭:“起初,不服氣的我們嘗試着各種方法驅逐他擊敗他,直到很久以後,才漸漸稱他爲老大。

其一是因爲他擁有一手絕佳的釀酒手段,所創造的魚人釀是我們喝過的酒裡,最美味的一種。”

最美味的酒?

雷利頓時重重嚥了口唾沫。

其他人也瞬間心動,當海賊,誰能不愛喝酒呢?

桑貝爾繼續道:“其二是菲茲老大非常公平,會幫助族人。雖然那位世界之王廢除了奴隸貿易,但還是有些不法商人,偷偷地進行奴隸買賣,有一次魚人街有兩個孩子不小心被那些傢伙擄走,我們集結了一個隊伍去追,卻沒能追到。

就在我們絕望憤怒的時候,回到魚人街,才發現菲茲老大正在酒館裡逗弄那兩個孩子,而那些不法商人,則交給了人魚王族處置。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我們發現菲茲老大並未站在人類立場。一點一點,這裡纔有現在的樣子,反對菲茲老大的傢伙已經很少了。”

“好厲害的傢伙。桑貝爾,我們這次能見到他嗎?”

桑貝爾猶豫了下:“可以是可以,菲茲老大這個時候應該會在他的居酒屋裡,不過最好不要暴露你們是海賊的事情,僞裝成商團。”

“爲什麼,他討厭海賊?”

“不,也不算。”桑貝爾撓撓魚頭:“菲茲老大對海賊的態度我們也說不清,有時遇到了會抓,有時卻不理會,僞裝成商團遊客是最保險的,不然你們衝突起來,我會很爲難的,羅傑,雷利。”

“這樣啊,那我們會小心的,快走吧,去他的居酒屋。”雷利擡手拍了拍桑貝爾的後背。

“副船長,你一定是饞那種魚人酒了吧!”有人調笑雷利。

歡聲笑語一片,桑貝爾也跟着笑了笑,心裡又有點擔心,這些傢伙真的能瞞住身份嗎?

“呦,桑貝爾?”

“好久不見了啊。”

“這是你的人類朋友?”

“哦,一個熱情的傢伙,看來魚人族的人類朋友又多了一位。”

“要去菲茲老大那裡嗎?”

路上,一個個魚人族向桑貝爾打着招呼,桑貝爾點頭回答,羅傑神色比他還熱情,向每一個注意到他們的魚人族揮手呼應。

雷利等人覺得船長好丟人。

不過習慣了,沒辦法。

期待中來到菲茲居酒屋,門臉就比其它店鋪富麗堂皇幾倍。

裡面也很大,與一般城鎮的居酒屋截然不同,只是大堂就有上百平米,甚至還有些獨立的包間,酒櫃上的酒水也琳琅滿目。

因爲剛到中午,來喝酒的魚人族不多,反而是來旅行來嚐嚐新鮮的人類遊客更多。看到他們進屋,一名魚人族少女立刻迎了過來,將他們向內引去,同時問:“桑貝爾大哥?你們需要獨立房間嗎?”

桑貝爾對羅傑道:“獨立的房間,需要加收一千貝利。”

羅傑頓時連連搖頭:“那還不如買酒回家去喝,就在這裡吧!”

他熱情地跟大堂裡暢飲的客人們打招呼,桑貝爾則點點頭,示意魚人族少女,又順口問:“菲茲老大現在不在店裡嗎?”

“老大在午睡……”少女轉頭示意向一個房間,忽然一愣,看到那個房間的房門從內開啓。

“桑貝爾回來了?哦,你也終於交到了人類朋友?他們是做什麼的?”人未到,聲先至,從房間裡走出一名身高三米多的壯碩魚人。

聲音洪亮,瞬間把羅傑海賊團目光吸引過去,讓他們神色一滯。

因爲是半魚人,這名魚人族的人類特徵較多,如果不是藍色的皮膚和臉頰鱗片的點綴,幾乎和人類沒什麼區別,更醒目的是他那流線型的肌肉,攝人的氣息,只是站在那裡,就讓所有人都無法忽視!

“猛獸的氣味……”感受到壓力,羅傑心裡瞬間興奮了起來。

好強的傢伙。雷利也有感覺,暗道不好,他太瞭解自家船長了,連忙招呼道:“我們是遊客。”

“他們是商人。”

桑貝爾卻與雷利同步解釋。

空氣倏忽間安靜下來。

魚人王菲茲挑了下眉。

賈巴哈哈一笑,圓道:“我們既是遊客也是商人,先來魚人島轉轉,如果有合適的買賣,就參與一下,您是魚人街菲茲老大吧,我們聽桑貝爾說過您,能給我們個單獨房間,來一點魚人酒嚐嚐嗎?”

“這樣嗎?那你們帶那麼多武器幹什麼,桑貝爾,他們不會是海賊吧?”魚人王菲茲轉頭問。

居酒屋內視線集中過來。

桑貝爾神色僵硬,羅傑正要張嘴,雷利連忙捏了他一下,搖頭笑道:“怎麼會?帶武器是防身。不好意思,我們來之前,不知道魚人街竟然這樣安穩,失禮了。”

“這樣啊。”菲茲點頭,對魚人少女示意道:“以後來魚人街不必帶武器了,沒人敢亂來的。那歡迎光臨,帶他們進四號包間吧。”

坐進單獨的房間,關上房門,除了羅傑一臉不情願,其他人、包括桑貝爾,都是大鬆了口氣。

“好險,好險。”

“這傢伙好強的樣子!”

桑貝爾低聲警告:“別把我的警告不當回事啊,菲茲老大可是一個人擊敗了全部魚人的傢伙,你們雖然也不弱,但面對他……”

“感覺出來了,真是讓人難以相信,這樣的強者竟然會待在這裡開一間居酒屋?釀酒來喝?”雷利感慨着,看向羅傑,無奈道:“船長,現在進入新世界可不容易,大部分海賊都只能棄船,找一個角落翻越紅土大陸,躲過海軍視線。

爲了保住我們的船,我學了半年多的鍍膜手藝,又在這邊兜轉了小半年,有桑貝爾的幫助,才終於甩開了卡普來到魚人島,可千萬不要節外生枝,前功盡棄!”

“我知道。”28歲的羅傑終究成熟了幾分,壓了壓草帽,有些遺憾道:“大海果然足夠廣闊,沒想到在新世界的入口,就能見到這樣的傢伙,下一次有機會,一定要跟他交手一次!”

賈巴笑道:“交手?你看到他的手臂了嗎,船長?我感覺他的拳頭恐怕會比卡普還要有力,桑貝爾他們的腕力,可是很恐怖的。”

羅傑毫不畏懼:“說到卡普那傢伙,他上次那種將武裝色……”

咔嚓一聲,房門開啓,讓羅傑的聲音一止,羅傑海賊團的船員們紛紛心中一跳,看了過去。

少女魚人捧着酒杯進來,後面魚人王菲茲還拎着兩瓶酒,蹙眉問他們:“不好意思,我剛纔聽到了卡普、拳頭什麼的。是指海軍中將蒙奇·D·卡普嗎?我聽說過那傢伙,你們怎麼會和他有接觸?”

他眯起眼睛,危險的氣息擴散出去:“你們果然是海賊?”

羅傑海賊團衆人神色僵硬。

嘭嘭,嘭嘭。

心臟跳動得快速起來。

好幾秒,雷利才笑了下:“不不不,不是,您誤會了,原來還有一位叫卡普的海軍中將嗎?哈哈,真巧啊,他的哥哥也叫卡普。”

他一指羅傑,頓時讓羅傑的眼睛瞪得比魚眼還大,雷利道:“他哥哥不放心我們出來旅行行商,用拳頭狠狠地揍了他一頓,我們好不容易纔跑出來的,讓您見笑了。”

“原來如此,也是,桑貝爾的朋友怎麼會是海賊?不過我看你們的實力也不錯啊,這種年齡,他的哥哥卡普怎麼還管那麼多?又不是他爸爸,人類真是奇怪。”菲茲放下酒,搖搖頭走了出去。

房門一關,羅傑呲牙咧嘴,好像要把雷利活活吃下去!

卡普那傢伙怎麼變成我的哥哥了?你怎麼不說是你的哥哥?!

“船長,船長,冷靜!”

“不,別叫船長了,我感覺那位魚人王臉色陰沉的時候,我們像死定了一樣,怎麼會那麼強……”

居酒屋大堂,魚人族少女則奇怪問:“菲茲老大,您笑什麼?”

“吭哧……咳,沒什麼,我想起一些高興的事。”菲茲掩了一下魚嘴,對少女搖了搖頭。

在腦海中打開監獄檔案。

魚人之力:101795

5級,魚人族頂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