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苦笑,接過了話茬。

網友的期待歸期待,但也能從側面反映一個事情,就是煤礦文工團電台部那邊真的很忙,一旦急了秦川還真有可能會回去。

「嗯!」

「那現在怎麼辦?」

「留人!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留人!」

駱文星的態度前所未有的堅決。

……..

另一邊,

表演現場,秦川的小品依舊在繼續,從穿上馬甲開始后現場笑聲就沒有斷過,直到十分鐘后,二人終於表演完了小品,鞠躬下台!

「好!」

啪啪啪啪!

下一刻,全場掌聲響起。

意外的是,三位評委竟是直接站了起來。

其中的一位邊鼓掌的同時邊還向主持人點了點頭,

下一刻,

主持人回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明白,隨即走上了舞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經過秦無爭的講述,葉天傾算是煉丹師和丹藥,有了非常充足的了解。

就丹藥來說,也是和靈藥那般分為一到九品。

煉丹師的等級,也分為一到九品。

就秦無爭而言!

他說自己算是八品頂尖的煉丹師,距離九品還差一線之隔。

但就是這一線之隔。

就如同是皇級巔峰和帝級的差距一般,能不能跨過去,多多少少是要看個人天賦和運氣。

至於秦無爭的那些丹藥!

無極皇龍丹,白骨生肌丹!

秦無爭倒是說不出,那是幾品的丹藥,猶豫一會後將其歸類在七品。

甚至包括效果,弱於無極皇龍丹的超級丹,也被秦無爭劃分為七品。

對於這個劃分,葉天傾摸不到頭腦。

秦無爭的解釋則是,

雖然無極皇龍丹和白骨生肌丹的效果都堪稱逆天,但相比較真正有逆天效果的八品丹藥,那還是差上一截的。

秦無爭也承認,他沒有煉製出八品丹藥。

到不是他能耐不足。

而是縱觀歷史,七品煉丹師有很多,但八品煉丹師,九品煉丹師則是個位數。

流傳下來的八品,九品丹藥的藥方,若是煉製出丹藥,那就是真的逆天了。

其中有一種丹藥,乃是八品丹藥,煉製後有九成的幾率,可以讓皇級巔峰強者,沒有任何危險和副作用的突破到帝級。

只不過!

這種丹藥,需要的靈藥極其珍惜。

秦無爭還說,他早就讓神龍殿尋找了,只不過截止到目前為止,煉製八品丹藥的靈藥,一株都沒有找到。

葉天傾聽到這消息后,一陣的齜牙咧嘴。

至於九品丹藥,秦無爭沒有多說,葉天傾也沒自討沒趣的問。

畢竟,神龍殿連煉製八品丹藥的材料都找不到,自己在問九品丹藥,那的確是自取其辱。

「老大,現在縱觀華夏,八品煉丹師有四五位,但其中兩位都年齡太大了,身體已經枯竭,就他們現在的身體狀況,煉製五品丹藥都費勁,六品丹藥更是不可能。」

「剩下的三位八品煉丹師,我算一位,我爺爺算一位,剩下的哪位就是藥王谷的哪位。」

「我爺爺眼下突破無望,身體也在衰竭,但至少三十年內沒啥問題,依舊可以煉製七品丹藥。」

「藥王谷的哪位,額……估計,頂天還能在戰十年吧。」

秦無爭說這話的時候,言語間有點傲氣。

「那個,你爺爺和藥王谷的哪位,以及那兩位比較老的,他們煉製出過八品丹藥嗎?」

葉天傾好奇的問道。

「嗯,都煉製出過,但都是比較低級的八品丹藥,我爺爺煉製出的丹藥,就是無極皇龍丹!」

葉天傾:「???」

秦無爭不好意思的笑道:「其實,我煉製的無極皇龍丹,就是從我爺爺哪裡抄襲的名字,我就是覺得這名字好聽,所以就取這個名字了,其實正八經的無極皇龍丹是另外一種丹藥。」

「效果如何?」

葉天傾急忙問好,很是好奇。

七品丹藥的無極皇龍丹,效果就如此厲害。

那八品丹藥,又該是何等的威風那?

秦無爭打著哈欠說道:「正品的無極皇龍丹,乃是一種療傷葯,可以讓斷肢重生啥的,就是胳膊腿斷掉了,服用那丹藥……而後的一段時間裡,可以重新長出來。」

嘶……

葉天傾倒吸一口涼氣。

秦無爭道:

「我爺爺搜尋多年,費盡心血,最終在逆天的運氣之下,收集起藥材,煉製出三枚。」

「但現在三枚都用光了,哎……說來也是敗家。」

「我爺爺煉製成功后,為實驗效果,就隨便找了一個陌生的皇級巔峰的修行者實驗,如此浪費一枚。」

「剩下的兩枚,一枚給了他的好朋友,但現在他的哪位老友,在三年前就去世了。」

「剩下的一枚,他給誰了我不知道,之前他說過一次,但我懶得記也沒往心裡去。」。 唐柒柒怔怔的看着她,被她這顛倒黑白的本領給驚到了。

她竟然被動成了小三?

這一幕,竟然有些似曾相識。

以前時清靈出現的時候,不也是這個情況嗎?

她看起來很好綠?

「凱瑟琳……」

陸昭竟然憐惜的抱着凱瑟琳,幫她溫柔的擦拭淚水。

「陸老師……」

她震驚的看着他。

「唐柒柒,公主說的對,只有在一起后,我才知道我們有多合適。我們註定有緣無分,你已經不清不楚的和封晏在一起了,我也沒有任何愧疚的和公主在一起,我們也算是扯平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我不清不楚的和封晏在一起?這事就算分個前後,也是我問心無愧,怎麼你就沒有任何愧疚了?」

唐柒柒震驚的看着他。

「看在那四年的份上,我不想把話說得太難聽。」

「你說說看,我倒要聽聽如何難聽。」

她氣憤的捏緊拳頭,指甲嵌入皮肉,疼得厲害。

她小臉兒煞白,可一雙清冷的眸透著不屈的光輝,死死地盯着陸昭。

陸昭強忍着心痛,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和他朝夕相處,怕是早有夫妻之實。之前你再三保證,你是乾淨的。可現在呢?過去這麼久了,你能把持得住嗎?你和他本來就結過婚,有過淵源,現在怕是更難捨難分了吧?」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胡說八道嗎?在帝都你是沒有去處了嗎?竟然和封晏住在一起,你還敢再明目張膽一點嗎?」

「這一點,我就不得不說你了,唐小姐。你未免太急切了些,你既想讓陸昭對你滿含虧欠,又和封晏不清不楚,難道你要兩個男人都吃的死死的嗎?這未免太貪心了吧!怎麼,兩個地方,一邊養一個男人?」

「你給我閉嘴!」

唐柒柒憤怒不已,對着凱瑟琳怒吼出聲。

「該閉嘴的人是你,公主說錯了什麼?她只是揭露了你醜陋的面目。你三心二意,對封晏余情未了,又讓我對你滿是愧疚。唐柒柒,你這個樣子,讓我噁心。我不要不貞不潔的人!」

陸昭咬着牙,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一般。

他灼傷著唐柒柒的同時,也在惡狠狠地刺痛著自己。

這就是凱瑟琳的目的,故意把唐柒柒叫來,就是讓自己表明態度。

為了長遠計劃着想,他不得不這麼做!

雖然會傷害她,但總好過計劃落空。

唐柒柒聽到最後幾個字,如遭雷擊。

不貞不潔?

她等到現在,只等來了這四個字?

「你說的……都是真的,你的心裏話?對嗎?」

她沙啞著嗓子,喉嚨彷彿要冒火一般。

「是。」

唐柒柒聽言凄楚一笑,本以為自己會狼狽的哭出來,卻不想眼睛乾澀,一滴淚都沒有。

她目光搜索著周圍,看到了后廚入口。

她直直的衝進去,竟然把廚師修長的菜刀拿了出來。

「你幹什麼!」

陸昭急了,一把將凱瑟琳護在身後,以為她要做什麼傻事。

。赤井秀一千不該萬不該,說出了最後一句疑似挑釁的話語。

真一本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絕,但奈何對方臨走前還要伸手打臉稱真一困不住他,這句話一下就點燃了真一那憋了許久的怒火。

他果斷且迅速地朝綾小路遞了個眼色,綾小路警部心領神會,當即下令門外警員封鎖電車車門,將赤井秀一的腳步停滯在了

《柯學之銀彈》第一百零八章矛盾的激化與解決 但是村民們就像是一隻只悍不畏死的螞蟻,帶著詭異的微笑,英勇的沖向諫山黃泉。

眼中紫光一閃,踢退兩個村民。

稍退兩步,腳尖輕輕點地,躍起,右腳順勢踩在一位來襲村民的胸膛。

咔嚓!

隨著一聲胸骨斷裂的聲音,諫山黃泉人已飛躍至一處圍牆上。

長刀收鞘,急速前行幾步,隨意閃過幾個來自下方的鋤頭。

一個起跳,諫山黃泉,人已到了房頂。

稍微喘了一口氣,望向下方。

兩三百號人物,已經密密麻麻的,將這一棟建築給包圍在了一起。

「只要給我一些時間,這區區兩三百號人,不成問題。

但是問題不在這裡……」

「這些人只不過是那幕後存在,所推出來的傀儡。

如果在他們身上花費了大量的精力。

那麼當最終的幕後存在出現的時候,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而且,現在doctor會在什麼時候從那個蛋裡面出來,也不知道!」

諫山黃泉有些苦惱的捏了下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