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米格面帶羞愧,斯凱勒也不怎麼好過,其實每一次軍銜的晉陞,本部都是有過考核的,但是斬夜支隊都是集體晉陞。

因此,因為斬夜支隊特殊的戰鬥方式,除了斯凱勒這個身先士卒的長官,其他功勛是集體計算,他們只要個人的能力和專業水平考核達標,便能夠跟隨斬夜支隊其他成員一同晉陞,說白了,就是水平夠了,資歷不夠。

但因為混上了一個好部門,也跟隨著一起實現了晉陞,有的人會沾沾自喜,如果米格是這樣的人,斯凱勒也不會感到難受。

可偏偏米格是一個合格的海軍,其他成員也是,這種混上去的感覺,他們也並不喜歡,斯凱勒作為長官,也不希望他們抱著這種心態待在斬夜支隊之中。

因此,她也接上了自己剛剛的話語,說道:「所以,潛艇作戰小隊要進行改進,而鎮守G-5支部,則是我們改進最好的機會。」

斯凱勒說完,看向甚平,問道:「甚平,魚人島作為海下唯一一個有著完整武裝軍隊的國家,海下集體作戰,你們應該也有過深入的開發吧?」

甚平點了點頭,龍宮王國的確開發過許多在海中集體作戰的方案,但是限於科技水平和單獨戰力,並不能讓龍宮王國變成武力上的強國。

但是理論,還是很紮實的,甚平此時也明白,斯凱勒這近乎於明示的潛台詞了。

那就是希望甚平用龍宮王國的理論,結合海軍的科技設備,讓潛艇小隊進一步發展。

於是,甚平也就直接問道:「長官,你剛剛所說的這個水下防衛網路,需要做到哪一種地步?如果是遍及整塊海域,那幾乎不可能。

這與潛艇的技術無關,而是站點越多,需要的人數,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配合、對布局的了解也越高,難度,也會越高。」

斯凱勒眯了眯眼,她想過最好的場面,就是將整個G-5支部的海域,都納入其中,但甚平此時的話語,也讓斯凱勒反應過來。

甚平能提供的理論,只是增強,而無法直接讓潛艇作戰小隊發生質變。

雖然有些失望,但斯凱勒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能做到的大概是什麼樣的?」

甚平說道:「這個需要結合目前我們支隊之中的潛艇數量、潛艇作戰小隊數量,已經潛艇科技才能進行評估。

不過…如果只是在一個橫截面上進行攔截,應該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攔截而已。」

斯凱勒點了點頭,看向米格,說道:「米格,我讓甚平暫時加入你們小隊,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米格連忙搖頭,說道:「長官您說笑了,甚平中校能過來指導,我們高興都來不及,不過…」

米格看著甚平,說道:「要不把我小隊隊長身份讓給甚平中校吧?要不然我過意不去。」

「哈哈~你想得美,甚平要帶領的是近戰小隊,近戰小隊一直也沒有個隊長,都是我帶著他們沖,偶爾是努爾基奇帶,也該讓他們有一個統一的步調了。」

斯凱勒說完,看向努爾基奇和漢密爾頓,說道:「漢密爾頓,你負責跟進,看看這件事需要多少軍需物資,然後進行申請。

努爾基奇,你負責全局統籌,我想想,半年的時間,能不能完成這件事?」

斯凱勒給了半年的時間,因為哪怕是她,也知道要建立這個防衛網路,不止簡單的人員調配問題。

潛艇的改造就需要不短的時間,除此之外,還有人員的安排,潛艇小隊的成員肯定無法長期在潛艇上生活,三五天還好,但是一個三五天的防衛網路,有個屁用。

因此,他們必須找到一個能長時間輪換的方案,這個方案牽涉的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周全,斯凱勒自己喜歡做那種「先執行,遇到困難再想辦法」的事情。

但是她不會讓其他人陪她一塊兒瘋,這件事必須先保證周全,隨後才能投入時候,實際過程中,再產生問題,也不會是什麼大問題,也好進行調整。

而聽到斯凱勒給出的時間,幾人對視一眼,隨後都看向斯凱勒,點了點頭。

半年的時間,不算長不算短,硬體上的時間肯定是來得及的,至於調配,那就需要他們的共同努力了。

「這件事情你們先前期策劃一下,畢竟改進的同時,不能讓整支支隊都陷入停滯,兩天後開始巡航,還有其它問題嗎?」

斯凱勒看向幾人,見幾人都搖了搖頭,斯凱勒說道:「那就散會吧。」

不斷給斬夜支隊的這些核心加壓,也屬實沒有辦法,畢竟斬夜支隊是戰鬥部隊,不具備其他部隊的屬性,因此,遇上人才,只能讓人才多輸出點才能了。

會議結束,米格就熱情的邀請甚平去參觀潛艇作戰小隊,軍需官漢密爾頓也被拉過去了,努爾基奇倒是留在會議室內。

斯凱勒看向他,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努爾基奇點了點頭,說道:「和剛剛議題無關的事情,我就沒有耽誤他們的時間。」

「什麼事情?」

「我還沒確定,但是的確存在很古怪的情況,昨天與今天,我們航行了兩次,據我剛剛拿到的瞭望員的日誌,在我們支隊航行的可視範圍之內,至少出現了21支商隊。」

努爾基奇說著,皺起了眉頭,斯凱勒不解問道:「這很奇怪嗎?」

「如果是其他海域,那麼的確不奇怪,但這裡是新世界,去年G-5支部的年報不知道您看過沒有。」

斯凱勒也皺起眉,說道:「有事你就說事,明裡暗裡嘲諷我對支部不上心算怎麼回事?」

「哈哈~」努爾基奇也配合的笑了一下,他剛剛真沒那個意思,因此也不深究,說道:「過去的一年,從G-5支部瞭望所的觀察,一共有155組次的商隊來往。

而昨天與今天,僅僅兩天,就出現了21次,而且,我們支隊的瞭望距離,可比支部的瞭望距離要短得多,範圍也小得多。」

斯凱勒不知道這些數據,如今努爾基奇提起,她也有些疑惑,問道:「你有什麼猜測?」

努爾基奇說道:「要麼是龍宮通商政策開始顯現作用,但是…不應該這麼快。

另外,就是我們支隊的存在,讓一些海賊,不得不通過其他的方式,進行海域之間的穿行。

我個人偏向後者。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新世界那三個海賊團,最近又有大動作了。」

聽到努爾基奇的推測,斯凱勒眉頭皺起,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下一次巡航開始,增加一個任務,遇到商隊,進行安全檢查。」

「是!長官!」

。顏開雖然自身只混沌化了三百六十五個穴位,可除了感覺實力比其他人強大得多,卻並沒有感覺感覺到自己能夠孕育出星核和生命。

不然先前楊婉妗故意取笑的時候,他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一句「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生一個」。

畢竟孕育生命不等於克隆。

楊婉妗不知道顏開的心理活動,如果知道了肯定會大肆嘲諷一番。

現在卻繼續解釋道:「因為混沌具有造化萬物的屬性,那麼機緣巧合就可以孕育出一根草、一棵樹……

《碰瓷之王》245.歷史何曾有真相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最新章節、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鼓瑟希、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全文閱讀、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txt下載、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免費閱讀、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鼓瑟希

鼓瑟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殺妻證道后我拜前夫為師、真千金在鬼街暴富了、穿成偏執反派心尖寵[穿書]、真千金用鈔能力虐渣[穿書]、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感謝您的大恩。」

岡瑟六人正式跪在韋恩面前。

婕斯儘管身體很弱,也強行跪了下來。

眼淚從她蘇醒之後,便從來沒有停過,不止因為她活了下來,更因為耳朵的殘缺,終於得到了彌補。

她之前面對岡瑟時,一直有種自卑感,其主要原因,就在耳朵上。

韋恩很明白她的心情,在地球,很難讓細胞通過分裂、定向形成器官,但在這個世界卻做成了。

對韋恩而言,代價是耗費了不少精力,也額外用掉了兩塊魔法石,而對婕斯來說,也消耗了體內更多的能量。

無論哪個世界,只要是傷口的修復,始終避不開細胞分裂。

「我再次邀請你們,法庫頂級的冒險者團隊火煉,請加入雪暴公會。」韋恩認真說道。

「韋恩先生,就像我之前說的,只要您救活他們,我的命都是您的。他們有什麼打算,我不確定。但我一定會加入您,而不是雪暴公會。」

「我們也一樣。」

其他五人也鄭重點頭:「我們只效忠於您。」

安斯聽到火煉等人的話,突然感到有些酸,立刻舉手:「我也一樣。」

韋恩鬆了口氣。

之前,他委託的任務出了點意外,火煉差點滅團。現在,火煉得以保留,也加入他,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火煉加入,緩解了韋恩因人手欠缺,而形成的壓力。

「這樣就好。」韋恩寫了張紙,將紙張放入到桌角。

傳送陣亮起,紙張被傳送到大廳的前台。

這是韋恩讓安斯製作的一個小型傳送陣,單純只是為了傳送文件,提升工作效率。

考慮到在坐的人——除了安斯,因為他不是人——都沒有吃飯,韋恩讓一樓準備一些食物,送到樓上。

「都坐吧……我知道你們對我、還有安斯有一些疑問。說出來,我盡量回答。」韋恩靠着椅背,看向剛坐在沙發上的岡瑟等人。

「沒有任何問題。」六個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哈?」

韋恩疑惑的看着六人,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我們既然已經選擇加入您,對與錯都不重要,正義與邪惡也不重要。您的敵人便是我的敵人,僅此而已。」岡瑟毫不猶豫地回答。

其他五人也紛紛點頭,認同岡瑟的話。

「呃……」

聽幾個人這麼說,韋恩有種自己是真反派、大boss的感覺。

無論電影,還是動漫,甚至遊戲,大反派總會有幾個死忠粉,不管對錯,全部都會站在韋恩一邊。

這個感覺……真爽。

咳咳……岔遠了。

韋恩輕咳一聲,再次看向岡瑟等人。

「其實,我也不是什麼惡,呃……壞蛋。安斯確實是你們在惡魔城見到的骷髏,但他不是大惡魔,事實上,他和大惡魔完全沒關係。他原本只是待在惡魔城,被我撿到了,後來他的藏身地被一群『勇者』發現,破壞了他的骨骸。我呢,剛好也正在創建公會,便想着趁著這次機會,吸引更多的勇者過來。後來的事,你們也就知道了。」

這些話真假參半,關鍵地方模糊其詞,不關鍵的地方說的稍微詳細一些。

那次行動也沒有冒險者傷亡,反而是冒險者賺的更多。從這一點說,儘管是韋恩自導自演,但冒險者並沒有什麼缺失。

岡瑟等人聽到這番話,則又是另一番心情。

韋恩明明可以不用說,但卻執意告訴他們緣由,如果不是信任他們,韋恩不可能這麼做。

這份信任火煉等人,格外重要。

儘管宣佈加入韋恩的團體,但他們也是人,也需要被信任。

韋恩給了他們這些。

「那個,韋恩先生剛才說了『勇者』?」岡瑟問道。

「沒錯。我記得……咳咳,你們對『勇者』了解嗎?『哀之怒嚎』也存在勇者。」韋恩好奇道。

之前,他向岡瑟提起過「勇者」的事,當時,無論是火煉,還是薩茲,都表現出了慍色。

「韋恩先生,您知道婕斯缺失的哪只耳朵吧?」岡瑟嘆口氣道。

「嗯。」

「就是『勇者』割掉的。」岡瑟別過了頭,拳頭緊握。

韋恩扭頭看向婕斯,她的臉色也不太好看,留意到韋恩的目光,她才解釋道:「那時候,我還小,不小心得罪了『勇者』……後來,長大后,也想找他報仇,卻發現他已經不在了。後來……與勇者接觸多了,發現勇者也不都是那樣的人。但……」

婕斯沒有說明,韋恩也能猜到,她不想和「勇者」有太多交集。而且,這不只是婕斯一個人的意思,同時也是整個火煉的意思。

「你們對勇者有什麼了解嗎?」韋恩問道。

六個人齊搖頭。

「他們接的任務和我們不是在一起。」岡瑟解釋道,「如果不是這次『哀之怒嚎』把任務委託給我們,我們還不知道有『討伐大惡魔』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