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下人也沒有料到,秦君臨現在的心情,居然這麼惡劣。

早知道,他少說也要躲個一天半天再來。

此刻,下人心中叫苦不迭,但來都來了,也只能硬著頭皮說下去。

「回稟少爺……您之前交代查的事情,已經查的差不多了。那個林允兒,被濃硫酸潑臉,如今雙目失明。」

下人小心翼翼地看着秦君臨的臉色,頓了頓之後,繼續說道:

「唯有傳說中的天材地寶——九葉金蓮,方可醫治!秦風回到帝京,除了退婚之後,也在暗中派人,搜尋九葉金蓮的消息!」

「原來如此!」

秦君臨本來漆黑的面色緩和,眼中卻閃過一抹陰鶩狠毒之意,不知道又再打什麼算盤。

「少爺,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下人眼看着秦君臨的面色,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終於有所緩和,才大著膽子繼續問下去:「直接把那個丫頭抓來嗎?」

「直接抓來?」

秦君臨冷笑一聲,臉上滿是輕蔑:「豬腦子一樣的東西!直接抓來,豈不是給那賤種和林允兒,一個痛快!我有一個更有意思的報復方法……」

「乾脆,讓我直接變成秦風,趁虛而入!」

……

變成秦風?

下人一下子懵住了,根本不知道秦君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少爺是想取代秦風?

可少爺雖然身份不凡,在帝京有所盛名,但也只是在帝京公子哥的圈子裏。

說句不好聽的,在一群紈絝少爺、世家子弟吃喝玩樂的圈子裏,擁有名聲,怎麼能和堂堂天策戰神相比?

再說,天策戰神長得像生母比較多,秦君臨也是一樣,長相隨了自己的生母姜玉鳳。

二者長相,天差地別。

秦君臨想要代替秦風,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當所有人都是瞎子嗎?

兩個人除了長相,可沒有一點相似!

不,不對!

還是有的!

下人一瞬間彷彿抓到了什麼,驚訝地開口問道:「少爺,您是想要……」

「沒錯。」

突然,秦君臨壓低了聲音。

單說嗓音,和秦風足足有七八分相似!

如果下人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秦君臨,那麼只要他閉上眼睛,絕對會把秦君臨,當成秦風。

現在,秦君臨要模仿秦風的聲音!

兩人都是男兒,身高相似。

更加重要的是,林允兒已經變成了一個瞎子,只能通過聽聲,來辨認對方的身份。

這就給了秦君臨可乘之機。

「從今天起,時刻盯着秦風的下落。」

秦君臨壓着嗓音,面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到時候,我直接前往東海,看看那個把秦風迷得神魂顛倒的女人……到底有什麼魔力!」

秦君臨說着,還貪婪地舔了舔嘴唇。

林允兒啊,在之前天策戰神的授銜大典上,他也是見過的。

確實是個絕世美人,單論美貌,比起玉嬌龍郡主,也是不遑多讓。

這樣的美人,若是能落到他手裏……

呵呵!

秦君臨光是幻想着,就有些心猿意馬了。

……

而另一邊,上官府。

秦風坐在書房的辦公桌前,聽着蕭戰給他彙報之前經歷的事情。

「郡主後來被秦君臨求婚,但郡主直接當着眾人的面,拒絕了秦君臨,並且嚴厲呵斥了秦君臨一番,直言秦君臨以下犯上,同時冒犯郡主和天策戰神您,說他罔顧法度、自取其辱!」

「還有這事?」

秦風略微挑眉,驚訝之餘,無不帶着幾分暢快之意。

「玉嬌龍,果然是女中豪傑!」

秦風笑道,沒想到她居然真的會拒絕和秦閥的聯姻。

如果秦閥真的和神威王,聯起手來,秦君臨勢必會藉著神威王的勢力,來對付他。

神威王,可是能幹預軍中事宜的人!

單憑這一點,也足夠秦風頭疼的。

萬幸的是!

玉嬌龍果斷拒絕了秦君臨。

「對了,還有一事。」

蕭戰說着,從懷裏掏出那個本來裝着紫荊花榮譽勳章的錦盒。

秦風看着那枚熟悉的錦盒,皺着眉說道:「怎麼,玉嬌龍不是收下了嗎?這是……」

「哦,郡主的確是收下紫荊花榮譽勳章了。」

蕭戰說着,打開了手中的那枚錦盒。

只見裏面,放着一縷秀髮。

蕭戰笑着說道:「玉嬌龍郡主對您,可謂是痴心一片,奉上自己秀髮一縷,以明心意。」

「她還願意嫁給我?」

秦風滿臉錯愕地問道,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玉嬌龍不與秦君臨聯姻,對於他,已經是一個很好的結果了。

秦風知道玉嬌龍,身為女子卻親身征戰沙場,仍然留着一頭秀髮,想必定當是珍愛無比,為何還剪下一縷,贈予他?

「正是如此!」

蕭戰含笑看着秦風,繼續說道:「玉嬌龍郡主言明,這是郡主的心意,也是郡主的回禮。」

秦風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掀起了波瀾。

皆說夫妻結髮,如今他們二人並未成婚,玉嬌龍卻贈予他一縷秀髮!

這心意,可着實有些燙手啊!

。 誰知江薇卻越說越得意,挑著眼眉道:「再說了,你這樣不顧一切地跑過來找我,不也是感情用事、容易衝動嗎?」

江宿噎了一下,要不是江薇此時用的是自己的臉,他還真想把這張欠揍的臉錘一頓。

「那不一樣,你畢竟是我妹妹。」江宿下意識摸了摸鼻子。

「嘁,你哪有一個當哥哥的樣子啊。」

「我怎麼沒有??」

「哥!」

「???」

「你看,我就算叫你一聲哥,你也不敢答應啊。這就說明你自己都愧不敢當。」

「???不是,你頂著我的臉,用我的大粗嗓子突然喊我一聲哥,我反應不過來啊。」

「嘁,也不知道是誰自詡智商高。」

「是你的身體限制了我的思維好不好?」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隨你。」

「我要去玩大擺錘!好不容易逃課成功,只在這兒坐著簡直是浪費時間~本小姐現在心情好,就……」

「咳咳咳,你小聲點!」江宿瞪了她一眼,緊張地看了眼剛剛從他們身邊路過的老太太,叮囑道,「你現在可是男的!哪有一個大老爺們自稱本小姐的?」

「嘿嘿嘿,本小姐最美,本小姐最可愛~」

江薇乾脆怎麼噁心怎麼來,故意刺激江宿。

一個一米八的年輕小夥子,擺出各種妖嬈辣眼的姿勢,江宿都要吐了。

「你快停下吧!你沉重地打擊了我對自己外貌的自信心!」

「哈哈哈哈,那你追我啊,追上我我就不破壞你的形象了!」江薇簡直玩嗨了,此時使用著江宿的身體,自然怎麼放縱怎麼來。

江宿皮笑肉不笑:「哦?你確定?行啊,那咱們比比,誰的形象更完蛋!」

話音落下,江宿猛地叉開兩條腿,像鴨子似的大大咧咧往前走,一步三顛,儼然一副不良少女、小痞子小混混的模樣。

正在這時,起風了……

倘若江宿只是穿著裙子規規矩矩的走路,倒是不至於裙子被風吹起來。

可偏偏……

江宿感覺后腰被吹起來的裙子撩了一下。

緊接著,身後什麼東西「嗖」一下竄過來,緊緊抱住自己。

耳旁是粗獷而又猙獰的聲音:「江、宿,你想死就直說。」

江宿樂了:「我想採訪一下你,你用我的身體抱著你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感覺?」

「刷」的一下,江薇放開江宿,但還是不放心地瞄著裙子,面紅耳赤地低聲吼道:「你別沒正經的!我只是敗壞你的形象,而你在毀滅我的名聲!」

「我覺得沒差別啊。」江宿故意惹怒她,嬉皮笑臉地挑了挑眉。

江薇果然生氣了,扭頭就走。

江宿笑著追上去:「就這?玩不起?哈哈哈,放心,我剛才看了,四周沒人。」

江薇轉過頭來,忿忿不平:「百密還有一疏,萬一被人看到了呢?!」

江宿認真思考了一下:「要是女的,看看也無妨;要是男的,我把他眼戳瞎。」

江薇臉上掠過一絲不自然的表情:「真的?」

「當然了。」江宿一本正經。

江薇看著眼前拍著胸脯做保證的少女,忽然有種不真實感。

她有點扭捏:「好吧,原諒你。只要你主動尊重並保護我的身體,我就會同樣保護你的身體。」

「沒必要,男的和女的不一樣。我不怕看。」

江薇:?

「再說,是你先敗壞我的形象,還必須讓我追上你,你才肯罷手。嗯……反正正話反話都讓你說了。」

江薇:??

「當然了,我也不是那麼計較的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使用,哦不,好好保護你的身體的。」

江薇:???

聽聽,

這說的是人話嗎?

逼的她直爆粗口。

這時,江宿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緊接著,江薇也感覺兜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